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黄文建 时间:2020-03-25 字体:[ ]

一直有一个梦想,能跟随公司国内事业发展的脚步,看遍祖国的大好河山。

——题记

每年立秋一过,青岛的空气立马就变得不那么潮湿了,整个人便感觉舒爽与轻快起来。真的叹服大自然的神奇,四季节气与时令的更迭,对气候和环境的影响,比人类的生物钟都准时灵验。我客居青岛十年,虽然一直未能完全融入这座城市,但是她的种种好处还是能说出一二三四来。唯一让人感觉难受的,便是每年七八月之间、立秋节气之前青岛的天气。

那段不长不短的日子,气温算不上太高,却是那种让人无法躲避的湿热,把人憋的喘不过气来。稍微一动,身上的毛孔便水渍渍的,浑身油腻腻、黏糊糊的感觉。——文雅一点来说,就是青岛那段时间的天气“不通透”,也就导致生活在这里的人感觉“不通透”。尤其是对我这类体重超标的人来说,日子更是难过。每天都是睡不醒、困恹恹的样子,并且因为出汗多,白天便补充很多水,而又因为喝了很多的水,出汗就更加的多。由此陷入了恶性循环,人也变得焦躁起来,坐卧不安,生活上吃喝不香,工作时效率低下。

幸运的是,每年的7、8、9月份,是国内市场开发工作投标环节最为忙碌的三个月,因此我也便有相对更多的机会到外地出差,到国内其他城市去感受别人家的生活。至于他们是不是“通透”我不了解,我庆幸的是可以逃避一年中最不受人待见的青岛,暂时让自己“通透”一下。

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能跟随公司国内事业发展的脚步,看遍祖国的大好河山。这几年因为工作岗位出差多的原因,我到过国内一些地方。但是距离自己实现梦想,还是遥不可及。权威统计,截至目前,中国共有城市672个,恐怕我竭尽此生,也无法实现全部到达的目标。不过我并不为此而感怀,每一场遇见,都有意义,都值得珍惜。这句话不仅仅指人,也可以是一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的风景。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是一句很有禅意的话,我也很相信。

工作出差时,遇见一座城市,是额外收获。但是时间紧凑,工作为先,城市的风景都来不及细细品味,只是走马观花般浏览。根据储备的与这座城市有关的知识去匆匆验证,或者返回青岛后再去恶补与这座城市有关的知识。每次都忙得不亦乐乎,个人阅历和积累也逐渐丰富和厚重起来,或者说,以后和别人闲扯时,谈资也储存的越来越多。

仅截取今年的两个片段,与大家分享。

黑水河畔胡杨林

每年3月中旬,流经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境内的黑水河就开始融冰了,再加上上游分水,黑水河就开启了一年之中的第一次汛期。——我们恰逢在这个时间段到了额济纳旗。

黑水河,又称额济纳河,是内蒙古西部阿拉善高原荒漠区的内流河,属于季节性河流。河水源于祁连山的冰雪融水、雨季洪水和泉水,每年随季节的变化有两次大水。第一次是3-4月的冰雪融水,称为春汛;第二次是9-10月的降雨洪水,称为秋汛。

古时的额济纳河水草丰美,宜农宜牧,是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一片绿洲,也是河西走廊“丝绸之路”通往漠北的必经之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汉武帝刘彻于此设立居延塞,置居延都尉以守卫,骠骑将军霍去病曾在此追击匈奴;隋唐时,突厥民族在此放牧游猎;宋辽金夏时,西夏王朝借助黑水河建筑了黑水城,使这里一度成为西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大蒙古国时,蒙古铁骑多次沿河进军西夏;元朝于此设立了亦集乃路;明朝时,北元军为夺取这一流域的控制权与明军多次展开血战;清朝乾隆年间,土尔扈特蒙古部落族人在首领渥巴锡的率领下,历尽艰险,从伏尔加河下游万里回归祖国、被封居于此地的壮举,至今仍激荡着中华儿女的爱国之心。

1992年,距离额济纳旗政府驻地达来呼布镇77公里的中蒙边境策克口岸开通。中蒙双方本着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在增进人员往来、扩大经贸合作等领域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经贸合作交流,带动了额济纳旗餐饮住宿、旅游购物、物流修理等服务业的繁荣发展。

据当地旗政府工作人员讲述,20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黑水河来水量逐渐减少,再加上人为破坏,致使额济纳旗林草干枯,荒漠化程度加重。2002年之后,随着黑水河分水工程的实施,上游来水量的增多,干旱多年的额济纳绿洲得到了有效的灌溉,部分濒临死亡的胡杨、怪柳重新焕发出生机,自然环境又呈现好转趋势。

