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见字如面”的家书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李春雷 时间:2020-03-29 字体:[ ]

在一片繁忙的越南沿海燃煤电厂项目的建设工地,迎来了在异国他乡的第7个月零5天,本来按照计划,是要在3月份回国探亲的,可是,一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彻底阻碍了回家的路,疫情当前,所有的个人情感都暂且放到一边吧,既然无法直接参与抗击疫情,那么,不添乱,也算是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一个人思乡的夜里,无意间,在电脑上翻到了刚刚参加工作时邮寄的书信的照片,厚厚的一摞家书,感情沉甸甸,想来,已经过去十五年。当时刚刚加入电建大军,进入中电建核电公司的江苏沙洲项目部,由于生活的拮据和个人的爱好,除了偶尔去“话吧”使用公用电话,主要的通讯方式还是书信,那也是我迄今为止最后的执笔书信时代了。如今再度看到书信的影子,不由得想起了儿时关于家书的故事。

90年代初,为了缓解家庭的负担,父亲加入了打工的大潮,与多年后成为亲家的同学一块去了山西的煤矿。现在想来,当时的安全条件那么差,确实挺后怕的。母亲的牵挂和担心自是不用多说,每当听到关于煤矿不好的事情,担心的彻夜难眠。

那时候的通讯条件非常差,唯一的联系方式便是书信。于是,村里代收书信的小商店成了家里最关心的公共场所,每当收到父亲家书时候,就是母亲最高兴的时刻。母亲不识字,等我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让我读给她听。我的性格随了父亲,都是特别内向的人,当时我是拒绝读信的,母亲也是非常生气。现在想来,我为当年的执拗深深感到自责。当然,在母亲的劝说下,我最终是妥协的,还是要读给母亲听。我的印象里,每次读信,母亲都在洗衣服,从来没有一刻停下过家务,泡衣服的大盘里放满了我和弟弟玩耍时弄的特别脏的衣服,特别难洗,母亲就靠着肥皂和搓衣板,始终让我和弟弟穿的干干净净。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已经流下来,当年,母亲一个人在家带着我和弟弟,农田和家务非常繁忙,真的特别艰辛。

父亲给家里的书信,始终都是一个模板,开篇是母亲的名字加“见字如面”四个字,当时读出来,我是特别害羞的。每当读到这里,母亲的眼泪便流了下来,泪水滴到洗衣盆里溅起波纹,这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印象太深刻了,我从母亲的眼泪里看到了牵挂、看到了委屈。一封家书,传递了太多太多的情感。后来,父亲回来了,我和弟弟几乎把他当成了陌生人,自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离开过家,在村里的农场承包了几亩地,靠着种田、卖菜支撑家里的经济来源。

如今,家里就我一个人在外流动工作,这份牵挂也自然就落到了我的身上,用弟弟的话说,我的每次回家,全家人都像过年。

这次离开家已经有200多天,还好,离家的感觉,电建人已然成为习惯。好在,还能够通过视频与家人进行联线。父母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于是每隔几天,在约定的时间,通过弟弟的手机与他们视频见面,父母不停的嘱托略显絮叨,可是心里真的很暖。

虽然如今的通讯已经足够发达,书信的时代也基本上被现代通讯替代,但是那份“见字如面”的情感犹在,“见字如面”的故事在延续。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