记波斯湾赶海
来源:山东电建 作者:贾文鹏 时间:2020-09-15 字体:[ ]

算来,赴沙特已是一年有余。半年多以来,按照防疫要求,所有人都是办公室-营地两点一线,回国航班一次次推迟,小道消息层出不穷。我们这些二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子,要说思乡倒也谈不上,不过在沙特实在困得太久了,焦虑、迷惘、思念佳人,这其中的甘苦也只有自己清楚。项目部也只能想方设法地给我们增加些娱乐活动,这次亦然,由综合主任毛佳昊带队,做足了防疫和安全准备,带着我们到海边连吃带玩,岂不美哉。

这块海滩属于军事管制区,并不对外开放,但综合部已事先“搞定”海岸警卫队,得到了他们的特许。一行人、几辆车,循着沙漠中的车辙,两边沙漠零零星星长着梭梭之类的沙漠杂草,几头骆驼慢条斯理地站在路边倒嚼,在我们车辆扬起的尘土中静静看着我们,嘴里不停眼也不眨,这份宠辱不惊让人不禁浮想,它们才是这片沙漠千万年不变的观察者。路分叉快到海边的时候也不知怎了,有那么十来米沙子没有轧实,我们的中巴车陷个正着。好在都是年轻小伙子,下来推车。这片沙子松软异常,一脚油门下去空转的后轮甩得沙子四散飞溅,晃晃悠悠推了几十公分,眼看越陷越深马上要变成自己挖坑埋自己了。赶紧喊停,昊哥想了想,进去容易出来难,于是领着大伙反方向推出来,远远地找地停了。

走几步就是沙滩,鹏某还寻思矜持一点,结果大家看见海不约而同直接冲进水里了,恨不得全身都在海里蘸几蘸、滚几滚。该嘱咐的在车上都说了,因此昊哥也不拦着,自己也跟着下到水里。这片海岸正是沙子积聚的地方,几公里内都是这种非常平缓的细沙地,齐膝深的水面十分宽阔,算是一处十分难得的赶海所在。海边沙子比较细,水边有些水草败叶,总的来说还挺清澈,淡淡有点海腥味。可能是风的原因,今天浪挺大,有明显的破碎。水很温暖,不知不觉间沾湿裤脚那种危险的温柔。水下沙子质软而细,大家下水不久就把拖鞋扔回岸上了,沙太软,拖鞋陷在沙里拔不出来,一个没留神就需要下手到浑水里摸鞋。拍合影,大家都很矜持,除了互相撩水,没搞什么奇葩动作,鹏某又逃过一劫。

该玩水的该拍照的,都折腾够了,昊哥指挥大家卸车,把桌子、烤架啥的支起来,开始穿串。食堂已经腌制好了各种肉块鱼虾,签子是带木柄的大铁签,都打包好只等穿了。各人都带上一次性乳胶手套,全员动手。小伙子们手脚都很麻利,只要不怕弄一手油,尝试几次就熟练不少,没几分钟两个大铁盘满满当当。留下几个人生火,剩下的人接茬玩水去了。昊哥这一会功夫竟然摸着一螃蟹,就是梭子蟹,较海鲜市场的小些,蒸熟了倒也上得了盘。生火,用的鸡蛋的再生纸托架,几张餐巾纸就给引燃了,而后倒点碎木炭在上面,海边风很大,比鼓风机还好使,没怎么费神就烧起来了,而后加炭开烤。项目部的小伙子们都是全能小当家,一边尝试一边比较,实在不行下口试错,很快几个主厨就包揽了烤架。肉都是腌制好的小块,只要熟了就能往嘴里塞,一句话,过瘾。慢慢炉火没那么急了,什么难熟的牛排鸡翅和鱼虾再上,也有机会边聊边吃,各自动手调整口味。鲜虾上火烤出来是真的鲜嫩,虾肉既软又弹,氨基酸丰富,说是大自然最慷慨的馈赠绝不为过。

过完瘾,天已经半黑了,两辆皮卡把大灯点起来,明亮的炭火不住地跳动,别有一番风味。夕阳没拍到,这几天雾气太重,太阳在半空就暗淡下去,并没能看到入海的景象。今天出来本不光为了吃,还为了玩,这会把头灯手网分下去,马总和昊哥各带一组人,下到齐膝的水里捕鱼捉蟹(胡传魁:捕鱼捉蟹,这里头有什么名堂?)。我不想弄湿自己,而且一下午的连玩带吃,身上净是沙子和盐粒,汗干在身上紧绷绷的。虽然已经凉爽下来,实在没那么大玩心,和两个小伙伴留守,继续边烤边吃。刚才火急人更急,现在终于有时间慢慢烤慢慢吃,尝尝食堂大厨腌的牛排、鸡翅,手艺不亚于外面馆子,自己烤得恰到好处,这其中乐趣,鹏某是绝不肯错过的。捕鱼的两组人沿着海岸走了挺远,天已全黑,只能看见他们头上的射灯忽明忽暗,身边海浪的沙沙声如呼吸般起伏,忽然感觉世界安静了下来,如置身画中,这一刻仿佛能到永远,美好又虚幻。

遗憾的是,没带点塑料凳子来,从下午到天黑也没个歇脚的地方,只能倒扣垃圾箱临时坐坐,出汗又多喝水不足,开始想念热水器和席梦思。不多时,筋疲力尽的两个小队都回来了,在水里走路很费体力,今天风大浪大鲜有收获,除了之前昊哥碰上的螃蟹,一晚上就两条小针鱼,网箱空空如野。大家筋疲力尽,吃什么都香,有烤好的肉串、小饼填填肚子。昊哥把西瓜切了,众人一下午就喝了些碳酸饮料,连出汗带运动也渴得急了,鹏某是感觉自打来了沙特,唯今晚的瓜格外的可口。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差不多已是七点半了,用海水灭了炉子,杯盘狼藉都敛到车上,收拾东西走人。所有人都满身沙子盐碱,拖着沉重的身体,恋恋不舍,戴好口罩上了车,大家传看着照片、调侃着,缓缓驶向崭新的明天……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