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红了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杨小兰 时间:2020-04-22 字体:[ ]

“有木名樱桃,得地早滋茂。”一场清明雨过后,喝着谷雨茶,樱桃便也普遍出现在案桌了。我爱吃樱桃,也爱细赏芭蕉,更让我怀恋的,是樱桃与芭蕉中满载的童年记忆。

我们家有棵樱桃树,枝繁叶茂,有三十年的生长光景,在东坡最显眼的田垄上,周围是稀疏的橘树、梨树。在农村,最早开花的树可能就是樱桃了,粉白一片,这也预示着春天的到来。仿佛只需要几个夜晚,樱桃树上便能挂满青涩的小果,一簇一簇,很是热闹。孩童时的我们,依稀记得吃过几次土豆腊肉焖饭,再吃过清明粑,便能上树摘樱桃了。

小院大概有七户人家,只有我们家有一棵樱桃树,所以那仅有的一棵便十分稀罕了。每到樱桃开始泛黄的时候,奶奶便指使我和哥哥去田垄上守着,拿着小竹竿,上面绑着塑料袋子,驱赶企图偷吃的鸟雀。其实,偷吃的又何止是鸟雀,我们也被树上泛红的樱桃馋得不行。

“哥哥,樱桃红了,都可以吃了。”

“不行,奶奶说要守着,不能偷吃,等樱桃很红很红的时候才甜。”

“已经红了,不信你看,这颗,那颗,我们偷偷吃了,奶奶也不会发现的。”

……

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这样的对话,等到傍晚回家,奶奶问起樱桃的情况,我们都是说着“快熟了”的话,但饭桌上牙齿酸得都不敢使劲咬东西的我们会偷偷相视一笑,好像这点秘密大人全然不知道似的。

和樱桃一起闯进生活的,还有侧院青翠欲滴的芭蕉,一扇扇,仿佛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就是用这芭蕉做的。芭蕉,是不能吃的,但奶奶用芭蕉叶蒸出的包子却是十分美味。清明雨后,奶奶便筹划着插秧种豆,要赶在谷雨前做好准备工作,等几场雨后,田里的水充足了,地里的土松了,便开始了春忙了。

插秧是个大工程,那时候的农家朴实又团结,谁家插秧便去谁家帮忙。按照习俗,请乡亲来插秧要准备餐饭和休憩的茶点。早饭,一般就是醪糟煮汤圆,打两颗鸡蛋,一大海碗,好吃又管饱。对于午餐,奶奶是格外讲究的,是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当然要提前筹备,在插秧前几天,奶奶便要去赶场,将所有材料准备好。午餐,隆重莫过于“八大碗”了,四冷荤,四热菜,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品碗”的制作了。

“品碗”的制作工序很繁琐,必须提前准备,奶奶制作,爷爷烧火,我和哥哥便盯着大眼睛守在灶台旁。首先,将猪瘦肉细细剁碎,加点肥肉,可以增加粘稠度。将剁好的肉馅放入碗中,加入葱蒜等调料,再打上许多鸡蛋,搅拌均匀,对于量的掌握,奶奶心中自有决断。将馅料放进竹制的模具中上锅蒸十五分钟,便能制作出金黄的“品碗”原料了。将原料切成厚片,均匀摆在土碗中,下面放些胡萝卜、炸豆腐等,上锅蒸,起锅洒些葱花便可以上桌了,这就是“八大碗”之中的点睛之笔,为保持新鲜,奶奶习惯熬夜来制作这道大菜。

插秧当天,爷爷带领大家撸起袖子干,奶奶便在家中筹备午饭及隅中的茶点,隅中,便是上午十点左右。奶奶对于吃食,一向是大方的,考虑到乡亲帮忙插秧辛苦,奶奶会准备好热腾腾的包子,送到田地里去。蒸包子,奶奶喜欢用芭蕉叶垫在蒸笼上,这样,蒸出的包子便含着芭蕉叶的清香了,这是奶奶教给我的窍门。奶奶要芭蕉叶,我和哥哥总是自告奋勇去摘芭蕉叶,一大扇的绿色,明丽、干净,像极了童年时不谙世事的我们。

今年清明,在外工作的我没有回家去祭拜爷爷和奶奶,但是,远在两河口的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