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三篇
来源:河北装备公司 作者:万海新 时间:2020-04-11 字体:[ ]

一、母爱情深

        城市化进程使一辈子在土地上劳作的母亲下岗了,生活条件也变得越来越好了,不听大家劝阻的母亲在离村子2公里的偏僻废弃的地方,开垦处一片荒地。母亲说:“离不开她,就算是锻炼身体了。”
劳累的生活,生活的劳碌,母亲早已满头白发,为了这个家庭她过早的衰老了。
  我喜欢在母亲的开荒地坐着,端详着在劳作的母亲,听着母亲唠叨着,过去的苦难和艰辛的哪些话我不知听了多少遍,每次母亲说时,我有意无意的附和着,母亲的记性越来越不好了,唠叨时我都静静的听着。
     母亲也唠叨我两岁时得的那场急症,那次母亲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弟兄姊妹多,为了不使一家饿着,那时,还是集体生产队,母亲拼命干和男人一样多的活儿,就是要拿和男人一样多的工分,大队集体收获后分东西时,能多分些。
    我的那场急症是发生在夏天。
     劳作的母亲上工时带着我,我在耕地旁的瓜庵下玩耍着。
突然的哭声惊动了母亲,她跑了过来。我牙齿紧咬,面色青紫,手脚冰凉。母亲抱起我飞快的向大队卫生室跑去,累坏了的母亲大口喘着气,瘫坐在卫生室外的土地上。医生事后说,再晚一会可能就没命了。
母亲唠叨说:“你好了,差点把我吓死”。 
“妈妈,那是你儿子命大”,我附和道。
一场强劲的东北风,气温骤然下降,母亲又病了。母亲被病痛折磨一个多月了,消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皮肤似冬季千年古椿树皮,一摺一摺的。
       凌晨两点多钟,母亲痛苦的呻吟声,使昏睡中的我抬起头来,两眼直直的盯着母亲,母亲闭着眼睛,睡着了。面孔似乎被蚊子叮了一口抽搐了一下,干涩的眼睛最近已经没有泪水流出。
         她给了我两次生命。
      我知道:母亲所剩时日不多,眼泪从我悲伤的眼中喷出。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看着自己深爱的人竟无能为力,任眼泪肆意的流淌出来,掉在地上,那是我的心在滴血。
     我转过身去,走到病房走廊,推开窗户,深吸一口烟,烟雾飘散。怔怔的望烟雾,难道老天真的要带走我的母亲吗?
     天明了,眼睛红肿的我还呆站在走廊窗前,一盒烟抽完了,烟盒抛在地上,再没烟雾了,我感应到母亲真的要走了。
     八点多,家人都到齐了。母亲的脸皱舒展了许多,似乎对着每个人笑了笑,我清楚的看到妈妈眼中含有泪花,家人都说母亲没有流泪,
      母亲闭上了眼睛,上天把她带走了,她去了她心目中的天堂。
      母亲的离去使全家蒙受了痛苦,整个家庭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大家忙碌操办着丧事。丧事是在家中老大的主持下进行的,我机械性的搭着帐篷,用力的绷紧绳子,系在柱子上,手已经磨出了血,绳子上留下了点点血迹。母亲走了以后,我很少说话,按照老大的安排,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母亲第三天要安葬完毕,入土为安。上午火葬、下午下葬。
     第三天上午,在火葬场送别大厅举办了简短的告别仪式。
     在母亲被推进火葬炉时,家人的哭声撕裂了我的心肺,我痛苦地闭上眼睛,脑子一片空白。
    母亲形神俱没。我仿佛又看到了妈妈临走时眼中噙着的泪花,那种不舍和惦记,妈妈真的抛下了我,
    “妈妈呀!”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从我的胸腔中爆喊出来,所有人都沉寂的看着我,我扭曲着身子跪在了地下。肃穆悲伤的气氛随着那缕缕白烟扩展开来,“妈妈、您听到了吗,您真的就这样抛下我了吗?”,大厅中又传来我的哭喊声,随着这声音,亲人们暂停的哭声又响了起来。
从火葬场离开回家的路上 ,坐在车内,我怀抱着母亲的骨灰盒。
车到家了,我怅然若失。我告诉自己:妈妈没有走远,在一旁看着我呢!
     我自言自语:“妈妈您不会离开我的,我也不允许您离开我。”
母亲生下了我,把我带到人世间,我属于我的母亲,您给予了我的生命,用甘甜的乳汁喂我长大,给予了我全部的世界。
--------- 我永远爱你,我的母亲!
---------伟大的母爱啊!在我们心中永远的颂扬。是我们心中的明灯,照亮了黑暗,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一路上用她的爱温暖着我们。母亲的陪伴,终身难忘。

