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喀麦隆
来源:水电十六局 作者:丁林奇 时间:2020-07-01 字体:[ ]

记忆到底还是一步步离我远去了,我忘却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打小就听闻非洲“炙手可热”,要不非洲人们的皮肤怎会会被晒成炭黑色般呢?

当我拎着包走下抵达喀麦隆的小型客机,阳光强烈,空气明晃晃炫目耀眼,但和清澄得仿佛天空掉底般的福州秋空不同,那里总好像有一层迷迷濛濛的东西,犹如音乐的通奏低音,轻柔而又宿命地笼罩着所有的声音、所有的时间。气温很舒适,轻风踏着芭蕉叶扑到我们面前,一股大自然的清新,着实缓解了近20个小时的航程所带来的疲惫感。

项目部派来接我们的中巴车载满了行李,自由穿行在公路上,路上的车辆很少,路也笔直得仿佛看不到尽头。而我,此刻完全沉浸在路边如画的风景里。路边就是原始的草原,让我不禁幻想不远处有狮子和老虎在奔波追逐着盯了很久的猎物,幻想成群的动物在迁徙,幻想长颈鹿嚼着树梢处的树叶和嫩枝。

车行进一半后,路面由柏油路变成了黄土路,坑坑洼洼。透过车窗看到当地用土垒起来的房子,几只狗“汪汪”地叫着,农民们在耕作,时而丢下手中的工具,手舞足蹈。当插着五星红旗的中巴车经过他们面前,他们齐刷刷举起手打招呼,露出满口大白牙,伴着“标准”的发音大声喊道,“你好、你好”,紧接着响起当地特色的热带音乐,他们便又开始“一起摇摆”,我想这便是我刚才在下机时脑海中回响的旋律吧。

临近傍晚,由于还需要2至3小时的路程,我们挤进一家法式餐厅,这家店所属的辖区名和具体地址早已记不清,但这儿是我两年多非洲工作经验里最常来的一家餐厅。

那时候帮同事们办理暂住证及回国签证,总会在这儿歇脚,点一份牛排两瓶啤酒,一边喝啤酒吃肉,一边眺望美丽的夕阳。天地间的一切全都红彤彤一片。

我的手、盘子、桌子,凡是目力所及的东西,无不被染成红色,而且红得非常鲜艳,就好像被当地特有红色果汁从上方直淋下来似的。正是这常见的氤氲气色,天空透着一种电影中常见的不那么真实的青色,那是一种饱蘸情绪的色彩,仿佛所有的孤独、深邃和宁静,都酝酿其中。

夜幕降临,由于没有路灯,周围变得一片漆黑。树梢上叶片簌簌低语,狗的吠声由远而近,若有若无,细微地如同从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传来,此外便万籁俱寂了。

一觉过后终于抵达项目部,一部分同事被分到大坝指挥部,而我们被分到了厂房指挥部。指挥部的领导、同事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不仅安置好了宿舍,置备了全新的床上用品和生活用品,还为刚刚踏入这个国度的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翌日早上时停时下的雨,没到中午就完全止息了。低垂的阴沉沉的雨云,也似乎被舒风一扫而光,无影无踪了,鲜绿鲜绿的树叶随风摇曳,在阳光下闪闪烁烁。

开着接我们的同事一路给我们说着各段工区目前的施工现状,以及未来将要达成的施工节点目标,那时的我望着眼前如此庞大的工程,心想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必将会是我人生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岁月漫长,值得等待!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