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落清明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韩慧 时间:2020-04-03 字体:[ ]

旁人大概会因为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这两句诗误以为梨花总是在清明的时候开放的。但作为一个从小就在自家梨园里长大的孩子,我深谙梨花盛开的时间的秘密。

和所有其他的植物一样,不是看时令,而常常是依据天气的变化而变化。就好像今年气温反常,前几日家里人打电话说梨花已经开了,但距离清明却还有十几日。这常让我感慨靠天吃饭的世事无常,前一秒可能还在欣喜于花朵的稠密,今年定有一个好收成,下一秒的一场暴风雨就会轻易地让这些幻想破灭。植物如此,人亦是如此。

相较于植物的花开花落,人的生命更是世事无常。为了表达我们对已故亲人的思念,每逢清明时节,无论身在何方,大家常会选择回乡扫墓祭祖,这是我们往年的一贯做法。但今年清明不一样。众所周知,2020年春节前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笼罩荆楚大地,并迅速波及全国。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经过全国人民团结一心的不断努力,现如今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人们的学习、工作、生活等也都逐渐步入正轨。

这一切的发生离不开无数英雄们的努力,所以今年的清明节,我们不仅要缅怀追思我们的亲人,还要祭奠我们此次的战疫英雄们。无论是捐献身体的新冠肺炎患者、因为疫情原因故去的医生和机关工作人员、还是此次疫情的吹哨人……,《临安春雨初霁》一诗写道:“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陆游当年的抱负得不到施展,意兴阑珊,决定离开临安,清明回到故乡。写下圆月弯刀里的名句。他清明节可以见到故人,而我们,又该如何见到所思之人呢?倘若所思之人早已不在人世,我们又应该怎么办呢?我想,我们可以忘记一个人的容颜和声音,但不能忘记对他的思念与感恩,唯有这两者才是他留在这世间的唯一凭证。

写到这儿时,打开手机微博,刷新,第一条新闻,凉山木里火灾一周年祭,那些好像就发生在昨天的事却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就好像你发现夏天来临时已是盛夏,发现秋天将至时已是深秋。发觉的事情总是比事实要晚了太多。但我很欣喜地发现,在那条新闻下面,又很多网友自发地表达自己地哀思。这个事件的发生只是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地一朵浪花,或许很快就会被互联网飞快地更迭速度而淘汰,但却永远不会被有心地人们所遗忘,记忆是有周期的,但爱、思念和感恩却没有周期。

今年清明节,我们不问路上行人为何断魂,不问牧童酒家所在之处,只关心所思之人是否一切安好,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清风伴随着细雨,倾泻过往的梦境,生的喧嚣和亡的孤寂彼此互诉衷肠,虔诚的祭奠只因思念是血缘里不朽的力量。默念,怀念,清明节,愿你平安。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