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是圆的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黄文建 时间:2020-06-18 字体:[ ]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

 ——题记

我的鲁西南乡下老家,是从农历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那天开始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因为那天下午开始有人抢购口罩。还有一天就要过年,大多数人都在忙着盘点年货,查缺补漏。我也带着爱人孩子,抓紧年前为数不多的时间,尽量多地走亲访友。按照我家的习惯,有些亲戚,适合在节前拜访。并且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假期太短,一般在节后早早地就会返回青岛,开始备战新一年的生活和工作。

现在回过头看看,我家的这个习惯,在2020年的春节恰合时宜。因为除夕夜辞旧迎新的饺子刚吃过,我们村委会的广播就开始轮番提醒,“重视新冠肺炎,注意个人卫生,减少外出聚会,降低感染风险”。本着为家人为社会为国家负责任的原则,我们还取消了正月初一晚上延续了十五年的小学同学聚会。春节后再想走亲戚,基本已经不再可能,从初二开始,村与村之间的主干道都被采取各种方式“堵”上了。

父母催促我们尽快返程,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开班的时间延期,但是依然在劝我们。看起来,这次疫情,比03年的“非典”要严重,反正早晚是要回去的,你们还是早点返回青岛吧,万一高速再封了,路上就不好走了。

我们开始准备各种蔬菜干货,以防备回到青岛后生活物资骤然缺乏。家用车的后备箱被父亲塞得满满当当,自诩“收纳专家”的爱人也不能再放进任何一点东西,连副驾驶的座位下,都硬塞进去几颗土豆。

我很认真地对母亲说,你们不用担心,有了这些吃货,只要是不发生断水断电,回到青岛后,我们可以20天不用出家门。

返程的高速路上,一路畅通无阻。我和爱人闲聊着家长里短、国家大事,以及疫情将会带来的种种可能。5岁的女儿貌似有点坐卧不安,不停地询问她的幼儿园什么时间开学。爱人知道她是不喜欢上学的,就宽慰她,可能你们30天内都开不了学。

女儿高兴地说,太好了,可是我想100天都不用上学。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正经过一个四星级的高速服务区,往常这个时间一位难求的停车场,此刻看不到一个人影,空空荡荡。

   若是时间有重启键,我想每一个中国人都想重启2020年

疫情初始阶段,很多人在朋友圈里感叹:好想2020年重启,这个年我不过了,麻烦退我一岁。

2020年可以重启吗?光阴岁月可以退回吗?当然不可以。

有人说,过去这段日子,是中国人的集体修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每个人生活的阵脚一下子被打乱。

全国各地都在全力防疫,这个“年”也变成了“度日如年”的年。人们全都憋在家里,车停了,工厂停了,商业门店也停了,一条条街道冷冷清清,生活节奏忽然间慢了下来。即使已经复工,街上依然人烟稀少,城市仿佛是空了一般,处处笼罩着风声鹤唳又无精打采的气氛。

想起2003年的“非典”疫情,那一年我上高二。因为学校所在的菏泽城区并没有发现病例,并且我们都是通过电视、广播或报纸得到滞后消息,无知者无畏。除了学校“封门”不让随便进入,我们连续六个星期没有休假,每天发放板蓝根泡水之外,其他的印象感受已经不是太深刻。而眼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自媒体的发达,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太多太快,总感觉360度无死角地被疫情信息包围着、轰炸者,而你就是其中一部分。

我们也必须要感谢现代通讯的发达,让我们远隔千里,可以了解武汉一线发生的种种。可以让我们知道,在当今物欲横流、浮躁不已的社会,依然有张继先、李文亮医生这样的“吹哨人”,依然有钟南山、李兰娟、黄锡璆这样的“无双国士”,依然有无数个“逆行者”、白衣卫士,在守护着阴霾中最珍贵的希望。正应了那句话,哪里有什么纯粹的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我每天都关注着疫情的发展,全中国都在经历着一场磨难。我知道我的祖国生病了,我的家人朋友也都在病毒的笼罩之下。

返回青岛后,我先给武汉的一位好朋友送去问候。这个朋友在武汉工作定居,老家在黄冈。武汉“封城”前一天,他带着爱人和年幼的孩子回到了老家。正“庆幸”自己胜利“逃”出武汉,可以跟父母团聚过年时,黄冈也“封城”了。

