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四季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孔春华 时间:2020-06-05 字体:[ ]

夏日傍晚,吃过晚饭,陪女儿在小区的广场闲散得逛着,你一言我一语漫无目的地拉着家常。突然,孩子兴奋地指着落日处的盛景,兴冲冲地喊着:“妈妈,快看呐!火烧云,火烧云……我来数数有多少种颜色!”

“火烧云?”虽然头没抬起来,但脑海中一下子拉回到了我小学时学《火烧云》的场景,这种记忆不是对现实中“火烧云”的具体印象,而是小学语文课文《火烧云》,对课文内容的记忆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但是“火烧云”这一名词却记忆犹新,估计这就是所谓的称作“情结”的东西吧。

“妈妈,快点呀!那条‘小金狗’马上要变成‘金狮子’啦……”女儿见我兴致不高,自顾自唠叨着。

“你是怎么知道‘火烧云’的?”我十分吃惊,仿佛觉得这个专有名词专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

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竟然也知道,这不禁让我恍惚觉得她不是我的女儿,更像是我童年时的小伙伴。

“语文课本有一篇文章《火烧云》,我还会背诵几段哩!这地方的火烧云变化极多,一会儿红彤彤的,一会儿金灿灿的,一会儿半紫半黄,一会儿半灰半百合色……”女儿的背诵声不断飘入到我的耳朵,我则盯着那金闪闪、亮堂堂的霞光,看着周围嬉戏打闹的孩子、锻炼身体的老人、慢跑谈笑的年轻人在霞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温馨和谐,我选择了临近的座椅,享受着此刻的静谧与安详。

“妈妈,帮我买本书吧,《呼兰河传》,火烧云便是节选自那本书呢,作者是萧红。”女儿干脆利落,不给我回绝的余地。

《呼兰河传》它以作者的童年回忆为引线,描绘了20世纪20年代东北小城呼兰的种种人和事,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当地老百姓平凡、卑琐、落后的生活现状和得过且过、平庸、愚昧的精神状态。但萧红还是用淡泊的语气和包容的心叙说了家乡的种种。她将一片片记忆的碎片摆出来,回味那份独属于童年、独属于乡土的气息。

我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女儿,自然看到书中的种种描叙很是亲切,仿佛我也又回到了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庄。傍晚时分,炊烟袅袅,小村庄显得特别安静祥和。

春天,是最欢快的季节。我和小伙伴们去池塘边的草丛里拔一种地方语是gudi的东西(实际应该属于草科植物的种子),那甜滋滋的滋味至今都沁人心脾,既有青草的清香又有棉花糖般的缠绵。孩子们一边追赶着,一边看着南方飞来的燕子,比一比谁家会更幸运有燕子来搭窝筑巢。村子边湾里的冰解冻了,水里的鱼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就连家里的那只大公鸡好像也更加早起,“咯咯咯……”却不曾想村子里勤劳的人们更加早起。麦田里是一望无际的绿,一阵阵微风吹来,麦浪连绵起伏,空气里弥漫着各种鲜花嫩草的芬芳。

夏天,是最多姿的季节。湾子里的荷叶连连、整个湾子好像都被荷叶、荷花覆盖了似的。微风习习,粉嫩嫩的荷花像婀娜的少女一样在风中摇曳。这时来一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不仅仅是文雅,更是对这一湾子景色的真实写照。湾子周围的芦苇里,总是藏着神秘,不一会儿游出来几只鸭子,一会儿又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最喜欢的还是姥姥家的西瓜田,陪着姥爷、姥姥在西瓜田里值夜班,躺在小床上看满天的小星星,听蝉儿、蟋蟀、青蛙各种声音凑成的交响曲,嗅着这一地西瓜的香甜味,伴随着姥姥摇的老蒲扇,渐渐进入了梦乡。

秋天,是最收获的季节。村子里总是不缺吃的,夏日里的桑葚、杏子、油桃、西瓜刚吃完,又有了秋日里的苹果、梨、桃子……躺在柔软的的草地上,嗅着这瓜果熟透的诱人香味,看着瓦蓝瓦蓝的高空飘着的几朵云,一排排的大雁往南飞,听着周围小山羊“咩咩咩”的叫声,这好像比音乐剧还要优美呢!孩子们喜欢在场院里玩捉迷藏,这时候的场院非常的壮观,堪比迷宫。一座座小山丘似的的庄稼垛便是我们隐蔽的“碉堡”,有玉米秸垛、棉花棵垛、辣椒棵垛……玉米秸垛的功能略弱,主要是防御;棉花棵垛、辣椒棵垛的功能更全面,可防可攻。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次学骑自行车了。比我大两岁的小伙伴给了我一个速成法,先把我引到村子东边一进村的大坡上,待把自行车支好后,让我上车,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力把车推出去。我慌里慌张地推飞了自行车,只好用力闭着眼睛,任由事态的发展,最后还觉得自己急中生智,猛然向一侧的玉米秸垛倒去,还装作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

冬天,是最美味的季节。经过了春播秋收,冬天是享受美味收获的时节。冬天里的夜总是特别静谧,那时候的村子里没有路灯,到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少了虫鸣蝉叫的喧闹,偶尔能听到大狗或小狗的几声汪汪叫,没叫几声又像困极了似的悄然睡去了。忙了一年的农家人,只有在这个季节才得以清闲。在漫天飘雪的雪天里咯吱咯吱地踩着雪,孩子们三五成群,自然少不了扔雪球打雪仗,最费心思的要数堆雪人了,这可是艺术活,我们小组堆的雪人总是最神奇的,被我们戏称为“常胜将军”。

大人们看着愈下愈大的雪念叨着“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瑞雪兆丰年啊!希望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这时候,老爸会喊上我们姐妹三人陪他一起去湾子里打鱼。厚厚的雪底下埋着巴掌厚的冰,老爸带着镢头、渔网、网兜,四人组成以老爸为队长的小分队,兴冲冲去湾子边捞鱼。老爸捞鱼的本领极高,凿开冰之后,那些鱼儿仿佛特别听话似的,一股脑儿地被老爸捞进了渔网。不一会儿,网兜满了,回家的路上不自觉得想起老妈做的豆腐鱼汤……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