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李亚杰 时间:2020-04-09 字体:[ ]

左拉曾说:“生活的全部意义在于无穷的探索尚未知道的东西,在于不断增加更多的知识。”

他说的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好奇心”。继而我也想到了两位作家,汪曾祺和贾平凹。

一次读到汪曾祺的《葵·薤》,开篇便是一首简单的汉乐府《十五从军征》:“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里中有阿谁?”——-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出门东向望,泪落沾我衣。”

这么熟悉又脍炙人口的作品,我想他是要针对此首诗有什么别致的见解?谁知汪曾祺老先生感兴趣的是这句话——“采葵持作羹”。

然后,老先生开始琢磨,葵如何可以为羹呢?如果此葵是向日葵,那叶子是万万不得吃的;如果葵是我们现在常吃的秋葵,貌似也不常用来做羹。老先生越琢磨越想不通,开始查阅资料、现场走访,一次老先生在济南的山东博物馆的庭院里看到一种戎葵,样子有点像秋葵,开着耀眼的朱红的大花,老先生仍觉得这种葵不能说服他可以做羹的理由。

好奇心和求知欲超强的汪老先生还是继续查阅,有一天他读到吴其癋的《植物名实图考长编》和《植物名实图考》,才发现书中把葵列为蔬类的第一品。

汪老先生用很激动的语气,几乎是大声疾呼,说葵就是冬苋菜!冬苋菜就是葵!且,这种菜作羹正合适。从此,汪老先生才算把《十五从军征》真正读懂了。

另外一个我想到的是贾平凹写的散文《桌面》,开头贾平凹先生写到:在这张书桌上,我伏案了十年,读了好多文章,又写了好多文章。闲着无事了,就端坐着看起桌面。

当然,贾平凹先生看到的就是桌面上的年轮,一个椭圆形,中间是黑黑的一点,然后就一圈白,接着从那白圈的边沿,开始了黑线的缠绕,也没有特别规则。

我猜测如果我们看到,一般就看到年轮这层,再或思考更多者便知道从年轮中可以知道树木的年龄,日月交替一年,树就长出一圈。

当然,贾平凹先生对这种解释是不过瘾的。好奇心迸发的他开始关注线条,用米尺度量着一个圈和一个圈之间的距离。度量完后,贾先生忽然发现:这生命的线,当它沿着它的方向进行的时候,它是这么的不可自由!日月的阴晴圆缺,四季的寒暑旱涝,顺利时它进行得是那么豁达奔放,困难时进取又是如此艰辛。它从地下长出来,第一是挣脱本身壳的桎梏,第二是冲破地层的束缚,再就是在空间努力,空间充满着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原来是这么坚实严密,树木的生长,必须靠着自己向外扩张才能有自己的存在的立体啊!

他开始感叹生命的可怜和不屈不挠!

贾平凹先生思考生命我一点不觉得新奇,因为这是作家的本质,但我吃惊的是,贾先生竟然用米尺一点一点的去度量一个圈和一个圈的距离,我想怕是只有童年的时候才会做这么看似无趣的事情,实则其乐无穷的事情。

汪曾祺老先生感兴趣的是——采葵持作羹,葵如何可以为羹!继而去查阅资料,追踪溯源,让那份空缺填满,让自己过瘾;贾平凹先生感兴趣的是——桌面上年轮,然后用米尺一点一点的去度量一个圈和一个圈的距离,悟出万事万物必须靠着自己向外扩张才能有自己的存在的立体,这也让贾平凹先生一天天更豁达、更有力量。

好奇心,其实也是一种主动选择,是一种探索精神,这比被动吸收的东西理解的更准确,更有趣,更有意义,愿我们都能保有一份好奇心,去感受万千世界,找到照亮人生的那束光。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