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高梁糖--致敬天堂中的父亲
来源:山东电建四川公司 作者:马晓辉 时间:2020-06-22 字体:[ ]

昨天早上,上班地铁上,偶然听到了张子铭吉他版的《遥远的她》。这是一首献给已故恋人与爱人的歌,低回的深情的旋律,深深地打动了我。但不知为何,我却忽然想到了逝世20年的父亲。

不知是不是因为父亲节快到了的原因。 我的记忆之门,也瞬间犹如打开的洪水闸门,一下将我带回到了久远的童年。

高梁糖的甜

童年里,关于父亲的美好记忆特别多。吃父亲买回来的高梁糖,就是其中的一件。小时候,父亲会在一两个月就定期买回来一种白白的、又香又软又甜,又很有弹性和嚼劲的糖。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高梁糖。高梁糖吃起来是有点粘牙齿的,但这正是童年里的乐趣所在。我经常与哥哥比赛,看谁最先吃完一颗,谁吃得最多。不过,大部分都是以我输的方式结束。童年里所有关于高梁糖的记忆都很美好,比如期待父亲买回高梁糖的快乐心情,一家人围坐一起吃高梁糖的欢声笑语。

还记得有一次在大家吃高梁糖时,父亲问我:“幺妹,知道爸爸为什么喜欢买高梁糖给你们吃吗?”我想都没想,歪着头,调皮地回他:“知道。因为高梁糖又香又软又甜,最好吃。”爸爸很满意地摸摸我的头:“真乖啊。童年,就该是你这个样子,是甜的。”

至到2012年,我与大姐、二姐和儿子去青岛旅游,才知道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甜甜记忆的高粱糖,又名高梁饴,是山东的特产,还是传统的名牌软糖呢。我买了一盒,剥了一颗递给儿子,对他说:“儿子,来,尝尝你外公经常买给妈妈、大姨二姨和舅舅吃的这种高粱糖,看会不会吃出我们小时候的那种甜。”

儿子吃后告诉我:“妈妈,这有点象我小时候经常吃的QQ软糖啊。”

我摸摸儿子的头回他:“应该是都很香很甜吧。这就是童年的美好记忆,这种记忆会跟随你一生。”

儿子若有所思,又点点头,笑了。

白酒的辛辣

童年里印象还有一件深刻的事,就是偷喝父亲的白酒。大约我六七岁时,工作劳累了一天的父亲回到家中,总爱在吃米饭前,先就着一碟花生米与一两个青菜,喝一小碗酒。父亲告诉我:“这是高梁酒,度数都是50度以上,喝一点可以解解疲劳。”我听得似懂非懂的。但每次看到父亲喝酒那种很享受的样子,就很好奇,是不是那个酒也是甜的啊?

有一天晚上吃饭时,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心,趁父亲剥花生米不注意时,飞快地抢了他装酒的那个小碗,猛地喝了一大口。酒入喉那个辛辣味啊,我至今还记得。这哪里是甜啊,明明还有一点苦味儿,最主要是辣得我喉咙直呛。父亲这时,并没有责备我偷他的酒喝,也没有关于女孩子不能喝酒的说教,而是始终微笑着,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拍我的背,摸我的头,然后又赶紧给我碗里夹了好多好多菜。后来,父亲晚上喝酒时,偶尔我会持宠而骄,如法炮至,又去偷他的酒喝。其实,我并不是觉得那酒好喝,而是喜欢享受父亲在我喝酒后,笑着摸我头发,给我夹菜的那种被宠爱的心情。

父亲是一个开明的人,他从来没有关于女孩子不能喝白酒的言论,但他也并不鼓励女孩子喝白酒,更反对烂酒。后来,在我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回家,父亲给我买回来一瓶葡萄酒,对我说:“幺妹,爸爸知道你能喝酒,也能喝白酒,以后可以学着喝这种葡萄酒。”在父亲眼里,一个女孩子能喝白酒,也能喝红酒,是一件好事,只是要掌握好量。这也是他希望他的小女儿既能自立自强,做能遮风挡雨的女汉子,也能善解人意,安心地小鸟依人。

包谷的委屈

在我还没出生时,父亲已就职于镇政府,后来调至县委组织部做组织工作。我童年和少年的大部分美好时光,都是在镇政府大院渡过的,那个政府办公区与宿舍区是相连的。所以最初关于“党员”、“入党积极分子”、“谈心谈话”、“思想汇报”这类专业字眼,是小时候就从父亲那里听到的。还记得我读小学时,有很多次,眼看着早已过了下班时间,父亲仍没回家,母亲就让我去父亲办公室叫他回家吃饭。推开父亲的办公室,好几次都看到他在与那些入党积极分子“谈心谈话”。父亲和谈话者的表情都很严肃,全然不是家中非常慈祥与疼爱我们的父亲的样子。

最严肃的还是父亲拒绝别人的时候。有几次,我记得有一些乡村的干部,也是父亲培养的骨干,为了表达对父亲的感谢,会将家中的包谷、青菜、土豆之类的东西送到我们家里来。父亲每次都是非常严肃的拒绝,我在生活中从来没见过父亲这种严肃,甚至是生气的表情。等他们走后,母亲向父亲唠叨:“别人就是给咱们一些自家地里种的蔬菜,只为了表达一份心意,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情,你何苦说得这么严重,这样拒绝人家呢。”

父亲的回答字数不多,但简短有力,我至今都还印象深刻:“你不明白,这是原则问题。培养他们、帮助他们是我的份内工作,这是我应该做好的。”

父亲在地方政府只是一介小小官员,也只是一个小人物,但他在我心里,却如泰山一样高大。严格来说,父亲应该我人生中的第一位老师。他一生都在言传身教,教会我如何做人,如何在单位工作,如何在社会立足,如何扮演好众多人生角色。父亲为人正直,一生清廉,对我们四个子女又疼爱又细腻,让我们在幸福、和谐的家庭中身心健康地成长。我们家四个子女后来都在体制内工作,要么是事业单位,要么是国企,但都是我们通过自己考上或分配的,父亲没“动用”过一点关系。我们四个子女也继承了父亲的志向,都成为了单位的骨干,在工作中踏实做事,清白做人。

父亲在我怀着孩子那年,因病去逝,至今已20余年了。但在我心里,他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着我们。当我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当我灰心沮丧的时候,当我获得掌声与奖励的时候,甚至是每年的各种传统节日,还有清明节,父亲节,我都会一个人安静下来,用一种特别的仪式与父亲对话,有时是请他给我力量,有时是谢谢他让我成长得这么好。

父亲节快到了,以此小文致敬我在天堂的父亲,请父亲放心,愿父亲安好。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