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滩趣事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王文宇 时间:2020-04-30 字体:[ ]

那是一幅画。

那是一首歌。

更像个小市井,经营了八年,终是沾染了烟火气。

晨起,应是温暖的一天,微风正好吹过露天楼道,望着楼下匆忙走过的同事、一闪而过的小松鼠、还有趁着春意争相绽放的营地花,若是留意一番猛然觉得很美,像是第一次看到,很有新鲜感。

延伸生活的乐趣——快递

无意间忆起三月过后的一天,朝阳初升。晨光洒向枝头的攀枝花(也称木棉花),鲜红色的花朵在枝头染成一片,白鹤滩也罩在里面。

到了正午时分,太阳毫不吝啬,直射大地。营地门口的攀枝花树是唯一可以遮阳的地方,不一会儿的功夫,树下停满了送快递的小车,陆陆续续树下开始人影攒动。由于地域条件的限制,这里的工程建设者早已习惯了网络购物,沉静的办公区域似乎只有在这时才变得热闹起来。

“你的快递到了,请尽快领取。”按照以往经验,楼下的人自然要走的快些,而楼上的人则乐忠于“搭便车”总喜欢依着栏杆吆喝一声:“帮忙取个快递噻。”时间久了虽说数见不鲜,可这样不经意间的谈资、打趣竟让不足300米的距离铺满了乐趣,充满了温馨。

生活中的小精灵——松鼠

常在六城营地走动,很容易遇到觅食的小松鼠,它们似乎想要接近办公楼却又时刻保持着安全距离,不免有些小心谨慎。

有时甚至表现出一种对我们很感兴趣的样子,时而在树下的灌木丛中露出个小脑袋探望,比起它高高竖起的尾巴身子显得有点微不足道,趁我不注意直径溜到办公室觅食,原来它们感兴趣并不是我,而是食物,一个十足的“吃货”败露无疑。

瞧,这个精灵的小东西,眼睛长得多么美啊!时间久了很容易捉摸出它的生活习性,我会刻意留一道办公室的门,顺便在地上撒一些瓜子、花生。不料往往好心办坏事总会有意无意间打搅到它觅食,高度警觉性让它听到任何响动都会发了疯似朝门口方向跑,只有达到足够的安全距离,它才会停下来瞧一瞧我。瞧着它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威严的神态、抖动的尾巴像是浑身使满了劲,若不是因为个头小指不定是个令人生畏的家伙。

事后想想它气急败坏的样子一时间觉得很得意,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看它满载而归的背影,尾巴竖竖起来,一溜烟儿的功夫就消失在灌木丛中。或许等到离开白鹤滩的时候我会因为看不到他们而勾起想念呢。

勾勒生活的色彩——石榴花

谷雨刚过不久,蓦然觉得春天还没过够,夏天就已经来了。营地的石榴花在白鹤滩的骄阳里显得格外醒目,想着能够与之媲美的大抵只有楼下的栀子花,至于最早开花的蔷薇也只能躲在墙角孤芳自赏了。

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白鹤滩地处金沙江河谷地带,一年有明显的干湿两季。四月已经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独特的气候环境让石榴花期提前了整整一月,在栀子花、蔷薇花的簇拥下争相怒放,栀子花芳香浓郁显得有些咄咄逼人,蔷薇花点映成片不免有些视觉疲劳唯有石榴花摇曳枝头欲迎还拒。

石榴花朵整体呈喇叭状,花瓣在微风吹拂下像舞动的裙摆,花托饱满鲜红酷似心房,惹的几只小麻雀在树冠欢快的唱起歌来,优美的曲调久久萦绕在这片古老的金沙江边不知滋润了多少季节的交替。记得第一次认识石榴花是在郭沫若笔下,难怪他说:“石榴像极了夏天的心脏”而我第一次见石榴花便是在白鹤滩了,真是庆幸赶上春天的尾巴,看着楼下的石榴花总能提起精气神儿,时至今日内心仍觉得炽热,满心欢喜。

或许这就是白鹤滩,生活中透露着乐趣平淡中孕育着生机。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