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父爱
来源:水电十二局 作者:杨慧超 时间:2020-06-23 字体:[ ]

六月的风里,有了炙热的痕迹。浅浅走过的时光,依旧安静的不动声色。又到了该麦收的时节了吧,夕阳的霞光洒在金黄麦田里,麦浪荡漾层层起伏,忙碌的背影若隐若现。麦香迎面涌来,那是故乡的气息,是我们无论走多远,也无法更改的熟悉与亲切,那是父亲用汗水浇灌的希冀,是我们一日三餐的烟火气。

曾记得大手牵小手的日子,好奇父亲有力的臂膀,两只手可以举起我们姐弟三个;喜欢父亲略带胡渣的脸扎的我们咯咯直笑;喜欢晚霞消退的傍晚,因为那是父亲每次出差回来的时间。车声由远及近,每次都是家里的德牧率先出去迎接,随后跟着狂喜的三个娃娃,四小只一溜烟的跑出去,目视着父亲停车下车,每次父亲都会给我们带各种小吃,说我们像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小燕子;最喜欢坐父亲的车,温馨又踏实。小时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手里拿着五彩风车,惬意的哼着小曲。自求学开始,父亲的车就不停的接送我们,他的身影不停的穿梭于学校、汽车站、火车站、高铁站、飞机场……细细想来,那个以老司机自诩的父亲,至今竟没坐过高铁、飞机……那个默默付出的人,那个不善表达爱意的人,那个总是留下背影的人……

对于我们的教育,父亲并未插手太多,但他对我们的影响却是在身体力行中,在潜移默化里。记忆中父亲的手从来未让人失望过,大到汽车小到家里的各种电器,无论我们破坏力多强,有父亲在都能修好。父亲还经常改造些小工具,邻居们见了,纷纷跑来借。父亲脑子好使、无师自通、工作效率奇高,就是有点倔脾气,这一点我貌似只继承了脾气。父亲对我们的语言教育很少,记忆中父亲与我的正式会谈只有一次。中考失利,父亲与我面对面促膝长谈,这次正式会谈使叛逆期的我开始思考未来及人生。父亲的自主、坚强、勇敢、独立、果断、乐观自信使我们耳濡目染,也支撑着我们走出家门,走向自己的世界……

如今的我也已成家立业,奋斗在中国电建、奔向自己的梦想,婚礼那天父亲给我的那个拥抱,温暖又不舍。这是我长大后第一次仔细看父亲的脸,刀刻一样的皱纹,刚染过不久的头发隐隐露出的白发,那个无所不能的父亲老了……责任日渐沉重的我们才意识到,我们三小只未变懂事的那几年,父亲一定很辛苦吧。爷爷奶奶的责备照单全收,母亲的小情绪照单全收,我们闯的祸照单全收,不知父亲的负能量是如何宣泄,背负着我们一大家子前行一定很累吧,但如今请你保护好自己,如今的我们有足够力量保护我们这个家,保护你。

最为羡慕的是父母的爱情,母亲生病的日子里,父亲额头的皱纹又深了许多,眼窝深陷,双眼熬的通红,却不想离开母亲病床一步,病床前的父亲总是说幽默的笑话逗母亲开心,却无人看见他在窗外一根接着一根抽的烟。一次次的治疗想必母亲也是怕的,父亲对母亲说:“你要是去了我随你一起,别怕……”母亲的安全感只有父亲能给,我们谁都不行。有父亲的精心呵护和耐心陪伴,母亲才有信心和底气,一次次闯过难关。如果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我上辈子怕是最幸福的人……

时光一路向前,我们亦步亦趋,握不住似水流年,亦无力更改一切。唯有珍惜,再珍惜……父爱无言,却伟岸,亘古且绵长。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