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忆·一路繁花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郑垒 时间:2020-06-16 字体:[ ]

弹指一挥间,已过去十年。

我离开安哥拉返回国内已经半年有余,夜深人静时,安哥拉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路边的芭蕉叶是否湿了又干,办公室旁的凤凰花是否开了又落,公寓后的水草池塘里是否还是蛙声一片……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我索性放任记忆驰骋,把时光钟表的指针拨回到十多年前……

2009年10月23日夜,日思夜想的出国之旅终于开启。从北京到安哥拉首都罗安达具体有多远,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经过将近二十个小时的飞行旅程,我来到了这样一个遥远而又神秘的国度,竟然一待就是十年。安哥拉已经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二故乡。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曾梦想仗剑走天涯,了无牵挂;到如今,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从大学刚毕业的愣头小伙儿到现在的“中年大叔”,我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我的青春,完全奉献给了非洲,奉献给了安哥拉。

十年如一日,我做着最普通的设备物资基层服务工作。第一次出国,一待就是22个月,从仓管报表到掏箱装车,从物资计划到清关商务,从车文件办理到设备物资采购,我几乎干遍了设备物资部门的所有工作,完全服从领导安排。设备物资部最初有九人岗位,到最终合并部门为一人岗位,我到最后可以独自完成项目设备物资管理全流程,个人能力飞速提升。辛勤付出也获得了丰厚回报,因在国外设备集中化管理及对外经营创新方面取得了工作成效,我荣获“中国设备管理创新成果”二等奖和“年度设备工匠精神践行者”称号。2019年,西南非公司还获得中国设备管理协会颁发的“年度设备管理与技术创新标杆企业”称号。

在安哥拉的工作与生活,有苦也有乐。开车出门采购,只吹热风的皮卡车在烈日的炙烤下吱呀颠簸在拥堵的土路上,一开就是8个小时;2012年独自一人坚守,经常把早中晚三餐合为一餐,加班到深夜成为常态;一人操作一台叉车,一天便能装满一辆牵引车;元旦通宵在港口盯船卸货,在路上被警察为难……艰难的经历已经过去,彩色的记忆浮现出来:工作间隙,我有幸见识了安哥拉这片神秘国度的美丽,绵延不绝的喀斯特地貌,气势如虹的达拉丹度大瀑布,俯瞰全城的耶稣圣像,神奇险峻的卢班戈盘山公路,超脱天然的木苏鲁岛,汹涌磅礴的大西洋海岸都让人叹为观止,流连忘返。

在安哥拉,难忘的故事被珍藏在记忆深处:曾和当地人一同挤过“蓝精灵”(当地蓝白面包公交车),转乘三次才回到基地;曾遭遇过大雨漫灌连搬三次宿舍,体验了安哥拉雨季的原始粗狂;曾搭乘过当地人的摩的,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把骗子扭送进警察局;曾跑遍罗安达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在深夜和当地司机分别独自开车回家后互问平安;曾乘坐大巴一样的老式螺旋桨飞机在泥土夯实的跑道上降落又起飞……

是安哥拉磨砺了我十年的青春,让我知道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在安哥拉,我收获了爱情,并于情人节当天在大使馆领证结婚。也许多年后,可以骄傲地对孩子们提起他们的父母曾经跨过高山与大海,也穿过人山和人海,在一个异域国度度过人生青春年华。在安哥拉,我喜欢上了羽毛球运动,历经了几任好领导,也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在安哥拉,一起奋斗的伙伴们来了又去,我成了基地里待得最久的“老人”。当故乡变为远方,当远方变为故乡,我也动摇过,波动过,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坚守。在外待久了,每次回国总是感觉跟不上国内的节奏,在休假期间,衣服总是不自觉地放进行李箱,好像时刻准备着再出发,只有回到安哥拉放进衣柜,才感觉是真正回家了。回想休假时光,总感觉如梦一场,只有在这里才是真实的。受得起丰年的馈赠,也经得住荒年的煎熬,在荒芜之地开出繁花才是人生真谛。

2019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也是幸运的一年。公司领导安排我调回国内充电学习,结束了十年海外工作生涯;归国生子,两个姐姐二胎各得一女,小猪配齐三个“好”字;十年后第一考通过经济师考试,党校培训预备入党……这一切有结束有开始,始终激励我付出终有回报。

从2009到2019,从22岁到32岁,自大学毕业即进入安哥拉,十年磨一剑。如今的我,少了份青春年少时的激情,多了份责任和担当,永远不变的是坚韧不服输的精神。我想我还是从前的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不过是个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十年间,我在非洲默默无闻地工作着,泼洒着我的青春,流淌着我的汗水,期间尝遍了酸甜苦辣,有欢笑有痛苦,有收获也有遗憾,失去了很多,同时也得到了很多。我不曾后悔,如果时光倒流,我的选择依旧。

十年,曾是漫长的坚守;十年,已是永久的回忆。道一声珍重,安哥拉再见。


2010年,郑垒(第一排中间)与公司同事在安哥拉经理部合影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