我跟他说,湖北省内的事情,我无能为力,现在连顺丰快递也进不去了,湖北省外的事情,若是有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不要客气。

他说,现在基本的生活供应都很充足,其他也就没什么大事了。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来自于心底对未知的不安和恐慌。和你们在山东在青岛不一样,你们那里或许一个县乡一个市区才发现几起病例。而在我们武汉和黄冈,一个小区,一栋楼座,甚至一个单元,都有病例出现,并且会不停地发现新的感染者。我们现在就像被饭店里买来的鱼,暂时被放养在鱼池里,你不知道客人什么时候点鱼吃,你也不知道大厨下一次抓走的是不是你。

我能体会出他说的这种煎熬,这种煎熬会让人心力憔悴。我甚至想起了歌手郑钧在《菜刀温暖》中写的一句话,“生活有如一把菜刀,我们只是案板上的一棵菜花或者冬瓜,引颈待命”。

我说,武汉替全国的城市受苦了,湖北替全国的省份受苦了。我们每个人都在这场灾难里,每个人都是洪流中的一滴水,覆巢之下无完卵,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他说,我在武汉上大学、读研究生,工作也在武汉,现在又娶妻生子,我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十六年的时间,我深深地喜爱这座城市。这次疫情,对武汉这座城市来说,真的太残酷了。疫情,就像是一面照妖镜,美与丑,善与恶,都在这张照妖镜前,赤裸裸的、毫无保留地暴露了出来。想说的话太多太多,等到疫情过去,找个机会,我当面跟你细细地讲一讲。

他还说,感谢党中央、国务院的英明决策,及时果断地采取了“封城”的措施,虽然给我们湖北当地带来了诸多不便,但是有效地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为其他省市的疫情防控工作争取了时间;更感谢兄弟省份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这次咱们山东对口支持我们黄冈,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新鲜的瓜果蔬菜和先进的医疗设施,更是第一时间送过来。在这次疫情面前,我深刻地意识到了个体力量的渺小和集体力量的伟大。大灾大难之前见真情,这才是真正的同袍之谊、手足之情。

我相信他说的这些话都是肺腑之言。

为了缓解紧张和压抑,我开玩笑说,“黄冈密卷”可是我们山东考生曾经的“噩梦”,这次到一线帮扶的医护工作人员,肯定也都受过“黄冈密卷”的锻炼,他们也算是“以德报怨”吧。

我俩约定,待到山河无恙,一定相聚在黄冈和武汉,一起游赤壁,一起登黄鹤楼。

疫情形势最严峻的那段日子,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家里。我翻看手机通讯录,把一些因为日常忙碌而疏于联系的亲友,都挨个问候了一遍。开篇第一段话,往往都是,“我想咱们的生活状态应该差不多,都是躲在家里出不了门。我也没什么事,就是问候一下,看看你那边是否一切都好”。

对方很感动,我也很感动。对方感动是因为我竟然真的只是单纯的问候而没有别的企图,我感动是因为对方感动了。我们太需要感动了,生活真的有太多的不容易,作为普通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梦想,每个人也都有每个人的辛苦,我们只能埋头苦干、努力前行,能互相鼓励的就互相鼓励,能互相温暖的就互相温暖。我们彼此都共同祝愿,希望春天的花快点开,疫情快点过去,生活和工作都快点回归正轨,我们可以摘下口罩,在蓝天和阳光下自由地呼吸。

疫情的爆发是一场大灾难,人类都是受害者。这场危机充满悬念与惊悚,没有人猜到开头,更没有人能准确预言结尾。灾难之下,人类发现自己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渺小,束手无策。但疫情同样给了我们一个自我反思的机会,让我们懂得敬畏自然,敬畏生命,珍惜当下,珍惜亲情。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村里老人常说,“老鼠年两头春,稻谷贵如金”。翻查历史记载,似乎每一个鼠年,都伴随着重大灾难或历史转折。2020年恰逢庚子鼠年,年头和年尾都有“立春”时令,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场席卷全球、掠夺数十万生命且仍未见缓的肺炎疫情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武汉封城、奥运推迟、高考延迟、美股多次熔断等等,足够悲伤也足够震撼。

