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暮色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杨小兰 时间:2020-09-15 字体:[ ]

秋意渐浓,远山薄暮,这个时节的两河口独具韵味。别去街灯如昼,霓虹倩影,在这遥远的西南一隅,也有着别样的人间烟火气。

晚风将太阳吹落山头,五彩的经幡飘扬,太阳的余晖将漂浮的流云染上胭脂色,在这暮色里,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才刚刚开始。结束一天忙碌的工作,同事们呼朋引伴,三三两两,有回家做饭小聚的,有匆匆前往食堂的,有绕过营地小路去周围餐馆觅食的……在这晚间黄金时刻,因着一群人的参与,整个营地都鲜活起来了。

狭窄的马路上,身着灰色、黄色、红色、靛蓝色工装的水电兄弟们在此不期而遇,还有身着迷彩的士兵擦肩而过,因着醉人的晚霞,在此举行短暂的约会。他们,有来自东北平原的,有来自有福之州的,有来自新疆山麓的,有来自苏杭仙境的,身为水电战士,为建设国家重点工程,点亮万家灯火,在此书写奋斗青春。秋日的暮色,也为他们的豪情与热血染红。

“滴滴……”,傍晚,热闹非凡的还有“迎来送往”的车辆。大车,小车,干净如洗的,泥点斑驳的,都在这简单而平凡的道路上演一场“车水马龙”的舞台秀。当听到大客车传来低沉而疲惫的声响,我们知道,在电站大坝、进水塔、地下厂房、导流洞辛勤工作一天的水电战士回来了,虽然安全帽的颜色不再鲜艳,早上出门刚换上的干净工装已是褶皱黢黑,但是,劳保鞋踏上坚实土地的那刻,早已看不出肤色的脸颊会绽放出一个自豪的微笑,由心而生,是凯旋而归的英雄。

渐入秋,晚风飒飒。从一线回来的水电人卸下一身疲惫,稍得放松,挑灯夜战的赤子才刚刚披上铠甲,在暮色下集结出发,前往各个工作面,开始漫长的战斗,等到天光放白,才揉揉肿胀的眼,甩甩酸疼的胳膊,沉沉进入梦乡。在食堂门口,总会有这样一群人在你的眼中留下深刻的倒影,当别人已经换上一身利落的休闲装开始散步、打球时,他们身着反光背心、踏着沉重的劳保鞋,背上工具包等待出发的车辆。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他们将前往偌大的工作面,与钢筋水泥作伴,他们,是在夜晚才会亮起的星星,绽放璀璨光芒。

当太阳完全隐藏进大山的时候,营地旁边的小村便成了观光旅游的圣地了。

藏区的小村庄,不似家乡的青砖黛瓦,鲜亮的红黄色彩与湛蓝的天空相得益彰,异域风情里透着神圣与粗犷。远远望去,这红黄的一片便如绿色大地上流淌的河流,静谧蜿蜒。

吃过晚饭,去营地旁边的白孜村散步,是大多数水电人休闲娱乐的方式。三三两两几个好友,在乡村小道中漫步,说说工作中的趣事,谈谈家中的爱人和小孩,到临近端午、中秋等节日时,便免不得要各自说说家乡的习俗,所有和现在生活不一样的事物都会成为最热门的话题。偶尔一个同事回家探亲或出差回来,不免要谈起家乡的变化,水泥路通到了家门口,新农村建设也惠及到了村中,新建的水果基地今年收成大好……当然,带来的也有一丝城市的繁华气息。

散步,有利于精神放松的同时,也能一饱眼福。小村中,有人家的地方便能看见绿叶茂密的核桃树,便能看见摇曳枝头的累累硕果,九月时节,核桃早已成熟,从果壳中蹦出,散落各处。在核桃树掩映的红房子中,偶尔会看到身着藏服,头戴红绳的“卓玛”在院中喂养牦牛。在这宁静的小村中,人们用勤劳的双手将平淡的生活过得更加充实而多彩,成片的苞米地从雅砻江畔延伸到山麓,微风吹拂的时候,苞米枝头的白色小花便洋洋洒洒,奏响欢快的交响曲。

高原上,农作物的成长期长,苞米还不到收获的时候,所以为牦牛储存过冬的粮草便成了这些朴实人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刚入秋的草,还是满满的绿色,在山坡、田野,茂密地生长着,正适合做牦牛的粮草。将草割下,并不急着背回家中,随意散放在地里,白日依旧炽烈的阳光会将草中的水分蒸发,等到草干了,便开来拖拉机运回家中,成堆成堆地压实,到寒冬的时候再取出。生活,就是如此简单而忙碌,像所有与土地打交道的人一样。

凉风起枝头,倦鸟归巢。当天空染上夜色的时候,村庄和营地亮起了灯盏,外出聚会和散步的人稀稀疏疏开始回到各自的家中,只余篮球场上偶尔传来一两声激动的喝彩……

“一天宛如一年,一年宛如一天”,在深山峡谷中,为了建设一座座电站,水电人平淡地过着这样的每一天,五年,十年,三十年……从一座电站的开工到几座电站的完工,风景别无二致,初心始终如一,因为这最真实的平淡生活,造就了他们最璀璨闪耀的人生。致敬每一位坚守岗位,甘于奉献的水电人!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