说了太多黑水河,还没到重点。只是因为水对于额济纳这座沙漠边缘的城市来说,更是重中之重,除了满足人类生活需要之外,她还是滋养胡杨林的琼浆玉液。

额济纳旗最有名的还得是胡杨林。胡杨是一个坚强的树种,享有“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的赞誉。它妩媚的风姿、倔强的性格、多舛的命运激发人类太多的诗情与哲思。古往今来,胡杨已成为一种精神而被人们所膜拜。额济纳旗的近50万亩胡杨林是当今世界仅存的三处天然河道胡杨林之一,是阻止巴丹吉林沙漠向北扩散的重要屏障,是中国西部生态的天然宝库。这片胡杨林历来是影视剧目选景的重要场所之一,最早通过张艺谋导演的《英雄》中张曼玉和章子怡一场胡杨林决战而名扬天下。

额济纳的胡杨林被称为中国最美的秋色。每年国庆前后十天左右,便迎来当地赏胡杨的最佳时节,都有无数人从全国各地慕名来到此地。而整个10月是额济纳旗每年最热闹的时节,当地居民和商户也纷纷利用这段时间积极接待游客,将这段时间作为一年中最佳收益的黄金时段。单论住宿一项,我们3月中旬到额济纳旗时,当地最好的酒店单间每晚不到300元,而据说10月份时,当地最低档次的旅馆,也没有低于1500元的房间,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三千年的等待,只为了你的到来”,这样一句极富有情怀、极具有煽动性的旅游宣传语,让很多人知道了内蒙古最西端额济纳旗的胡杨林,也深深打动了我。不过遗憾的是,我们是在春季到的额济纳,且只逗留了短短3天。因为工作繁杂,我仅仅在早晨到住宿酒店附近胡杨林的边缘走了走,只是大致观赏了黑水河春汛浮冰的景象,甚至连一张照片也没有拍。更为遗憾的是,我们去开发的项目,起初进展顺利,最终空欢喜一场。

有人说过:如果爱一个人,就带她去阿拉善,看一看额济纳的秋天,因为那里的大漠胡杨就是天堂。

我一定会找一个秋天,专门赶赴额济纳旗,赶赴这块被称为“祖先之地”的神奇秘境,赴这场三千年的约会,去感受金秋壮美的胡杨林、辽阔无垠的草原和晴空万里、牛羊遍地、鹰翔驼舞、大漠金沙……

黄鹤楼上思黄鹤

10月末的武汉,空气已不再燥热,只是昼夜温差有点大。我们一行两人来到武汉,与湖北工程公司商谈项目合作。恰逢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刚刚结束,武汉这座城市更加整洁有序。

武汉最初给我的印象,都是书上学来的,首先就是交通便利。

古代,从武汉循长江水道行进,可西上巴蜀,东下吴越,向北溯汉水而至豫陕,经洞庭湖南达湘桂,故有“九省通衢”之称。历来,武汉是长江中游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商业贸易中心,加之得水独厚,得中独厚,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故为华中重镇。1860年代后,汉口开埠,江海直航;随后京汉、粤汉铁路的铺设,更使武汉四通八达。

武汉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与京广铁路大动脉的十字交汇点,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和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她距离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西安等中国大城市都在1000公里左右,是中国经济地理的“心脏”,具有承东启西、沟通南北、维系四方的作用。以沪蓉线和京广线交汇的十字架为支撑,武汉的高铁网络覆盖大半个中国,成为中国的“高铁之心”。武汉与北京、上海、广州一道,成为中国四大综合交通枢纽之一。

武汉后来给我的印象,也是书上学来的,就是博大包容的码头文化。

武汉因水而起,依水而盛,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造就了武汉码头文化的精神与风骨。码头文化给予武汉人的,首先是开阔而不保守的眼界,是包容而不狭隘的心胸,是善于接受新鲜事物、敢为天下先的探索、开拓意识。武汉也被评为“中国最具江湖气的城市”。——100多年前,辛亥革命的第一枪,选择在武汉打响,也绝非偶然。

武汉不排外,多包容,东西南北,五湖四海,兼蓄并收,皆为我用。中国的诸多大城市中,只有上海和武汉的前面才冠有“大”字,“大上海”、“大武汉”。之所以称“大”,不仅仅在于面积,更在于包容。

