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亲一起的日子(组诗)
来源:山东电建 作者:王磊权 时间:2020-04-20 字体:[ ]

和父亲走路

 

父亲在前面走的时候

我还很小

总喜欢追赶他的影子

听他讲一些稀奇古怪的

生活,满足小小的好奇心

父亲的影子很长

脚步很响

 

如今我走在前面

给父亲拿着板凳

鼓励他走完剩下的路

听,我说着外面的发展

他一点也不好奇,却喜欢听

父亲的影子歪歪斜斜

一脚深,一脚浅

 


孤独的呼吸

 

夜晚

脚步解析着

走廊是何等的空旷

呼吸抹匀透过窗

的星光,微弱

整片的泼洒在

父亲的脸上

映入我的的眼眶

此刻

彼此没有交流

只有我眼神里的虔诚

祈求

这是我们一起对夜的诉说

我不知道,父亲不知道

知道的只有这夜

 


害怕白天

 

夜晚我听到的

是父亲的呼吸

白天我看到的

是父亲的脸

 

夜晚用它的晚礼服

遮去了父亲的脆弱

白天用它的光剑

将我和父亲都打败

 


日子

 

我给白天守灵

我给黑夜站岗

把星星揉碎

在衣裳

 

数着一尺见方的窗

看着它一遍一遍的眨眼

而囚禁我的是

南天门的门柱

 


希望是一个点

 

月亮带着太阳

的遗憾在夜晚的

天空画了一个愿景

 

父亲把他所有的希望

由一个圈,最后缩成了

一个点

 


记忆


那些花了五十年

才拥有的记忆,父亲

一天就忘记了

我用上万次的重复

试图唤起

抬起手臂,迈出腿

的记忆

 

 

背影

 

背影很长

总是穿不过院里的强

直到父亲倒下

才在门口看见了它

 

背影很单薄

总是那么的善于描摹

每每父亲的叹息

都一个连一个的画在院子

 

背影很执着

一辈子,都追随着

无论,日光,月色,星星

最后卷走了父亲的魂儿

 

背影很常情

不是偶尔的煽动

父亲的背影,在路旁

拖得很长很长,在梦里

 

 

父亲的神

 

以前,父亲的神

是那脸络腮胡

是那田埂上一排排的

脚印

 

后来,父亲的神

是一尊尊泥塑的像

是虔诚的跪拜咚咚的

声响

 

病倒那天,父亲的神

我看到了,很惨淡

是命运和他那淡淡的

笑容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