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吴小芳 时间:2020-06-24 字体:[ ]

今年母亲早早打来电话,嘱咐粽子已经发了顺丰,让我注意来自家乡的“特殊”包裹。端午节前一天,包裹到了,包好、煮好并真空包装好的十来个粽子掂量在手上,沉甸甸的,代表着的是沉甸甸的母爱。

回到家往桌上一摆,隔水一蒸,把袋子剪开,映入眼帘的是淡青色箬竹叶包裹着的粽子,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迫不及待地拿起粽子轻轻解开绳结,稍微用点力气拨开粘着叶子,映入眼帘的是白白却晶莹剔透的三角椎体,侧身还镶嵌着粒粒花生,尖角直立挺着,宛如骄傲的绝世美人,令人垂涎三尺。轻轻咬一口,软软的,糯糯的,味道刚刚好。再咬一口,粽子里面大有“乾坤”:有猪肉和褪了皮的绿豆、黄豆,还有好吃的香菇。一个粽子,三五口就被狼吞虎咽消灭光了。一个不够,还想再来一个,心里感念的都是妈妈的心灵手巧,只有妈妈包的粽子才有这样的味道,这种熟悉而浓厚的味道。吃着粽子,伴随着粽叶飘香,记忆像打开了的电影匣子一般,童年往事一幕幕上演......

儿时,端午节我们称之为“五月节”,过节的习俗少不了包粽子。母亲通常在节前的一个圩日就把包粽子的材料:箬竹叶、马莲叶,糯米、豆子、花生等馅料都准备好。过节前两天,箬竹叶和马莲叶(包粽子的绳结)先开水烫过,清水漂洗,沥干备用;糯米和花生用清水泡上一夜,绿豆使用开水煮的方法脱皮。经过浸泡的糯米和花生沥水备用,猪肉提前一小时腌好,所有材料准备就绪,将馅料放进糯米中,混合搅拌。

接着就是包粽子了。仲夏,伴着偶尔吹来的凉风,坐在门前,母亲一边熟练包着粽子,一边跟路过或者驻足旁观的左邻右里唠几句家常,这种浓浓的人情味让人留恋。母亲包粽子非常利索:只见她两手分拿上箬竹叶往中间一卷形成一个锥形,舀几次勺子把馅料填充到封口边沿,一只手的虎口握紧粽子,另一只把多余的叶子往下压着包裹粽子直到裹得严严实实的,两只手密切配合着,最后包好了的粽子被一手紧紧抓住,另一只腾出空的手拿马莲叶,嘴里咬着一端,另一端由另外一手牵拉着,把粽子每个侧面都缠绕两三遍,最后打个结,一个立体结实的粽子就包好了。每次看到母亲包粽子,感觉很容易,迫不及待地尝试,结果发现自己包得就是差点意思,不是不够立体就是太松散,就是传说中“一煮就散”那种。两个小时下来,母亲那边的篮子马上就要装满,而我和妹妹这边的篮子包好的粽子寥寥无几 。尽管如此,那时的我还是觉得包粽子乐趣多多,一边包一边看,好生享受着.....

粽子包好了,下一步自然就是煮粽子了,我们也叫熬粽子,粽子熬过夜更好吃,口感更好。小时家里都是自己搭的柴火灶,大大的锅,大大的盖,劈好的木柴,细火慢熬着一锅的粽子。端午节前一夜,家家户户熬粽子,粽香四溢。有时临近睡觉时被香味诱惑得不行,偷偷掀开锅看看瞧瞧,心里倒数着第二天黎明的到来,想到吃到粽子的瞬间,脑补大快朵颐的样子,心里美极了。想到这,伴着仲夏夜的蛙声,习习吹来的凉风,入眠进入梦乡......

第二天,端午节到了,早餐当然是非常丰盛的“粽子大餐”拉。早早起了床,连蹦带跳奔向厨房,妈妈早已把煮好地粽子捞起沥干乘凉,而我则开吃了。妈妈总是喜欢包两种口味的粽子,一种是咸粽也就是花生猪肉粽,另一种则是碱水粽。前者直接开吃,后者则需要蘸点糖水吃。如果是咸粽是口感丰厚吃得令人满足的主食,那么碱水粽则是口感清香典雅的小吃,都让人回味无穷、流连忘返。

时光荏苒、光阴流逝。多年前那个学包粽子的小女孩已为人母,母亲的头发早已斑白,包起粽子来动作也不够利索了,她总是一边说着自己包粽子有点过时但一边仍不嫌麻烦地包粽子给我们吃。

我想说,妈妈,虽然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食物也丰富了很多,粽子也不是非到端午那天才能吃到,也没有了煮粽子的大锅和柴火,但是您包的粽子的味道还是一如往常的好吃和熟悉,这味道是童年的味道,也是一位母亲对子女默默付出爱的味道。

妈妈,就让女儿也学着点,把心思和爱意都融进粽子里,传承母爱的味道,让爱意层层、代代传下去。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