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粽”情时光
来源:水电九局 作者:李磊 时间:2020-06-24 字体:[ ]

一曲离骚始长在,汨罗怀沙至今留;

绿棕白粒高门艾,只得人间江中游。

每年五月五这天,整个家族的人都坐在一起,喝茶,畅谈生活。

母亲最喜欢热闹了,每年准备两个大盆,一个装米,一个装粽叶。村里到处可听到的就是大声叫人的声音,或者是叫回家吃饭,或者是叫某某来接电话,那时候的电话不是家家都用得起的。母亲常常站在家门口对着远处开始喊:“二嫂,快来吃粽子了,三奶,快来我家玩耍,她们都在我家”。那时候,我家是村里第一家用上彩电的,每到晚上好多人都会围在我家里坐着看电视。人都到齐了,母亲叫我把电视打开,然后她往人堆里一坐,大家很娴熟地就开始包粽子,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阵哈哈大笑。

父亲是一个不太喜欢说话的人,现在来说就是“闷得很”。男人们都坐在一起,谈天阔地,叔伯们有时会争的面红耳赤。父亲不太喜欢说话,就这样看着他们,偶尔说两句,大部分时候都是听。父亲的技能是生火与做饭,每年这个时候的火全是父亲一手在照顾,虽然不大,但是必须要旺。父亲还是一个会做饭的男人,每次的酒席以及家族聚会的厨房都不会少了父亲,他也光荣地成为了十里八乡的“厨师长”。

爷爷是一个比较守旧的人。他是我们村里数一数二的学问人,上过学堂,当过村支书,写得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算盘。从我记事起,爷爷就一直戴着帽子,夏天的礼帽、下地的草帽、冬天的毡帽,总之有很多种类。五月五聚会,他一般是和叔伯们坐在一起,嘴里烟杆一直冒着烟,有时会停下仔细听别人说说,然后补上一句“哎,你讲的这个不是这样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你小伙子些不要乱整”。他就是这样一个恪守传统的人,也恪守着五月五的传统与礼节。

又到正午了,又是一次等候,每年这个时候都比较热,但是还是喜欢守在火旁,围着那股香味。屋内孩子嬉笑,屋外大人们的哈哈大笑,或者面红耳赤地争吵,屋内屋外,别有洞天。母亲和几位婶婶走到火旁,闻了闻、看了看、戳了戳、掀开盖,夹出粽子,摆在一旁,拿出用塑料袋密封好的白糖,分成三碗,先给老人们送过去,然后再给叔伯们。

现在的我,成为了一名电建人。每逢五月五,食堂阿姨都会早早地准备好“礼物”,一锅色香味俱全的粽子宴,有火腿的、排骨的、腊肠的。当然,也有蜜枣的,这个味道和小时候一样的甜。在电建的时光,慢慢地,也把回忆融进来了。在和同事们相处的时光,童年的美好也慢慢地重现了,这种状态,让人享受、让人着迷。

母亲还是那么喜欢热闹,父亲还是不太喜欢说话,爷爷还是戴着礼帽坐在人群中,那些画面都留在了故乡,但内心的踏实与充实始终伴随着我,也指引着我不断前行。

蘸着白糖吃粽,回忆里都是甜甜的;

品味着“粽”情时光,未来更是美好的、值得期许的。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