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香,怀乡!
来源:水电十五局 作者:曹骁勇 时间:2020-05-28 字体:[ ]

槐花开了,夏天就要到了。

从前的我,四季之中,最是厌恶夏季,究其原因,定是那炎热的天气。

如今的我,四季之中,最喜欢夏季,仅是因那一树槐花香。

傍晚时分,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沿着项目部生活区散步,走到围挡口,隐隐地有一缕清香飘来,这味儿干净浓郁,浸润心田。

参加工作来到水电十五局,从故乡到新疆项目已有三两年,我竟在他乡与槐花不期而遇。

那一缕淡雅的清香,伴随着火车站“各位旅客请注意,由乌鲁木齐开往西安去的列车已经开始检票……”清晰的广播声,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我的童年。

槐花是极其普通的,它生长在我的童年。每到油菜结荚,麦子抽穗,槐花就开了。

那时的孩童,没有太多的玩具,一个沙坑,一架秋千,就能够玩半天。男孩子们在沙坑里爬来爬去,女孩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要是玩的饿了,机灵的男孩,就会直接奔着槐树而去,爬上树摘下几串槐花,直接入口。

在我浅浅的记忆中,尤河水库边,栽种着几棵老槐树。粗壮高大的树干,有力地开出了一整树的白色槐花。让人不能忽视的除了槐花的纯白,还有它的香气。

没有一种花,能够把一种香气做到清雅而深厚。细雨中,水面上浮动着雨雾,朦胧如水墨画的水库,与堤坝边的几棵老槐树,相映成趣。几树槐花,打破了宁静。白色的槐花,用它的清香,敲开了路人的心扉。被雨水洗过的绿色,衬托出白色槐花的清秀。

家乡古老的槐花树,留在了几代人的记忆。槐花开时,蜜蜂就跟着来了。

郊外的坡地上,就会住进来一个养蜂人。养蜂人放下几箱蜜蜂,扎起简易的帐篷,坡地上就有了声色。走南闯北的养蜂人,懂得的自然多,讲起一些孩童们没听过的故事。待到养蜂人走时,槐花也就落了。瘦瘦的养蜂人,装着自己的行囊,又去赶往下一个花开的地方。槐花开了,会引来特别多的蜜蜂。因为槐花别具一格的芳香,制作出的槐花蜜,天然中渗透着醇香。

在电子产品贫乏的年代,那时的孩童们会想着法子,给自己找乐趣。槐花开了,蜜蜂来时,会住在土胚制作的土砖缝隙中。调皮的孩子,就会找来一个小小的玻璃瓶,把瓶口对着土砖的缝隙,用一根细细的木棍,拨动砖缝,不一会蜜蜂受不了干扰,就会往外飞,然后直接飞进了玻璃瓶。逮了一只又一只,在玻璃瓶里装着许多蜜蜂之后,孩子们就围坐在槐花树下,相互比试着看谁逮的多。这时,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醉人的槐花香,伴随着蜜蜂一起,永久地驻足在了孩子们的记忆里。

阔别家乡,及时重返故里也大多在隆冬时节,我的一生都走不出故乡,也走不出童年。那些曾经伴随着童年的欢乐,在每一季槐花开时,就会勾起我的回忆,香浓而淳厚,甘甜而迷人。

槐香,也是怀乡。我的记忆里,永远有着一棵家乡的槐树。每年槐花开时,都会忆起家乡的奶奶和母亲,在灶台前为我和妹妹做槐花饭,槐花饼的情景。那熟悉的身影里,有着对我们一生无私的爱。那盘槐花饭里,藏着浓浓的情。

今年故乡的槐花早已开了,思乡的情也更浓了。浓得就像是随风飘来的槐花香,化不开,忘不掉,环绕在我白天的脚步里,萦绕在我夜晚的梦乡中。

岁月的香,正如槐花盛开时,是浓淡相宜的,经久弥远的,是永远值得回味的,是让我一生牵挂的。

又是一年槐花香,项目部周围传来的淡淡清香,让我愈发的想念故乡。槐香亦是怀乡!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