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风雨六十天
作者:梁广齐 时间:2020-04-20 字体:[ ]

2020年1月22日,我途经武汉,回到家乡湖北随州。3月21日,返回福州。屈指算来正好六十天。六十天的“人在囧途”,六十天的故园风雨,给我留下了难忘的人生记忆。

与家人团聚在“封城”之前

行程将启,归心似箭。虽然听说武汉新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但一年一次的回家探亲,期盼与家人团聚,终于还是确定如期启程回鄂。

1月22日早晨,我急匆匆地出门。地铁上,乘客不多,有一半的乘客戴上口罩。上车的那一刻,发现乘客都齐刷刷地看着我,然后自动疏离散开,我有些诧异。低头一看,原来是手上这个印有“武汉周黑鸭”的袋子引来了异样眼光和乘客四散,我心中隐约戚然,心想武汉人接下来的境遇估计会很难。

动车上不断滚动播放防疫常识,手机上已被钟南山院士去武汉的信息刷屏,所有乘客和乘务人员都已佩戴口罩,紧张的氛围扑面而来。到武汉出站时才发现,高铁站内的部分工作人员,并未佩戴口罩,送我回随州的武汉司机师傅也未戴,问他,他不以为然地说:“之前来武汉的专家都说了不会人传人,百步亭不照样办了万家宴吗?”我给他个口罩,告诉他还是小心防范为好。心想这就是大江大湖大武汉孕育出的“不信邪”、“不服周”的武汉人。

晚上7:30,顺利到达随州。我劝司机师傅在随州呆一晚。他坚持晚上赶回武汉。23日上午,武汉封城。我为自己庆幸的同时,也不禁为司机师傅庆幸。如果晚一天,我就回不了家了,司机师傅也回不了武汉了。

见到父母,百感交集。一年未见,父母苍老了许多。我在高兴之余,又含一丝隐忧。

除夕这天,母亲照样张罗了一桌丰盛的年午饭。其他四姐妹成家后,原来的一大家子变成了我和父母三人,与以往过年的氛围相比冷清了许多。鞭炮、烟花依然燃放,街上的人却少了许多。一群小男孩正在街上喧闹嬉戏,让我想起了一句“少年不识愁滋味”。

邻居侯家大叔正担心在武汉的儿子一家人。由于封城,儿子一家回不来,老俩口只好自己过了。说起来就长吁短叹。

自武汉1月23日“封城”后,鄂州、潜江、黄冈也于当日“封城”,1月24日,宜昌、孝感、随州等地也纷纷进入“封城”状态,此时湖北省内各地的交通和物流都已中断。

母亲还在厨房忙个不停。我说今年情况特殊,客人走动也少,不必准备那么多菜。母亲说:“其他亲戚可能不来,你姐妹几个总要回来吧!”可谁都不曾想到,在接下来的整整两个月里,姐妹们都不能回来与亲人团聚。

疫情风暴中的惊险

2月1日正月初八,以往每年的这一天集市开张。可今年由于疫情百业皆休,昔日热闹的街区陷入一片沉寂。几部巡逻车时不时地在街道上巡弋广播,发布各种防疫口号。

听说医院已经人满为患,镇上已陆续出现多个确诊病例。父亲的姑表兄因长期住院为避免感染被劝回家,几天后就离世了,父亲应请去料理后事。母亲和我都劝父亲不要出门,父亲还是去了。父亲说,公安人员就在那守着不让聚集,不让动响。父亲办完事就直接回了村里老家。我知道他是怕万一感染,影响我和母亲。可没想到,父亲这个倔强的老头却要独自一人在村上老家呆上一个多月。

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村镇之间的道路早已全部封闭。期间,随州的确诊病例与人口之比跃居全省第二,仅次于武汉。街上的巡逻车广播内容也变得更加严厉“这是战争,不是儿戏。赢了,天天过春节;输了,这就是你最后一个春节。”可最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父亲成为新冠肺炎的密切接触者。

