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我爱您!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侯本勇 时间:2020-05-23 字体:[ ]

我的母亲已经快七十岁了,满脸的皱纹,沧桑的容颜,满头的白发,走起路来也不再那么利索。都说“百善孝为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好难。我们希望能与母亲朝夕相伴,吵也吵了,闹也闹了,说也说了,劝也劝了,想尽各种办法把母亲接到我们自己的小家;母亲除了每次看病,在我们小家里呆上几天,没病没恙的,母亲坚决不愿离开自己居住多年的老屋。在母亲的心中,那才是她自己的家、她自己的根,那里有她熟悉的乡亲,有属于她自己的空间和自由,去地里种种菜,去邻家串串门,去河滩放放羊,和街坊邻居们一起回忆回忆陈年的往事。我们也劝说母亲:您只要身体好,就是我们最宽心的事,现在,又不缺吃不愁穿的,别再干活了。母亲却说:人活着就得劳动,天天坐着会闲出病来的。

仔细想来,这些年,我和妻子每天都是那么忙碌,忙碌起来就会忽略很多亲情,甚至,也忽略了那个与我一辈子血脉相连的亲人——我的母亲。虽说,我们每个人都不可否认地深爱着自己的母亲,可是,即使我们深爱、我们牵挂,那只是心里一种感情的积淀,谁又能做到时时刻刻惦记自己的母亲,谁又能做到一直陪伴着自己的母亲呢!我们做不到,我们在无奈中忽略了一天又一天,我们在短暂的人生岁月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在步履匆匆的时光里,我们也给了自己无数个可以原谅自己的理由,给了自己一个又一个可以等待明天的借口,可是,我们表现和表达的机会太少了。

岁月不饶人,我已经到了不惑之年,孩子慢慢长大,父母慢慢变老,一代一代人就这样在父母目送我们离开、我们目送孩子走远的生活里一天天的过去。有时候说有空就回家,更多的不过是句空话。就像龙应台《目送》中说的: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记得小时候,母亲每次送我上学,总会叮嘱几句;我嘴上答应着,那些话早就在耳边飞远了。而现在想起来,已能体会母亲的良苦用心。小时候的我经常生病生恙的,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夜里突发高烧,外面又下着暴雨,母亲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去镇上的医院,我虽然因为发烧感觉迷迷糊糊的,但清晰的记得医院里停电了,我被手电筒照着量体温、打小针。漆黑的雨夜,母亲的心该是多么焦急。养儿方知报母恩,等到我们成家有了孩子后,每次想起这些,心里总是说不出的酸涩······

儿时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刚到家门口先喊一声“娘”,母亲在家,心里才踏实;母亲不在家找爸爸,找到爸爸后还是那句话:“爹,俺娘呢?”

老舍先生说:人,即使活到90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一些孩子气。一旦失去母亲,就像插在花瓶里的花,虽然色香在,却失去了根。是呀,只要有母亲在,我们就是孩童,就可以在母亲面前撒娇卖萌;只要有母亲在,我们就还是个“宝宝”。

我们小的时候,母亲牵挂我们;我们参加工作了、成家了,母亲还是认为我们是长不大的孩子,还是“絮絮叨叨”的嘱咐我们这、嘱咐我们那的。每隔三、两天,我都会给母亲打个电话,即使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简单的说上几句话。每次听见我的声音,母亲都显得特别高兴、快乐的像个孩子,这些在我们看来本是最不经意、微不足道、当儿女的应该做的一点小事,竟使她老人家感觉这么开心、这么快乐。我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常常想,无论今后生活怎样改变,都应该多关心、多照顾一下家中的老母亲,让她少一点牵挂,多一点子女的关心和照顾。

今年新春第一天就开始隔离在家。原以为不会很久,直到该上班了没能上班,该开学了也没能开学,每天看着新闻动态,心才逐渐放下。隔离的日子里,我盼望着正常工作、正常生活,盼望着能外出游玩,盼望着能与亲朋好友相见,心里最挂念的还是守在家乡的老母亲。

值得庆幸的是,春节前小年,我和媳妇、孩子回家看望了母亲一趟,母亲身体情况不是很好,精神状态倒还不错,见我们回去,张罗着做这做那的,虽然我们吃不多,但母亲每顿饭都会做满满一桌子。我们还没走,母亲就已经开始算计距离春节后我们回去还有多少天,像孩子一样的掐指算着日子,算着到时候会有谁来看望她,要准备多少年货,一遍一遍的向我们“絮叨”着。

但这次的春节太出乎母亲的意料,年货准备的不少,却没有人来拜年,仅仅隔着一条赵王河的姐姐一家人几次想去看望母亲也被村干部劝说回去。这段时间,母亲就像个空巢老人,能想象到年迈的母亲该是多么的难过呀!不能陪伴在母亲身边,我就每天打个电话,电话里,母亲总是先告诉我她现在身体很健康,叫我不要担心,然后她会告诉我,说她知道这次疫情非常严重,好好呆在家里,党和国家正在紧张防控,要理解和支持国家,国家这次可不容易了,你们一定要听话,保护好自己,也不能影响别人,不要给国家添乱;我也不出去,你们放心吧!

五一节期间,我和媳妇、孩子回家陪伴了母亲几天,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回家能吃上母亲包的水饺,院子里能听到母亲喊我的奶名,能看到村西头母亲等上大半天,盼我和媳妇、孩子归来时的场景;最温暖的是我们看望母亲时,母亲还在我们眼前。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前世千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能有幸当您的儿子,想必也是修了几千年的福分才换来今生的同一屋檐下。母亲,我爱您!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