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梦境
来源:水电九局 作者:李超 时间:2020-07-14 字体:[ ]

灵境悠然,忘乎所以。欲出不得,静心笃思。

思春来秋往,思万物滋长;思先行烈士,思人间创伤;思祖国无恙,思大自然的奇妙地方。

一树一树的花开花谢,幻化成一个个生动的音符,风携裹着她,一直飘啊飘,从高楼城市掠过无名山丘,偶然瞥见,一缕惊鸿。

绿窗台,去年旧,一冬的大野荡荡,却清明静美;藤生枝,花并茂,一春的盎然生机,却人心惶惶。

择一日,如新年,掸檐尘,心澄明,跪坐蒲团,虔诚祈愿:污浊病毒尽散,还我清净乾坤。

三月疏篱揽清风,转眼就要见繁花累累一挂挂。你站在长满杂草的田埂上,想起了来自远方朋友的那句感叹:突然不那么讨厌堵车和挤公交上班的日子了。

冬春秋夏,花节奏分明地开。

三月,给冬落了款,给一朵梅写了词,桃不遗余力地开,春天也就被装订成了一本唯美的诗集。

五月,试着写一首韵脚词:山杏满树欢,零落骤如雨,寒雀忙着四处送花笺。再迎来夏天葵花催云破,秋天菊黄调琴音,怡然而自得,那又将是另一个故事了。

花因季节而荣枯,但花不住在季节里,她们住在一首首词里。而那词,都有一个牌名,或简朴如陶罐,即使年年旧土,她依然灼灼其华;或野性如山坡,即使丛生杂草,她依然猎猎而开。

很是遗憾呢。这是我未曾亲吻过的花草世界。

好在,如今深居山中,能听蝉鸣,能见花蝶,能与电线杆上的麻雀应声而歌。倘若来得及,还能赶在工地收场、晚霞未落的黄昏,越过一个个重峦叠翠的小山丘,摘食那些红透了的野果子。

好生羡慕,苏州人懂花草、熟知花的习性,总是能精心为她们备好恰当的词。譬如,“梅花清高,宜疏篱竹坞;杏花繁灼,宜屋角墙头;葵花灿烂,宜粉壁绿窗;菊花清逸,宜茅舍清斋。”

你看,这疏篱竹坞,屋角墙头,粉壁绿窗,茅舍清斋,是多么落落大方的儒雅词牌。风来雨至,花词相偎,一派风情,文词深渺,令人心生艳羡。

人常求月圆又花好,大团大团的锦绣,开得峥嵘纵横,枝节蔓延,错落别致,恨不得霸占所有风流,结果往往会因外界的节气而枯败萎靡。

最难求的境界,也许就是风雨不动花容,一篱,一窗,一舍,都开得率直逸兴,疏密有致;是舍尘烟的争艳之心,是弃凡俗的计较之意,开一时,有清明之心,开一瞬,有净美之幸。

人生不必太圆满,求而不得未必是遗憾。有人将你埋在土里,你要记得自己是颗种子,待风雨后,不假思索地开。

只有这样才能明白,我们一生所求的“更好的世界和梦境”,所付诸的那一腔探寻和偏执,都不如一句“珍惜眼前”来得畅然。大抵就是,得之清明,得以净心。

再看世间也好,看自己瞳仁深邃处也罢,或多或少也隐匿着一朵花的词牌,梅兰竹菊皆可。但需那么用情地读上几夜,读到窗前花白纷扰着的时光,被雾气打湿,笼上纱似的,自任自性,也就读出了你与这世界的融洽,原来一直隔着这么一份清明净美。

所以,当你清晨放牧一群词语,袅娜情深,款款地走,细草微风的信笺上,便是尽数花开。夜里花朵便提着灯笼,照见往事,瘦墨几笔,却是深宅阔步的走笔。可叹这以往多少时光,像深夜走进空荡荡的街,一个人就那么清晰地明白,此前人生,繁重有因,不过是缺失这疏朗有致的一份自性,清明和净美。

此时此刻,这样的意境,特别适合拜读泰戈尔老先生的《飞鸟集》,那些频频出现在扉页里的花草树木乃至山川河流的微语,仿佛在下一秒就要跃然纸上,掷地有声地扣着节拍,与你侃侃而歌,相偎而舞。

青山与绿水健在,朝阳与落霞辉映,清风与白云依偎,你与山河无恙,静心笃思,哪还有比这更好的梦境?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