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味道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刘忆 时间:2020-06-24 字体:[ ]

每逢传统佳节,总会让人泛起对家的思念。

我从小成长在一个家教特别严厉的家庭,严肃的家庭气氛总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独独过节的时候,能感受到一些轻松,所以我对节日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或是节日本身的其乐融融,或是学业之外忙里偷闲的窃喜,总之,我喜欢过节,端午节便是其中之一。

每年端午节,奶奶都会提前一两天就开始做准备,去隔壁村的河边上摘一些新鲜的竹叶,再买上几斤糯米和红豆,把糯米和红豆泡一晚上,第二天就可以包粽子啦。包粽子看起来简单,其实还真是一项技术活,家里面除了奶奶没有第二个人能包得好,其他人包的都是三个角“2D”的,只有奶奶包的粽子是四个角“3D”的。刚好放假在家的我,为了趁机暂时逃避学业的繁重,有模有样地跟奶奶学起包粽子来,奶奶一个劲地夸我:“还是我孙女聪明,一学就会!”爸妈也不好扫兴,一副“罢了罢了,容你玩一会儿”的无奈架势。

端午节除了包粽子,奶奶还会去林子里采一些叫做“蒿”的东西回来,用来给家人煮水洗澡,我闻着味道怪怪的便问她:“奶奶这都是些什么草啊?好臭啊,会不会有毒啊?”奶奶笑着说:“哪里来的毒!‘端午节前都是草,到了端午便是药。’这个用来洗澡可以止痒祛病!”“哦!原来还是个好东西!”我这才勉为其难地皱着眉头捂着鼻子“享用”这听起来像灵丹妙药般的洗澡水。

奶奶年轻的时候个子高高的,梳着一条大粗辫子,皮肤有些黝黑,眼睛大大的。姑姑她们都很怕奶奶,说奶奶很泼辣,但在我眼中奶奶却一直都是慈祥和蔼的。父母一直忙于生计,我从小生活起居都是奶奶在照顾,给我做饭、为我洗衣,夏天用蒲扇给我扇扇子,冬天用热水袋为我暖床。记得上中学的时候住校,每次返校时要走很远的一条路去搭公交车,奶奶不忍心我一个人走那么远的路,就让我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去公交站,不会骑自行车的她再独自推着车回家。我担心她一个人过马路不安全,总是不让她送,但却每次都拗不过她。

我出嫁的时候,全家人都很高兴,唯独奶奶黯然神伤,甚至看我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悄悄站在门边上抹泪,我赶忙笑着宽慰道:“奶奶您不会是哭了吧!您孙女又没有远嫁,您放心,以后会三天两头回来烦您的!”没想到奶奶哭得更厉害了,像个孩子一样呜呜的边哭边说:“以后我的孙女就是别人的了!”我当时不能理解,觉得奶奶思想太陈旧老派了。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奶奶对我的那份依赖和不舍。在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奶奶在陪伴着我,或者说,是我陪伴了孤独的奶奶,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早就成为了相依为命的两个人。

奶奶如今已经80岁了,半年前摔了一跤导致骨折,身体虽已无大恙但精气神却差了很多。今年的端午节奶奶包不了粽子,我自告奋勇道:“今年的粽子我来包!”我决定继承这项光荣的任务,让“奶奶的味道”延续下去,像她对我们的爱一样,永远都刻在我们心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