武汉现在给我的印象,那就是“三美众多”,美景众多、美食众多和美女众多。

武汉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境内盘龙城遗址有3500年历史。春秋战国以来,武汉一直是中国南方的军事和商业重镇,明清时期成为楚中第一繁盛处、天下四聚之一。看古迹,这里有天下闻名的黄鹤楼,有饱经战火的晴川阁,有哥特式汉传佛寺古德寺;看古物,有“天下第一剑”越王勾践剑,有气势恢宏的礼乐重器战国曾侯乙编钟,有迄今保存最为完整的元青花四爱图梅瓶;受教育,可以去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武汉二七纪念馆;感受现代和时尚,可以远望武汉长江大桥,可以纵览东湖的秋色,可以领略汉口江滩的秀美。

自古商贸物流中心,皆是美食聚集之地,武汉也不例外。武汉有着独一无二的美食文化,美食知名度绝对能排在国内前三。热干面、豆皮、武昌鱼、鸭脖、汤包、面窝、烧麦等等,样式繁多,口味各异。美食家蔡澜曾经描述过武汉早餐,“处处的早餐文化,因生活优裕而消失之中,武汉的街头巷尾还在卖,我将之冠上早餐之都。”试想,一座城市的早餐,都能获得如此的赞誉,作为正餐的午餐和晚餐,将是多么的丰富。因为美食众多,武汉给我的感觉不是繁华的都市,更像一个古老的小镇,散发着人间烟火的美!

新出炉的中国2019年度美女城市排行榜,武汉排第一。且不说权威程度,仔细琢磨,有一定道理。首先,武汉别称江城,又称“百湖之市”,水边长大的女孩子,天生自带着一种灵性与通透,皮肤更是白里透红。其次,武汉地区凭借着鱼米之乡的物产和发达的商业,默默滋养着一代代人口,也吸引各地移民,无论是足够的营养供应、商业流通还是基因交流,都为美女的产生和富集提供了必要条件。另外,武汉的教育资源非常丰富,拥有82所大学,为全国之最,不但是数量第一,并且大学的质量也极高。这是什么概念,女大学生大多年轻漂亮,也为武汉这座城市问鼎美女城市排行榜增添了重要砝码。  

在武汉出差的时间依然紧凑,美食尝了一些,美女看了一些,唯有景点,算是去了两处。一处是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桥”的武汉长江大桥。万里长江,滔滔不绝,从长江建桥通至两岸,可谓是雄伟的工程,我国第一条跨越长江的,便是武汉长江大桥。该桥坚毅挺直、威武雄伟,是我国名列前席的大国工程。现在这座桥不单单履行着交通运输的职能,也成为了外地游客慕名而来的重要景点之一。因为我们住在武昌区,要到汉阳区办事,坐车从桥上往返了数次,也算是亲临了这处景点。每次经过时,我都会默念一遍毛主席的诗词,“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不禁感叹开国领袖的豪迈情怀和劳动人民的勤劳伟大。

另一处便是黄鹤楼了。因为离住宿地较近,赶飞机之余,提前退了酒店房间,快速地浏览了一遍。黄鹤楼自创建经历1700多年,被誉为天下名楼。历代文人雅士、政客骚人在此留下的诗文楹联,流传于世的编成书就有厚厚的几大本。最有名的,当属唐代崔颢的《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已成为了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名句。连诗仙李白都感慨,“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远观黄鹤楼,是展翅欲飞的鹤翼;近看黄鹤楼,是巧夺天工的飞檐翘角。欲登黄鹤楼,一楼大厅的立柱上,挂着长达7米的楹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撼;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登上黄鹤楼,远眺滚滚长江,飞架大江的长江大桥就横在她的面前,而隔江相望的则是20多层的晴川饭店,气势雄伟,交相辉映。

登斯楼、观斯景,感叹此楼不愧为“天下江山第一楼”!

从武汉返回后,我一直反复回味在黄鹤楼景区那段短暂的时光。而回味美景的同时,我还收获了岳飞的一首词《满江红•遥望中原》。对于岳飞,我们习惯只把他当作宋朝的一名抗金名将、民族英雄,其实他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战略家、书法家,位列南宋中兴四将之首。在黄鹤楼景区,有角区域,专门留给了岳飞,以纪念他于绍兴四年(1134)出兵收复襄阳六州驻节鄂州(今湖北武昌)。这首词就创作于这个阶段,较《满江红·怒发冲冠》略早。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无论天涯与海角,大抵心安即是家。青山绿树,碧海蓝天,中国第一。——青岛也是很好的。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