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苔菜花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高旭志 时间:2020-05-15 字体:[ ]

可能因为前段时间心理内耗太严重,粗心的老病灶在谷雨来临前又燃起了新火,导致工作中连续出了两个同样的小差错,生活体验感低到尘埃里。加上也已经很久没有跟家人见面,虚拟影像不解相思情绪,难得喜事机缘家庭小聚,便顺势打了“飞的”回家一叙。

平日里母亲大多是独身一人在家,父亲由于工作过于忙碌所以只偶尔有时间回家吵扰她。

太多的平静如水的日子,渐渐变成一堵堵墙,在母亲眼前和耳边悄悄立起来,对于外界的消息和遥远的变化,母亲从之前漠不关心直至逐渐变得迟钝。当我们中间有人回家,她的湖面就像被投进了一颗石子一样,重新表现出一种失去秩序的生机。

吃过晚饭后,母亲准备将地上堆放的苔菜剁细了喂给鸡吃,一边架案板,一边说道,“你老在电话里问我有没有买菜吃,你看咱庄户人家里只要当季有种一点菜,就足够平日里吃的。你大娘家种的苔菜吃不完在地里占地方,让我去把菜都收拾回来,你看这都吃不完,还可以喂给牲畜。”

乡野随处可见的小菜园,春夏里都是郁郁青青的,除了飘雪的冬天,只要是四周温度一回升,便可以吃到亲手种的时蔬,一小块菜地足够填饱一家人一季的胃口。

墙边已经枯萎的绿色,在母亲用力攥紧苔菜茎束的掌中,找到了它最终的价值。绿茎末梢的小黄花,随着菜刀的一次次落下,愈发激烈地颤抖着,生出一副娇弱生动的可人模样。掐一朵来嗅探,油菜花一样的模样,油菜花一样的芬芳。

色泽还算鲜亮,于是将还未入刀口的苔菜花悉数折下,放进一个广口工艺制品容器,在我书桌上延续美丽。小小的鹅黄色的花瓣有些缱绻,不太舒展,像皱着眉头没有精神,但抬眼看去,也为书桌上枯燥严肃的色调平添了几分活泼灵动。

第二天有客人来访,随口问起,花瓶里面有没有倒些水,我不加思索干脆地回答说没有,之后又有一丝犹豫,因为再看花瓣显然比前一天更鲜艳,枝叶也变得坚挺。

可仔细想想,前一天晚上插花进瓶时,整棵植株已经在躺在墙边失了好几天的水分,所以并没有打算养她们很长时间。而且最近自来水管道重新规划路线更换水源,饮水停供,取水不方便,要是频繁给花换水也有些浪费从远处井中运回家的水,自然也不会刻意去添水。正到中午饭点,我也没有认真检查一下,任由她们调皮地趴伏在我打开的电脑上,忙着去招待亲家客人了。

啰啰嗦嗦一天过去,送走客人,晚上睡觉之前我坐在书桌前翻译一份文件,母亲走过来问我今天有没有给花换水,我忽地记起白天的发现,难怪看着精神了许多,果真这瓶里添过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母亲悄悄帮我照顾着桌上这一束绿色。

很多时候由于观念的冲突,三十岁年龄差的我和母亲,会互相不喜欢对方的表达方式或者思维模式。母亲是个粗人,但对我们关心到了细枝末节,情境之中有时还会让我生出‘做妈妈也太累了’这样反向思考的想法。

 记得我问过母亲,五十多年过去了,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或者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这个问题对于从未考虑过的人来说,突然地抽离实际是有些残忍的。

 答案当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还有时间。重要的是我想让她知道,就像多年前她第一次吃到香蕉时的感觉一样,世上还有她没有见过闻过想过的东西等着她去接触,不用遗憾,我会带她去看海赏花,并肩览天地浩大。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