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旧事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李永新 时间:2020-04-16 字体:[ ]

昨天下午坐家里包饺子,韭菜馅的,拌馅那刻突然忆起城南旧事。

城南是个镇,全称是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城南镇。项目部不大,待的时间不长,一年两个月,回忆丰富,印象深又忘不掉的是城南镇,那里是工作点、亦是生活的落脚点,还是八小时常去消费购物的便利点。

接到去项目报道的通知,稍加收拾行囊,愚人节那天,我一个人踏上了南方的列车,白天是没有直达车次的,车到了合肥再转乘去六安的火车,期间不用出站台,等候的时间也不长,再次乘车只需一站就是终点六安。按先生交代下车后乘出租车,三四十分钟很顺利见他在路口接迎,见到亲人也找到“组织,”项目人不多,除了几名新生力军,几乎都认识,一时激动热情打招呼,稍作寒暄便去临时落脚点,租的村民一处厢房。

看着先生置办齐活做饭的家伙什和干净整洁的床铺,一路上身体劳顿顿消。初到异地,分外新鲜好奇,虽是一间厢房,趴在窗户看看外面视野开阔,一眼望到田间,绿油油,黄灿灿,美极了。室内墙面通白,地面瓷砖铺设,一切家当简单全乎,让暂居身外工作的游子心安,特别两个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

鉴于两个人上班下班方便,领导临时把我安排在先生部门,协同另一位同事整理资料和日常进料统计,与我本质工作大同小异,所以没压力,没难度,即使从头学,我还是认真的把工作日常用步骤的形式记录在本,忙时看看同事操作学习,闲时自己看笔记本熟练,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得快也充实。

房东是五口之家,男女主人也就五十岁左右,我去时不久房东儿子、儿媳生下孩子,住她家时,儿媳妇还在月子里。南方有讲究,房子出租不能租给结婚的外地女人,我是暂住,白天工作,下班回来吃饭睡觉,况且环境干净宽敞,小日子过得自然舒心。恰逢这里集体拆迁改造,包括我们工作点都在拆迁范围,村民要集中搬迁统一安置的楼房里,有弊有利,自然不能按季耕种自己的薄田和农园。这里多是几户或独户居住,住户不集中,就拿我租户来说她家地盘挺大,房后有一片桃园,显眼的几个祖坟,都是高高耸立,参天的直挺的竹子参天直立,特别在清晨,都是在鸟鸣中欢快中起床,太美好的天籁。

常见男主人卷裤赤脚上田归来,肩上扛着锄头,手里攒着一把香葱,偶然和我遇到,分一把香葱给我,到这里我才知道葱和香葱的区别。由于来时路上不便,没能准备特产赠予,接着他递给的香葱并连声道谢,一把香葱是分享更是心意。到了四月,天已经很长了,我们都是赶上班时间起床,房主大姐尤其勤劳能干,每每出门院子里总用五根大竹竿架起的绳子,晾晒着一家人衣服和孙女尿片,早上看到不同颜色的衣服也是一道风景。

大约12号的时候,先生接到老家妹妹电话,说清明三个姑回家上坟看公公瘦了不少,大姑姐便接到去市里医院各项检查,初步断定胃部不适,最终病症没确诊,但要求他回家看看比较好。

鉴于我刚来项目上,接着请假不好,先生决定自己先回去看看,我说还是跟你一起回吧,即使医院陪护我能给你买饭,有什么商量也方便,最终拗不过我同意一起回。其实,初来乍到,我也害怕一个人住在这种环境,方言需要慢慢听,如厕都要到院外,如果跟同事同住生活区倒也无所谓。

到家是凌晨3、4点,公公和大姑姐步行到离她家不远的火车站接我们,白天我俩陪着公公去医院做检查,上午还怀疑是胃溃疡,下午确诊是胃癌中晚期,听到这一结果如同雷击倒,他才刚60啊,多么能干,这几年地里忙完伺候久病在床的婆婆,生活中既当爹又当妈,先后嫁了闺女娶了儿媳妇,都是他一人操办,好在能享福了,这一噩耗从天而降。

一直瞒着他病症,背后和医生及家人讨论手术问题,做手术总比不做有希望,作为患者家属,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都很期盼。还记得那个下午,从2点进手术室一直到5点多出来,一家人悬着的心落地了。手术前医生交代,半小时出来医生就是不能做了,中途不出来就是有可做希望,我们不怕时间久等,还记得医生把公公四分之三的胃交给我,还带着温热,说要拿去化验,家属看看实物。看着纱布缠满上半身的公公,还在麻药劲中未醒,慢慢的从手术室直梯转到病房,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都是点滴消炎输液,慢慢的开始蛋白加流食,每天都往好的方向发展,身为子女都很庆幸。

大约过了半月拆线出院,我从紧张陪护中放松休息几天,从他城到我家看看父母和儿子,先生比我晚几天回来,我们商量这次开车回项目,走时再转弯看看公公。自然备需些特产带给房东礼物也是心意。

至此,在房东家住了不到一月的时间,我们安顿好后邀请同事来吃饭,顺便叫上房东大哥一起热闹。我没见过他儿子和儿媳,倒是经常听到婴儿大声啼哭,一个偶然的下午下班,大姐邀我去她家正屋参观,咦,家里高档沙发,电视,空调各种电器一应俱全,好个温馨的家。正屋的桌子上摆着花瓶,钟表和镜子,寓意“终生平静。”这是我看到另一家也有同摆设好奇问才知道。我去她家灶房打水看到闲置的屋子里摆着一口香樟木打造的大棺材,当时还吓一跳,这是南方保持去世用棺材的习俗,寓意“升官发财”,过后也就见怪不怪了。

