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毛竹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操晨曦 时间:2020-07-23 字体:[ ]

每到春天,一阵阵雷声就唤醒了山坳里沉睡的毛竹,土壤里潜伏的地下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生命循环。

竹节的鞭策

爷爷总会在某个放学后的傍晚,背着手来到后山坡,在那一片翠色掩映的小洼地间细细搜寻,拨走竹根部的腐叶,再扒去地表层的浮土,在那一堆盘根错节的地下鞭里摸寻出一截粗细适中而又异常笔直的竹鞭。

那根被他千挑万选拿回来的竹鞭,总是透露出一股无形的威严。

班里最调皮捣蛋的孩子,课间嬉闹时无意撞落了讲台上放着的教鞭,吓得立马蹲下身拾起,用袖子仔细地擦了擦蹭上的土,又一溜烟儿地跑远了。

上课铃响,爷爷早早地站在门口,扫了一眼操场上还如羊群般散开的学生,右手紧了紧教鞭,就那么有意无意地在左手手心敲击了几下,学生们就井然有序地跑向了教室。

授课时,学生们的目光跟随着爷爷手里的教鞭,指引着他们把黑板上一个又一个的知识点镌刻进脑海。

做课堂练习时,爷爷就在教室里来来回回地走着,用教鞭的那一头戳戳这个坐姿倾斜的学生,又去敲敲那位正在犯困的同学。

而此时正猫在窗外窃笑的我,也会被他偷偷朝我扬起的教鞭吓得跑开。

升学前的最后一节课上,爷爷还是习惯性地握着教鞭,扫视着孩子们一双双迫切求知的目光,用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身正,能成大事,可行八方。坚韧,逐波击浪,迎难而上。我用这根竹鞭鞭策了你们四年,就是希望你们明白,以后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翌年三月,万物竟生,新入学的孩童们依然朝气蓬勃。爷爷在课间抚摸着那根已经干黄的竹鞭,等待着新的春雷声……

生命的沉淀

退休后的爷爷,开始喜欢侍弄些花花草草,更是单独开辟出一小块空地,特意种上了几株从山里挖回来的野毛竹。在爷爷的精心照料下,几棵竹子却依旧是稀稀拉拉、弱不禁风的模样。

淘气的我时不时地跑去拽拽它的叶子,爷爷也不恼,笑吟吟地看着我说:“怎么,还怕自己长不过它啊?”我双眼一瞪,攥起了小拳头,鼓着腮帮子冲爷爷嚷道:“我五岁了,马上就要长高了,我肯定长得比它快”。

可我还是没长过它。当年才齐我肩头的“病竹子”,在短短的五年里,以火箭般的速度“蹭蹭”地冒到了房檐上头。我蹲在竹根边,郁闷地托着脑袋叹气。

爷爷走过来,也在我旁边蹲下,问我:“知道它为啥长这么快吗?”我摇摇头,爷爷继续说道:“因为这几年,它一直在积蓄力量啊。”

看到我不解的眼神,爷爷顺手在旁边捡了根干树枝,在竹子的根部扒拉起来。手上没停,话也在继续:“听说,这种毛竹是世界上生长速度最快的一种竹子,它把竹鞭深埋地下,在汲取养分的同时飞快地向外扩张,等到地底下的竹鞭壮实了,它就开始一门心思地往上窜,你看……”

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地表下粗壮的竹鞭,每一节竹鞭的前端都长着一圈细细的绒毛,深扎进土壤里,充满生命的气息。

爷爷站起身,拍拍手上的土,接着说:“你以为的不可思议,是因为没看到它的付出。毛竹的生长是静悄悄的,但它却一刻不停地积攒力量。”他顿了顿,摸了摸我的头,“这就是厚积薄发,懂吗?”

目标的执着

初三那年,中考失利,我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蔫巴巴的。害怕别人过多的言语,就连在爷爷面前也噤了声。

那天吃完饭,院子里就剩我们爷俩,爷爷忽然起身走向那片已经小有规模的竹林,拿起屋檐下放着的柴刀,径直地砍下了一根刚长成形的小毛竹。

他走过来,把那一根毛竹扔到我面前,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这根毛竹,刚剥掉笋衣没几天,没有分枝,没长叶子,为啥?那是因为它有目标,有信念。它不会被风吹,被雨淋吗?但它还是这么一往无前,一门心思地往高窜。你连一根竹子的坚决都没有吗?”

爷爷的一番话,说得我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却也瞬间帮我打开了心结。我擦了擦眼泪,冲着爷爷咧开了一个满是鼻涕泡泡的笑容。

入学的那一天,爷爷站在门口,朝着我的背影喊道:“把背挺起来,别怕风雨,要努力往上窜啊。”

那一刻,几年前爷爷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最后一课”的一幕又忽然闪现,我的爷爷,真是,太好了。

“雨后龙孙长,风前凤尾摇”,岁月积淀,爷爷屋檐下的那一片毛竹,早已渲染出了一番颇具雅致的诗情画意。而他跟毛竹的故事,化作了一声声呢喃,永远地萦绕在我的生命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