2月16日,父亲因1月5日参加的一场婚宴上,有一人被确诊且转为重症,而被视作“密切接触者”,要求居家隔离。我和姐妹们都急坏了,我们能做的只有每天不断的电话问候和交代。父亲倒是满不在乎地说,“一桌子的人都喝酒,唯有那个人不肯喝,我这一天两顿酒的,能有什么事?”因为村委会和派出所的每天询问,父亲感觉特受重视,还有些得意。

因为父亲的居家隔离,我们全家人心里的压力和焦虑程度呈几何倍增。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的神经似乎都特别敏感,几声咳嗽就开始疑神疑鬼,体温升高,就觉得自己可能中招了。身处疫区风暴中,除了对病毒的恐惧外,家庭的防疫物品、生活物资、经济压力等都是压在我们心头的大山。幸运的是在我们党和政府的领导和努力下,整个抗疫形势越来越向好的方向转变。

父亲最终解除隔离,平安无恙,我们全家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故园风雨中的感动    

我和母亲被困在镇上,生活物资就成了问题。父亲将备好的蔬菜鸡蛋等交给村委会,由村委会转交镇上的防疫指挥组,再由工作人员送到我和母亲手中。街道上奔忙的都是工作人员的身影。我不由感叹,中国社会架构中这些最基层最底层的劳动者才是英雄!

公司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全部的在鄂职工,了解我们及家人的身体状况和心理动态,并作了周密部署和周到安排。公司领导在得知我滞留湖北后,多次给予慰问、安抚和鼓励。部门领导和同事们也时时关注我的情况。当我为自己不能为部门分忧出力感到愧疚时,领导却说:“你安心居家,平安健康就是对工作的最大支持。”身在湖北的我虽满心忧虑,但被温暖着、关怀着,也被深深感动着。

在故园风雨中,我最关心的是水电十六局和电建集团的消息。当我看到水电十六局发动海外项目部购买口罩等防疫用品支援国内抗疫;当我看到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用上中国电建援建的电力物资设备;当我看到中国电建23名医务工作者驰援武汉......我觉得自己是一名电建人,真好!

在故园风雨中,我最关心的是家乡湖北,是中国的消息。中央一声号令,三军齐发,全国行动,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纵有千难万险,终于力克时艰......我觉得自己是一名中国人,真好!

历经波折终返闽

在得知武汉“封城”消息时,我不得不放弃1月31日从武汉回福州的计划,改买了从河南南阳到福州的飞机票。可谁曾想,由于“封省”,我只能困守家中。虽然,这是工作9年后第一次与父母长时间相处,在亲情上得到很大满足,但我心中空落落的,比任何时候都想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比任何时候都珍惜我所拥有的工作。

听到深圳的朋友说他们公司裁员的消息,我心里很难过。母亲见我一个多月都没法上班,便说:“你长时间不能回去,单位会不会不要你了?”我说“不会,咱们是央企!”但在听说了其他3名湖北职工已返回福州时,我心里更加焦虑和不安。

终于等到3月底,离鄂交通管制逐渐放松。但由于公共交通尚未恢复,我还是准备从河南南阳绕道回福州。在费尽周折办齐证明后,听说政府包车出去的湖北人被个别地区拒收,我心里凉透了。从家里到南阳机场2.5小时车程,我凌晨4点即起,提前7小时出发。所幸一路顺利,但送我去机场的堂哥回去的路上就遇到不少麻烦,归途用了8个小时。

经过机场重重筛查,终于顺利登机。由于我是湖北籍且从湖北来,被调整到最后一排角落位置。到福州后,查验身份证。查到我时,检疫人员向他同事招呼“这儿有一个”,顿时引来全舱乘客注目。接着,我被要求提前出舱接受检验。当从舱尾走向舱口时,所有乘客眼神中充满恐慌,我对以这种方式受到关注感到无奈和难过。

终于回到了有福之州。我向社区报备了证明材料,被告知无需隔离,可以上班,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返岗后,领导和同事的关心很快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伴随着武汉的解封,我也过了14天的观察期,此时的我可以稍微缓解一下之前怕牵连领导同事的忐忑心情。坐在办公桌前,望蓝天白云,听窗外喧嚣,感觉活着真好!工作着真好!

很庆幸,历经劫波之后,亲友安康,生活无恙!

期盼华夏大地春暖花开!

祈愿全球疫情早日消散!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