(我们都受过科学教育,都不是迷信家,但是我们尊重规律、敬畏规律,同样我们也会努力打破不利的规律)。

多难兴邦,中华是也,难关肯定是要过的,信念一定要有的,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一次小小的疫情,何足挂齿。

最关键的,经历这次疫情,我们深刻认识了这一点:

一声令下,1000多万的城市一夜封城,最大程度遏制病毒扩散;

一声令下,近2万医务工作者逆行前进,驰援武汉;

一声令下,3.4万平米1000多个床位的火神山传染病医院10天内建成,3万平米的雷神山医院12天完成,这样的效率除了中国,还有哪个国家可以?

一声令下,除了与生活必需品相关的企业、商店,几乎全部停止,全国人民几乎都停下脚步,为了不给组织添乱,自觉在家自行隔离;

一声令下,全国高速,除了少部分用于满足生活需求以及救灾救援的车辆外,几乎少有私家车辆;

一声号召,海外同胞大肆扫货,口罩、防护服和相关资源源源不断地排除万难寄回祖国。

是什么能让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做到街道空无一人,没有暴乱,没有抢夺,全民安心留在家中近1个月?是什么能让热闹了上千年的春节变得含蓄而内敛?是什么能让14亿中国人有条不紊地统一抗击病魔?是什么能让一个个城市下决心断臂自救?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团结、信任、实力、向心力。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坚强不屈的中华民族!

截至五月初,中国实现了奇迹般的逆转:率先控制住国内疫情的蔓延与扩散;率先复工复产,重振经济。

面对大疫,我们终于发现: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这句口号不是空喊出来的,是经过无数次苦难实践验证出来的。这次疫情将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契机。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要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才能有希望。

同样,一个企业要有一群目光远大、脚踏实地的人,才能有发展。

2020年伊始,公司四五战略圆满收官的喜悦尚未消散,五五战略随即铿锵起航。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时不我待。公司党委的思路目标非常明确:

认清形势,深化改革,团结奋进,突破创新,高效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体制机制变革,加快创新驱动发展,迅速构建投建营一体化商业模式,进一步提升管理能力和发展质量,全面完成全年各项工作任务,高质量开启公司五五战略发展新征程。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犹如晴天霹雳,暂缓了我们前进的步伐。尤其是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对我们这类“走出去”企业的影响不容乐观。

从大环境来看,在供给侧和需求侧都遭受较大冲击的情况下,我们面临项目执行遇阻、市场开发中断、经营环境生变、融资压力增大的困难,无疑是一场严峻的生死战。

从小范围来看,我们目前执行的33个海外项目,分布在15个国家和地区,点多面广,员工来自不同的国家,数量多且素质参差不齐,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公司是见过大世面的企业,我们常说“多难兴邦”,我们也可以说“多难兴企”。自1985年成立以来,尤其是2000年“二次创业”、涅槃重生以来,三公司经历过多次“危情时刻”,若是放在其他公司身上,早就被重组整合。但是在公司党委的正确领导下,在全体员工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努力下,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继而攀登上新的高峰。我们这个英雄的团队,经历多次淬火磨砺,早已百炼成钢。   

我们不是商人,没有办法像那位浙江商人在柬埔寨直接买下口罩厂,低价售回国援助一线;我们不是马云或王健林,没有办法捐出数十亿奉献社会;我们不是记者,不能冲到第一线告诉社会那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们甚至看到网上那些让人生气的人和事,也只能说一句,我真生气。我们能做的,唯有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坚守岗位,恪守职责,不给公司和社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这世界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有的,只是挺身而出的凡人。我们之所以称之为勇气,是因为人类总在明知风险的时候仍选择做我们该做的事。

溪流因坎坷而高歌,青松因风雪而挺拔。这场疫情既是危,也是机。相信经此一难,我们将更加团结,更加珍惜手中的工作,更愿意为了山东电建三公司的美好愿景而共同努力奋斗!

后记:2020年的春天,安静又漫长。实在想象不出来这次疫情会以何种形式收场。但是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我们共同祈愿:山河无恙,人间平安。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