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 愁
来源:水电十五局 作者:秦龙新 时间:2020-08-12 字体:[ ]

得知老家的老屋倒了,一下子涌起了我近十年的乡愁。

上了大学之后,家乡就只有春冬,于我而言,乡愁是我无法忘怀的美丽童年,乡愁是我梦里出现的世外桃源。

家乡的时光过的悠闲而惬意,天刚亮,早起下地干活的邻居们扛着锄头,背着背篓,借着晨光,沐浴晨露。

女人们抱着衣服,拎着大盆,走向溪边,即使听不见一丝声音,也能感受到他们开怀的笑声。小孩子醒了,向周围伸了伸手,开始哭起来,爷爷奶奶闻声,立马赶到床边,抱进怀里哄起来。大孩子起来了,三五成群的赶着自家的牛羊去溪边喝水。

故乡的人们总是在早起干完活之后,才开始准备早饭。

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候,男人们正在地里干的正酣,小孩子们跑到山包上喊着爸爸回家吃饭。吃过早饭,短暂的休息之后,再灌满保温瓶戴上草帽继续朝地里走去,女人们的家务才刚刚开始,熬猪食、喂鸡鸭、打猪草、浇菜园。

午后时分,孩子们都恢复了活力,太阳从耀眼的金光闪闪变成了害羞女孩脸上的绯红,周边的云彩也被染上了绚丽的颜色。

故乡的孩子们从小就开始分担家庭的重担,放学回家后主动承担了放牛放羊的事,大孩子们相约一起赶牛出去,在野外烧起火堆。牛在吃草,孩子们在笑,火堆里的玉米烤的爆开来,伴随着阵阵鸟叫声,像是为这场丛林盛宴打起的节奏。

暮色袭来,下地干活的父母们双双归来,炊烟再次升起,村庄被暮色笼罩。孩子们赶着牛羊回家,却没有一刻休息,一上午的学习还需要复习,留下的功课还需要完成,学习和承担家务是这些孩子们从小就会主动做的事。妈妈在厨房忙着一家人的晚餐,爸爸找来了工具,开始修理损坏的农具,孩子们很好奇的围在爸爸身边观看,却被妈妈赶去完成作业。

一顿可口的晚餐,是对一天劳作最大的犒赏。

故乡的晚餐不会太丰盛,但肯定可口,爸爸嘴里埋怨着豆角没有摘干净,但是却吃的一点不剩。吃过晚饭,把圈里的猪、羊们都喂过了,就是一天难得的休闲时光。大人们把椅子搬到门外,借着星光,吹着晚风,聊聊家常,逗逗孩子。邻居听见笑声,也会参与进聊天里来,交流庄稼问题,也聊聊八卦杂事。孩子们写完作业,三五成群追着猫狗逗乐,做着孩子们的游戏。整个世界寂静,这个小院儿热闹喧嚣。

夜深了,人们逐渐睡去,灯光渐渐稀少。沉寂的夜里,只剩下咕呱的蛙声和偶尔的犬吠,一天结束了。故乡的人因为早出晚归,让一天变得很长很长,可是快乐的时光好像总是稍纵即逝。

回望故乡,好像还是昨天。

当初的孩子已经长大,放牛的荒山已经长成了森林,大人们也老了,鬓角泛起了白霜,当年劳作过的田地已经没有了肥沃的土壤,曾经住过的老屋已经空置了多年,那里有数不清的回忆和儿时的梦想。如今客居异乡,看着他乡的大人孩子们,像是在重复自己儿时的时光,总是会在夜深人静时思念故乡,可在早晨醒来时又开始继续那未完成的理想。

如今,在他乡已经客居了五个年头。不知何时起,去项目部变成了回项目部,看到中国电建的标志,看到升着国旗的营房,亲切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乡。故乡的老屋倒了,那曾经是无数的游子对故乡情感的寄托。可看着身边勤劳的同事,亲切的领导,这院墙外的山水,这食堂里的炊烟,竟开始慢慢变得熟悉起来。

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做故乡。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