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四月的雨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宋金闻 时间:2020-04-08 字体:[ ]

三月的天,湛蓝如洗;三月的花,风华灿烂;三月的风,温柔可人。万物纷纷在三月的人间争相生长,唯独那知时节的缠绵细雨还未发生。

时光如水,流走了静默的三月,流走了武汉的“硝烟”,却没能流走西昌的熊熊大火。须臾之间,春意渐深,已是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清明时节。或许,在四月的佛晓开启之际,大多数人依然希望四月还是晴空万里、春风徐徐、杨柳依依,好去享受短短的三天小假期。当然,我相信总有和我的一样祈愿的人,希望等到一场四月的雨,一场能够消散疫情的雨,让沉睡的城市找到生活的希望;一场能够浇灭山火的雨,让英雄的灵魂找到回家的小路;一场能够警醒众人的雨,让清明的扫墓找到安全的枷锁。

四月款款而来,氤氲在疫情的余烟里,我们还来不及拥抱凯旋的白衣逆行者,来不及缅怀疫情中逝去的执甲勇士,西昌发生的森林火灾便席卷了我们的朋友圈,三十个鲜活的生命为了拯救千家万户,被爆燃的山火夺取了生命。虽然灭火中失联的三十名森林消防员的遗体已经全部找到,但是他们再也见不到最美人间的四月天。

四月的雨,作为暖春里的甘露,田里的庄稼在它的滋养下才能长出结实的枝干;满树的桃花在它的敲打下才能结出饱满的果实;城里的焦躁在它的洗涤下才能出现安详的模样。此外,有了四月的雨,森林里的枯枝败叶或许就会收起燃烧的心,直到雨季来临把它完全冷却。虽然在我工作的行业里,如果四月的天没有雨,我们便可以全力推进项目复工生产,推动企业在疫情之后的新发展,但是当我看到视频里,大巴车把牺牲扑火人员遗体运抵殡仪馆的时候,心里还是默默希望四月的天多一些滴滴答答的雨,以告慰那些在火场牺牲的英雄。

终究四月的雨在清明节的晌午洒落,和着轻柔的风,渗透出丝丝的凉意。伫立在窗前的我,看着丝丝点点的雨穿破天空,又在地面匆忙的集合。脑海里浮现出上坟的人从容不迫避雨的画面;森林大火被雨水渐渐浇灭的画面;也浮现出烈火英雄喜笑颜开的画面。可惜这雨来得急,走得更快,还没看够它婀娜的舞姿,并消失在了纷扰的马路中央。

当天空再次出现暖和的太阳时,我突然明白,对于森林火灾而言,我们无法指望四月的人间会有绵绵不绝的雨滴。唯有事先预防,特别在这清明扫墓的日子里,人人具备防火意识,文明祭祖,才能减轻消防员的负担,减少森林火灾的发生。

最美人间四月天,是来自林徽因历经百态人生后仍然保持的一抹从容,是三毛置身世事之外仍不放弃写作的一份执着,亦是扑火队员不畏生死后勇往直前的一种坚守。我们又何尝不能在最美人间的四月天里,不用等待淅淅沥沥的雨,便守好清明祭祀用火的阀门,让祖国的山河得以无恙,让逝去的英雄得以安息!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