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件里的情怀
来源:水电十六局 作者:余小珍 时间:2020-09-14 字体:[ ]

在乡下老家的二楼,有一面木制的层架,专门用来摆放父亲退休前所用的工具,种类丰富,其中以木工类的工具居多,仅木锯就有七、八副,粗锯、细锯,大锯、小锯,各种锯型号齐全,还有斧头、刨刀、钻子……种类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听母亲说,这些木工工具大多数是父亲自己动手制作的。

这些父亲当年使用过的工具,大部分已经很老旧了,有的比我的岁数都要大。它们是父亲的宝贝,整整齐齐、分门别类排列在层架上。

退休前父亲是水电站工地的一名木工,从上世纪5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跟随工程局的建设大军转点一个又一个水电站建设工地,他和锒头、斧头、锯子等木工工具打了一辈子交道。

小时候学校放寒暑假,我跟着父亲上工地玩,曾见过父亲工作时的情景:一边察看施工图纸一边核对木板摆放的位置,确定无误后,叠好图纸,往口袋一塞,右手先抓起锒头,然后左手抓起一把铁钉,食指和大拇指熟捻地一掐,其中一根就被轻捏在两指之间,再将铁钉的尖头对准木板标记的位置,右手随即挥起锒头,用力一锤、二锤,最多三锤,一根2寸半长的铁钉就牢牢地嵌进了木板里。那一刻,父亲粗壮笨拙的大手显得极其灵巧。

“珍儿,你知道吗?锒头、斧头和锯子,是木工必备的三样工具。它们都是你爸吃饭的‘家伙’”。父亲这句话我听了无数次,耳朵起茧子,直到我成年后才体会到其中的意味。

年青一辈的水电人可能不太了解,在钢模板还未盛行的年代,水电站大坝、厂房浇筑所需的模板,采用的大多是木制模板,从事定制模板的工人,技术水平要求高,父亲早年学过木匠手艺,1957年8月古田溪电站地下厂房扩建,有幸被招工到工程局,从此,那些常年不离身的木工工具伴随着他见证了华安、池潭、沙溪口等一个又一个水电站的建设。

1992年末,父亲光荣退休,在收拾家什回乡下老家的那些天,最最宝贝的东西就是那些跟随了他几十年的木工工具了,一样也没有落下,收拾了整整一大箱。当时我很不屑地说:“要那么多干嘛,都退休了,哪还有木工活给您干嘛?“父亲嘿嘿一笑说:”小孩子懂啥子,这些东西都是有灵性的,和我也有感情了,我可是要带它们一起回老家的。兴许以后还会用的上。”

果然,回到老家的父亲,平日有事没事地,就把那些工具拿出来使使:帮自家或邻里修个桌椅,给孙儿孙女做个木头玩具,总是乐在其中。左邻右舍要借用工具他都大方应允,只是每回都要叮咛一句:“这是我以前在某某电站用过的,用完一定要还给我哈。”

今年是工程局成立65周年,建设中的工程局发展历史陈列馆向全局征集老物件,作为陈列馆建设筹备组的工作人员之一,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父亲的那些老工具,为此专程回了趟老家,向父亲表达了来意。“行行行,随便挑,随便拿哈。”一听是要拿到工程局的陈列馆陈列,父亲满口答应。原以为父亲会舍不得,没想到他竟如此大方。

“这把木锯,是1958年我刚被招进工程局在古田溪电站工地,我特意买锯条做的。”

“这把校刨(一种校验刨刀精准度的校验工具)的用料相当好,看这木质,60年多年了,到现在还是硬杠杠的。”

……

每挑一件,站在一旁的父亲就向我介绍一番。这些老物件勾起了他对往昔水电站建设生涯和工地生活的怀想,同时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了父亲与老物件之间的那份浓浓之情。

除了木工工具,家里还完好保留着其他的老物件,它们与工程局的发展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诸如:池潭电站的工作服、水壶,沙溪口电站的石英钟、小搪瓷锅,水口电站的棉服等,它们一如当年还在为父亲的日常生活“服役”着。尤其是那面沙溪口电站为纪念截流发给每位职工的石英钟,几十年过去了,它依然精神抖擞地跳动着,就像父亲尽管退休多年,可是对工程局发展依然关注的那颗心。

我有一个愿望:工程局陈列馆建成开馆后,我要邀请老父亲走进陈列馆,看看他捐赠的那些老物件的新归宿,让他近距离感受一下工程局发展的今天和明天。(备注:文中所述的“工程局”,现为:水电十六局)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