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行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宋金闻 时间:2020-04-27 字体:[ ]

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南麓,在滇藏边界的崇山峻岭中奔泻而下,左冲右撞,以它不可阻挡的气势排开一切障碍,沿着大峡谷的幽壑怒吼向前。

在长达三百多公里的怒江大峡谷中,有一个叫泸水的地方,一群年轻人正在那里挥洒着水电人特别能吃苦的精神。我作为此次行军的一份子,一方面作为协助者,配合参与部门相关检查工作。另一方面,更多的还是去那里学习现场知识,以便提高自己的工作技能。

从春城至泸水的路上,我始终集中精神,留心沿途的风景,害怕错过一分一毫的野趣。经过八个多小时的奔波,终于抵达项目部驻地,已是晚餐时间。

地方的偏远,交通的不便,条件的缺乏,让怒江成为了国家专项扶贫的对象。由公司所承建的泸水市易地搬迁项目,也是专项扶贫的一部分。随着国家大力扶持脱贫攻坚战,这些偏远贫困的地方得以焕发活力,人民得以走向幸福的港湾。

从小在偏远山区长大的我,更加懂得山里的艰苦,靠天吃饭的地理环境下,虽然靠着一家人勤劳的双手,收获的粮食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但是也无法走出贫困的枷锁。看到正在加紧施工的公路,路旁一栋栋升起的建筑,和楼顶张挂的“感恩共产党,感谢总书记”字样,心里涌现出莫名的幸福感。回过神来回忆一段自己家乡这些年的变化,心里默默明白,这便是国家对民生的关注,更是脱贫攻坚给偏远山区带来的曙光和希望。

感慨之余,我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第二天一早,吃过简单的早餐,便跟随检查指导组,辗转于项目部所属的四个项目点。让我吃惊的是,四个项目点间相隔甚远,即便坐车,最远的那个项目点也需要接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

巡查完称杆乡恩感思落项目点,越野车继续贴着路面,一公里一公里的在盘山公路碾过去,峡谷里的怒江水依然顺流而下,万湍如箭,更加无法预知下一个项目点会是什么模样!

当晚,回项目驻点的路上,我脑海里一直徘徊着四个项目点的样子。然而,让我不敢去想象这些项目点的建造过程,一栋栋建筑在人、机、料以及环境的交错中拔地而起的画面。苗杆山、双米地、恩感思落、马俄河,四点的艰苦环境,连接着一群年轻人不畏艰难困苦坚守岗位的生产线。因为有了这一群电建人在各项目点间的反复奔忙,才换来如今回迁住户的喜笑颜开。

有些疑问,只有经过自己的亲身体验,才能找到答案。此行,对于我而言,在自己的听闻与所见中,让我真正明白了所谓电建人特别能吃苦的精神意义,也让我真正明白了所谓“地下铁军”的风范。

怒江的水激流险滩、暗礁狂涛,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看闻名于耳的怒江第一湾,我便坐上了返程的车。车里的我,回想着怒江险峻的峡谷,怒江沧桑的吊桥,还有那一位双米地项目点,在阳台上看书的叔叔,我想他可能在感慨电建人的扶贫“加速度”,在憧憬习近平总书记那句“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的生活。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