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梧桐树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侯本勇 时间:2020-05-10 字体:[ ]

我的家乡在鲁西南的大平原上,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庄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龙凤村。村子历史悠久,是上古雷泽、西周成国、秦汉成阳县、唐宋雷泽县的所在地,是上古时期中华文明的发祥地,是尧舜禹最早的都城、禅让之地。在村子的西边有雷泽寺,历史上属历代官寺,在我国是几百年的佛教圣地之一,雷泽寺始建于唐宋时期,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

村子北边是美丽的赵王河。当地百姓有一句顺口溜“赵王河有水但无沙,一路清清到俺家”。也许是河床及其流域几乎全是飞沙土壤,水清的可以直接饮用,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河间飞来飞去叫不上名字的鸟儿,水里游来游去几乎伸手可及大大小小的鱼儿,河滩两岸全是粗壮高大的梧桐树和大槐树,真可谓生态湿地、天然公园。

梧桐树是老家随处可见的寻常树木,几乎每家的院前屋后都生长着高高大大的梧桐树。梧桐树很好种植,生命力也很强,无论土地是贫脊还是肥沃,无论在河滩还是墙角,它从不挑肥拣瘦,落地便能生根。

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粗壮高大的梧桐树,比我的年龄还大不少呢!它枝叶繁茂、绿冠如云。我喜欢站在院子里沿着挺拔的树干向上仰望,它的叶子是那么宽大而绵软,随风摇摆出一股股清凉。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枝叶的间隙照射下来,在院子里形成片片细碎的光斑,就像一幅有趣的水墨山水画,浓妆淡抹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春天到来的时候,这棵老梧桐树就会焕发出新的生机,大树的枝头便会开出一朵朵淡紫色的花儿,就像是一个个小喇叭。一阵风儿吹来,花儿随风摇曳,发出清脆的响声,真像是挂了一树的紫风铃。满院子梧桐花淡淡的香味,混和着泥土的清新,迎面扑来,芬芳怡人。梧桐叶子和千万朵梧桐花儿在枝头嬉戏,它们时而在春风中翩翩起舞,欢快而热烈;时而又像在向我们招手致意,温柔而宁静。

梧桐花开的时节,从院子爬上房顶,往四周一看,惊喜万分,村庄里开满了梧桐花,紫色的梧桐花覆盖着整个龙凤村,真是美丽又壮观,令人心旷神怡。

夏天的夜晚,月亮爬上梧桐树梢,微风吹过,会有摇晃一地的斑驳碎影。小时候,我喜欢在梧桐树下乘凉,总感觉树里面有童话故事里的小仙女。长大后,我才知道这种看似普通的梧桐树居然是大有来头的。古人认为梧桐是吉祥之物,《诗经》中“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之句,成为梧桐引凤凰传说的最早来历。

梧桐是忠贞的爱情树和思乡的亲情树。梧桐雌雄同株,传说梧为雄树,桐为雌树,梧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它有一种特别的蕴意,惹得多少文人为之伤怀歌吟。李清照《声声慢》有句词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也有许多远在异乡的诗人,在看到梧桐时会思念自己的家乡,比如唐朝诗人元稹便是如此,他在《桐孙诗》中写道:“去日桐花半桐叶,别来桐树老桐孙。城中过尽无穷事,白发满头归故园。”在这首诗中,元稹将“桐花”、“桐叶”、“桐树”、“桐孙”作为家乡的符号,用以寄托自己的思乡之情。

从“凤栖梧桐”的神话传说,到“以桐制琴”的生活实用,再到“寄桐于情”的精神家园,梧桐树所孕育的文化底蕴一直被文人们所喜爱和传颂,其独特的梧桐文化构成了一幅生动的传统文学画卷。又是梧桐花开的季节,那些远离家乡的游子们,在这春末夏初的夜晚,是否也在思念家乡、思念家乡的梧桐树呢!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