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漫步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郭本升 时间:2020-09-01 字体:[ ]

今年,青岛的雨水较往年格外多了些,多到人们差点忘记了青岛本是一个少雨缺水的城市。以往闲聊时,大家常常调侃青岛本地的天气预报,“暴雨是预报有雨,大雨是大概有雨,小雨是小心有雨,阵雨是不知道哪阵有雨。”今年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天气预报有小雨,只代表刚开始下小雨,下着下着就收不住了;天气预报有阵雨,却是一阵接一阵,一阵紧似一阵;即使预报没有雨,也不知道忽然从哪飘来一块云彩,噼里啪啦一场,给大家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又天高云淡、风清日朗了。

周六凌晨,我被雷声惊醒,发觉窗外已是电闪雷鸣、风急雨骤。早上起床后,向窗外望去,下了大半夜的雨已然是强弩之末,变成了零零散散的细丝,被风一吹,犹如飘拂的白色丝巾。早饭后,突然想到海边去走一走。想来,这雨后的海滩,该是别有一番景象吧。

站在沙滩边上,沿着岸边向东望去。天海之间,是青山。天空如镜,白云似烟,青山如黛,海水似蓝,由上而下,构成一幅层次清晰、美轮美奂的画面。山并不高,却恰当好处地比岸边的鳞次栉比的楼房高出一截,构成了雄厚伟岸的背景。山岭从岸边绵延到海里,虽有起伏跌宕,但总体是次第降低,最后一个长而缓的上扬之后,迅速下降,终于没在幽暗的海水之中。然而,这并不结束,十多米外,一块黑黝黝的巨石突兀地破水而出,犹如一个硕大的句号。这块石头,便是在青岛颇有名气的“石老人”了。经过多年的风吹日晒、浪击水蚀,其外形已经变化颇多,即使有提示,也很难对着这块大石在脑海里勾勒出凝望远方、期待家人归来的老人形象了,但这并不影响大家对“石老人”故事的记忆。也许,终有一天,这块石头会消失在流逝的时光里,但故事却一代一代传下去。要知道,很多时候,无形的东西比有形的物质更有生命力呢。

向南方望去,被大雨冲刷过的沙滩,显得格外整洁。从入口进去,平时那些干松到落脚就可以“惊起”然后毫无顾忌地粘在裤脚钻进鞋子的沙子现在都服服帖帖地铺在一起,虽有曲折起伏的,却是很优美的平滑的曲线,不复往日里松松垮垮的样子。鞋子踩在沙滩上,印出清晰的脚印。继续朝着大海走去,沙子越来越细,越来越湿,脚一落地,鞋子周边便漾出水来,清清浅浅的,脚一抬,这水又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想,这或许是最简单的游戏了。可是,却有不少小孩子把小脚丫重重踩下去再抬起来,专心地和水玩着“捉迷藏”。更多的孩子早就冲进海里,毫无顾忌地在跑着跳着,不一会衣服就湿透了,他们却毫不在乎,笑声反而更加响亮了。浪冲过来淹没了裤脚,他们笑;浪折回去把脚下的沙子带走,他们笑;他们把水溅到别人身上,他们笑;别人把水溅到他们身上,他们还笑。他们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而纯粹。

不只是孩子,大人们同样留恋海水中嬉戏的妙处。浅水处,是三三两两挽着裤腿、光着脚踩在水里的男男女女,在水里小心翼翼地慢慢走着,生怕湿了裤子或裙子。带孩子的大人,不时地提醒一下自家儿女,不要到水深的地方去,要安静一点。再远一点,是数十个黑影,是一群帆板运动爱好者在进行训练。他们静静地站在水中,等待波浪涌来,努力抓住时机,乘浪而起。看得出来,他们大多是初学者,浪头袭来的时候,多数人尝试数次,却没能站上舢板,也有人好容易站上去却立马掉下来,只有少数几人能够成功站上舢板,在海面上飞速向前,行不多远,便又落入水中。即使这样,他们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一次再一次地反复尝试,乐此不疲,终于有人“弄潮儿向涛头立”,静若处子动若“游鱼”,完美地完成一次冲浪,赢得赞叹声一片。

雨轻轻地飘洒着,风却没有丝毫减弱的意思。海水禁不住风的怂恿,一浪接一浪地朝海边涌过来。向远处眺望,是一望无垠的宽广与深远。我对于海,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初时,只是震惊于海的辽阔与壮美;后来,便觉出海的种种妙处。喜悦时,海是嬉戏的玩伴,亦或海水,亦或沙滩,空气中飘荡着人们的欢声笑语;踌躇时,海是深邃的长者,用波浪倾听,用涛声劝慰,用一碧万顷延展你的视野、拓宽你的思绪、平复你的情绪。静静地望着大海,就如同朱自清先生所说的那样,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得是个自由的人了,偶有一只海鸥飞过或一条游鱼跃出水面,更觉得那仿佛是自己,这碧海蓝天就是自己的精神家园了。

雨完全停了,太阳出来了,我也该回家了。走到人行道上,蓦然回头,阳光明媚处,满眼波光粼粼,又是天高海阔。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