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时英雄”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盖群 时间:2020-04-13 字体:[ ]

年过半百的他也年轻过,也曾怀揣着仗剑走天涯的梦想,回首过往,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此心依旧。

不羁放纵爱自由

一张黑白照片,不知道啥型号的大摩托车上,烫着一头大波浪的精神小伙眼戴墨镜,威风凛凛地骑在上面,嘴角流露出一丝痞气,衣着也是那时最流行的的确良衬衣大喇叭裤。不仅爱着邓丽君的情歌,还对京剧情有独钟,这位身板直溜的小伙少时也曾接触过国粹,翻跟头下叉也都是小菜一碟,什么哑铃、单双杠更是不在话下。简直可以媲美80年代的小虎队,偶像级别不过分,好吧,我承认,这个时候的他我还不认识。从旧照片和妈妈的回忆中我了解到,他是个兴趣广泛,爱臭美的年轻人。一有时间就拉着妈妈出去旅游,济南、泰安、石家庄;骑马、爬山、看日出,好不浪漫。

你能想象这样的他有了孩子之后是个什么样子吗?从爱玩爱自由的他变身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儿奴”。每天骑车带着一个丑丫头逛夜市,每次去丈母娘家都会在门口就被嫌弃,“哎呦,假小子又来了……”转身还是被欢喜地抱在怀里。这样的“丑丫头”却是他的掌中宝,初为人父的他虽没经验,但却会把所有的爱倾注,生怕这个“丑丫头”受一点儿委屈。

浴火重生再归来

1997年2月20日,一个熟悉又让人铭记的日子,熟悉的是一位伟人邓小平逝世消息公布的日子,铭记的是他烧伤的日子。原本那天不该他值班的,被叫去帮忙的他就守在旁边,化工企业原本就是高危职业,由于操作人员的失误,整个工作罐瞬间爆炸,现场几乎无一幸免。

正月十五,团圆的日子,年仅8岁的我,满眼都是大人们的慌乱和哭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被拉到医院的我看到的却是一个个全身缠满绷带的伤员,根本认不出哪个是他。我吓得躲在妈妈的身后,探着头尽力寻找着,被这样的场面吓得我哭出了声,他赶紧安慰道:“没事没事,别害怕!”这时,我才发现这病房内伤得最重的那个就是他——我的父亲。

每每回想总会鼻头一酸,上半身大面积烧伤,每天都经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护士每次换药都会小心翼翼地嘱咐,忍一下,他总会安慰道:没事,你换吧!然后一声不吭地坚持着,让年轻的小护士为之动容。旁边床上受伤的同事,总是暴躁得大喊大叫,或是抱怨,亦或是不忿,父亲却总是安慰着妈妈说没事,大火焚身的痛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体会不到,我当然也希望这一场噩梦都不曾发生。

许多年过去,父亲提起时脸上浮现的总是微笑,大难过后他总是庆幸,觉得上天还是眷顾他的。我问他为什么可以抗住那样的疼痛,他总是笑笑说:想想人家江姐、刘胡兰,受尽酷刑还是坚持信念,就能抗过去了。我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满眼敬佩地看着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感动又心疼。

战疫当前亦坚决

人的信念无比重要。从小就受红色教育影响的父亲,爱国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这个春节被新冠病毒疫情铺天盖地的消息所掩埋,鼠年,十二生肖的起始年,又一个轮回来临。人们陷入恐慌,不敢出门,不再扎堆,过了一个实实在在的“鼠年”,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社区隔离,工厂停工,此时爸爸全副武装,口罩手套一样不落地正准备出门上班,我和妈妈担心的问道:“不是不让出门了吗?”爸爸义正言辞地说:“我们还要生产消毒液,是很重要的战役物资,你们在家别出门,走了!”在空无一人的上班路上,不知道他的心情是否忐忑,我和妈妈每天都在盼望着他的平安归来。每天忙碌在一线是他的骄傲,用他的话讲,终于可以为国家多做点贡献了,这样更有价值。一直在家族群里转发生活小妙招的爸爸,又开始了一系列防疫知识,和家人们分享疫情的发展情况,极其细致。

“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我喜欢这句话,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总是会有属于自己民族的英雄冲锋在前,逆行的不只是消防员,还有如今我们的白衣天使。而属于我们这个小家的英雄依然奋斗在一线,他是我的偶像,是我的榜样,是陪伴我成长的良师,是家庭生活中的益友,这么多的身份中我最喜欢的还是——爸爸。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