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有趣的人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韩慧 时间:2020-04-02 字体:[ ]

几度清明,又复清明,剪不断的雨线,止不住的思念。几度提笔,欲舒念想,思索万千,竟无从下笔,终究是敌不过时间,忘却了大数,唯有几个影像如电影般在脑海里来回播放。

在两岁之前,我一直是在姥姥家长大,两岁之后,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屋顶玩耍,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此时已经开始兴奋,很快就会传来这样的对话,“吕二姐,忙啥呐,今天去赶会,他薛口四爷爷让我带句口信,说他想慧慧了,让她去看看他。”“想她了呀,行,我下午就送她过去住几天……”后面寒暄什么,我记不大清楚了,只是一味的兴奋,开心。

如果说姥姥给了我整个童年的温暖,外爷爷带个我的就是一大卡车的快乐。在我的记忆里,外爷爷就是盛夏镇好的大西瓜,小香梨;草丛里肥肥的蚂蚱,唱曲儿的蛐蛐;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跳跳球;早晨冒着热气儿的煎包、油条、糖糕;狗尾巴草编成的胖嘟嘟可爱的小兔子;惊落于巢,嗷嗷待哺的幼鸟。我们一老一少最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逢城里大会,我们起个大早,骑上大半天的三轮车去赶集,逛上一大圈,在夜幕降临之前心满意足笑嘻嘻的赶回来,接过姥姥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抹上一把,便冲向饭桌急吼吼的去往嘴里塞馒头。饭毕,洗过澡,躺在院子里的小床上,姥姥给我摇着蒲扇,听着外爷爷讲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内容的故事,偶有一颗流星划过,足够我惊奇好久好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外爷爷多了一个习惯,喜欢坐在门口的石凳上发呆,看着路上的人来人往。我就抱着大西瓜坐在旁边,一边啃,一边想着今天卖西瓜的车还会不会来,那个卖糖葫芦的老爷爷怎么好久都不来了,他是不卖了吗?啃完了西瓜,缠着他,让他接着讲上次没有讲完的故事。

现在回想,我好像回味起西瓜的甘甜,蛐蛐儿的小曲,甚至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吆喝声“卖糖葫芦咧……”可是,我好像记不清你的样子了。脑海中只有一个身影,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裤,半拖得穿着一双军绿色布鞋,戴着一个大大的草帽,浑身发着光,我想看清楚你的脸,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在对我笑,一边笑,一边说着什么,可我什么也听不清楚。

原来的老房子拆了,新建了房子,房子很大也很空,看不出原来的半点模样。同一个地方,再也不会同时出现那两个身影,我也不在门口看人来人往了,也不怎么爱吃西瓜了,也不抓鸟摸鱼逮蛐蛐了,也在没有听到那声“慧慧儿慧慧儿”的音调,也没有常常的想起你。究竟是时间的力量太过于强大,抹去了我大多的记忆,还是人心本就太过于凉薄,从未去记挂那些温暖,我不知道答案。清明又到了,我不能为你去添一抔新土,只盼你在另一个地方依旧可爱有趣,从心里跟你说一句:“好久不见,我想念你了。”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