南方的雨多,记得我刚到项目几天一直艳阳丽日。同事打趣说:“这里三天一下雨,一下就一周,天天空气湿润,你来了这里都不下雨了,尽享天然氧吧。”听后感到新奇和怀疑,那么多的雨会不会把人也霉了。其实南方的雨是温温柔柔的,即使下的久也不大,有时仰起头才感到星星点点,天总是阴拉拉不开晴。最美的四月天,走在晴空下晒的懒洋洋,身旁多是一小片一小片的油菜花,花香淡淡,蜜蜂每天嗡嗡飞来飞去彩花忙,好一派春和景明。

就这样,没有不舍,更多希冀,带上家当和房东告别。

幸运的是回项目几天接到去和“大部队”办公通知,还是自己的部门,只不便在住处和吃喝,部门所需两地距离十多公里,让谁来回跑都不方便,虽然有车也是不小的耗损。

我们的住处离办公点不远,一座符合南方居住设计的二层宿舍楼,有更多的熟悉同事,还有从镇上买来二手电动车骑着上班,真好!

日子都是三点一线朝夕相处,每天重复做一件事倒是安逸和丰富。八小时内安心工作,下班后忙碌饭菜,重复的日子不厌倦,饭后遛弯,不用出业主大门,新区办公点很大,转两圈步数就过万,即赏美景有益身心,多么享受。

期间公公做了两次化疗,都是大姑姐陪着,我们和小姑子两家出钱,第一次做完出现很大好转,公公说有劲了,吃饭也逐渐增多,第二次化疗并不乐观,加上身上导脏物孔一直没长好还化脓,好像八月份我们又回去一次,公公身子更弱,吃的少,力气弱,但求生力强,一直喊着让孩子们带他治,不曾想,不是儿女不孝,而是医院已不收治,也下达病危通知书,一切都在准备和期待好转。

时间在公与私之间匆匆而过,不觉从暮春到了初秋。按项目所需人员留守越来越少,加上照顾公公便利,先生申请调回省内项目,这样,再回项目又是我一个人。

从检查出结果到离世,仅半年时间公公就离世了,期间的痛楚只有他自己体会,家人不忍直视又束手无策。

亲人的离去,对身在异地的我是打击也没干劲,每天八小时是最丰富且不难熬的,特别班后的时间,无人说话,不能诉苦,家人的电话都是安慰和打气。

渐渐的到年底,部门主管要调走,突然接到通知,这样我必须要留下来,还要留到最后。原本计划年后不回,毕竟一个人来回跑着不方便,吃饭有兄弟单位食堂,我对吃喝不挑剔,饭菜嘛都是果腹,好吃则多吃,不好吃就少吃,总有遇到合胃口的吧。

后来的日子里,项目仅剩的8、9人,多时也就十几人左右,围坐正好满满一桌一起吃饭。同事们担心我一人吃大食堂吃不好,拉着我入伙一起吃饭,一来下班我可以给大家做饭,在一起说笑气氛也不同,自然想家也不那么浓,有大家在一起的氛围也热闹,这些我都懂,但觉得不好意思也就推拒了。

又过了几天,同事再次邀请一起入伙吃饭,这次一口答应下来。在一起吃饭是开心的,从开始的食材备需,洗菜、顺菜、炒菜到饭后洗碗筷,都是各人自觉劳动,这种集体工作,集体吃饭的场景还是第一次遇到,暖和团结在默契中升华,在兄弟单位中表现出团队的向心力,慢慢的感觉这种模式有家的味道,虽然都是来自不同的地域城市,口味一致,娱乐一起,说说笑笑自然打发好班后好时光。

2014年的春天,差不多三、四月的时节,那段日子尤其难忘,和同事去城南买菜,几乎三天一小买,一周一大买,时间久了摸出当地百姓的买卖时间,早上五六点和下午四五点是当地老百姓在街头和超市门口卖菜高峰期,他们菜的数量都不多,常见几把韭菜,几把小葱,或几把鲜菜,都是1元、2元、3元不等价位,看着整齐也新鲜,有时一次买完一个人的量,还能让老乡早回家。

买的韭菜,几乎不用择,只管清洗就可以吃,绿油油的鲜嫩,拌着吃,炒鸡蛋吃,赶上周末就包饺子,怎么吃韭菜都是独特芳香,味蕾也会大开。

每到一地总会抽出几天时间逛逛景点,呶,黄山和宏村都是国家5A级景点,比从家去近在咫尺,赶上休假,找个旅游团报名就去了,收获美景自不必说,可见条件便利也沾项目所在优势。

回忆走过的项目不少,有的是留恋那个地方,有的是留恋那些人,也有人和地都留恋,说的就是城南。不管环境还是团队都给我留下深深的暖意和不一样的和谐共处,经年里回忆更有味,还想再次去看看。

路遥说:“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存在和实现。”

工作的特殊,收获的阅历都是人生财富,我只想说一声;谢谢您,当年城南的同事们,都好吗?

走过一段路所留美好无限,千把文字表达相差太远,许我在旧日里慢慢回忆,越久越香。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