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喜好
来源:重庆工程公司 作者:潘静 时间:2020-06-10 字体:[ ]

“父亲的喜好是什么?”

当我看见手机软件推送父亲节送礼物的消息时,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却发现并没有得出清晰的答案。曾经觉得自己读了不少书,也见过许多风景,能够回答一些人生问题,可没曾想竟是如此简单的问题我都不知从何说起。

印象中父亲是一个很安静的人,抽烟、喝酒和打牌都不喜欢。闲暇时就爱看看电视,最喜欢的栏目是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新闻联播让他了解那些离他很远的事情,天气预报让他判断明天要做什么农活,常年的刻板印象让我一直觉得他不善言辞,甚至有些固执。高考结束后的升学晚宴,是我第一次见他喝醉,他跟同桌的叔叔伯伯说:“我儿子现在考上大学了,我也能跟别人吹嘘了!虽然我没啥文化,并不妨碍我培养子女成为文化人。”在子女教育大多都在义务教育阶段就结束的偏远山村,省吃俭用甚至举债送子女读书的父亲,跟他的同龄人有些“格格不入”,很多人都调侃过他,“读书再多也只是个打工的命,何必呢!”可父亲一直坚守的信念就是:“自己的子女要走出大山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再艰苦也不能在教育上打折扣!”父亲为了家庭牺牲了自己许多的爱好,也许年轻的时候也是追梦少年,但在梦想和养家糊口之间选择了后者,也把自己的爱好嫁接到对子女的教育培养上来,那些年为了教育支出而奔波劳累的父亲脸上皱纹多了,鬓角的白发多了,却从未说过辛苦。

大学报道的那天是父亲第一次来重庆,走在偌大校园里的父亲很开心,他说自己小学都没毕业,居然也能够在大学里走一遭。看着父亲写满笑意的脸庞,我突然觉得兴许自己更努力一点,多一些成绩成为他的谈资也许会让他更开心一点,拿奖学金、评优秀学生干部、优秀毕业生……父亲虽不能真的理解这些荣誉,却不妨碍他有了更多跟别人聊天的谈资。我不懂父亲的喜好,只想多努力一些让他骄傲。去年,我研究生毕业,借着五一假期把学位服带回了老家,镜头前,穿着学位服的父亲一脸严肃,但镜头外的他跟母亲开玩笑说,这是他花了十几万换来的最贵的衣服,我知道那一刻,父亲是开心且骄傲的。

虽然不懂父亲的喜好,却能够感受他的辛苦,他为这个家庭所付出的一切。中国式的父母往往最大的喜好就是对子女人生的关切,从学业到生活,尤其在父亲这一代人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在我毕业参加工作以后,父亲对我的关切就从成绩排名变成了工资收入,当我的工作生活越来越超出他的想象以后,就只能捡最简单的事务了解。龙应台在《目送》里写道:“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每次看见这句话就会产生深深的触动,七零后的父亲和九零后的子女是当前家庭组成差异化最大的组合,科技日新月异的变化让父亲愈发显得“无知”,知识爆炸的时代让子女似乎“什么都懂”,这样的冲突往往就让我们真的是在目送父亲老去,回应着:好的,不去追。

可我们总要去追,赶在时间催促父亲老去之前让他感悟更多生活的美好,他关切着我们的人生,我们更要关切他们的余生,不让时间将我们彼此的身影拉扯渐行渐远,毕竟人生最遗憾的事,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在疫情居家隔离的日子,我会跟着父亲一起下地干活,一方面帮父亲分担一些农活,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比较融洽的环境下,告诉他许多我工作上的趣事和难题。虽然多数时候父亲只是安静地听着,但我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对我工作深入了解之后,那些写在脸上的满足感。

生命来来往往,哪有来日方长。我们的长大意味着父母不可逆地老去,当我们没办法换回那些父亲为了家庭牺牲的爱好时,就多花时间和精力来弥补这份缺失吧。也许是一次长途旅行,也许是一份简单的礼物,甚至只是一句简单的关心问候,都是我们在向父亲表达爱意,反哺父亲的喜好。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