二、爱意融融

 大学开学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林琳忙着为女儿准备行李,塞满了两个行李箱,又拉出第三只箱子,女儿在旁边叫着:“妈妈,哪需要那么多东西?爸爸,你看妈妈是不想让我回来了啊?”
“是呀,可以用到大学毕业了”。我在旁更夸张附和女儿。
我宠爱女儿,百依百顺,有时让妻子都嫉妒,林琳泛起白眼瞪了我一眼。
女儿大学在南方。早晨出发,俩人开车把女儿送到学校安顿好,第二天便返了回来,经过武汉时便住了下来。
正中午,天有些闷热,中午吃饭时,我要了瓶酒。几杯酒下肚,不善言语的我滔滔不绝起来。
太阳落山时,两人转悠到黄鹤楼。
“爱妃,给朕摆驾,朕要登山”,我晃晃悠悠。
林琳想起了北方人的特点,好喝两口,酒后感觉特好,都成了皇帝,抿嘴笑了起来。
夕阳西下,站在楼顶,极目远眺。
“爱妃,给朕磨墨,朕要赋诗”,至情至感的我完全沉醉其中。
一袭碧波银河现
两岸风情醉不休
三生有幸琳相伴
四时美景尽解忧
“美哉!壮哉!
给朕再来一壶酒”!
“给”,林琳递上一瓶矿泉水。
楼角悬挂的风铃随风摇荡,我斜倚在栏杆上,拥着林琳,深情的唱起那首熟悉的歌,妻子忘情的凝视着我。
“我心深似海 你宛如明月
这般美如画 却遥不可及
为何要可及 彼此共天地
海上升明月 已尽收眼底
这美丽的世界 已经拥有你
我已经拥有 这美丽世界
-------------”
三、追逐日出的执着

遇见那波人一直是我心中的念想。
 近三年,钓鱼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三年前深秋周日的一个早晨,驱车一个小时到达家乡醴河上游的钓位,旁边是一个废弃的排灌站。头灯照着,打好六只矶钓鱼竿,鱼情不错,很快时收获了一斤半左右的鲤鱼两尾,看了一下时间:清晨5点50分。
黎明前的黑暗来临,能见度很差,周遭寂静无声,还听不到早起鸟儿的鸣叫声。
醴河自西向东流淌,河面宽阔,水质清澈甘甜,是市民的天然饮用水源地,在市区与沙河交汇,穿过市区东流而去。
我安静的注视着鱼竿,心中的念想又浮现出来:那波人该来了!
我向下游的河面望去,远方的河面上的天空已经泛出一抹鱼肚白。
碧波荡漾的河面上,出现了许多黑乎乎、圆嘟嘟的东西,晃动着、隐没又出现,由远及近,是他们,冬泳的那波人游过来了。
八年前在此地初遇他们时,当时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他们游到旧排灌站折返向东迎着朝霞回游,正是日出时分。今天天气不错,朝霞红着脸从水面下探出了头,顷刻间,跳出水面,波光淋漓,朝霞铺满了天,河面金光闪闪,呈现出另一番景象。
粗壮有力的臂膀拨开水面,身体上的水花在晨光下熠熠生辉,那波健儿们奋力向太阳游去。
我忘记了垂钓,痴痴望着他们渐渐的远去。心儿伴随着他们也向太阳游去。
后来,我知道了他们年复一年如此,追逐日出,太阳属于他们,在清晨在河中一次一次的执着的拥抱太阳。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长安何处在,只在马蹄下,人们拥有了这份执着,何事不成!愿您也拥有这份执着,拥有这份感动。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