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开时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杨霞 时间:2020-03-19 字体:[ ]

木棉花开得红艳但又不媚俗,它的壮硕的躯干,顶天立地的姿态,英雄般的壮观,花葩的颜色红得犹如壮士的风骨,色彩就像英雄的鲜血染红了树梢。即使是在下雨的日子,雨水也洗刷不掉它的半抹红色。虽然花期过了,它也会凋落,但木棉花的凋落,是一朵接一朵的飘落在大地上。它决然落土,不容有半点凋零的颓势,每一朵都像英雄赴死般刚烈、果敢、坚强,至死脸上依然笑得灿烂。

新型肺炎轰轰烈烈地炸响,比岁末的鞭炮声更嘈杂。震耳欲聋,惊动了工作在一线的医生。他们明明身着白衣,偏偏心似木棉花之嫣红,于寒冷冬日炽热燃烧。

我们默默关注着前线实时信息,面对险情,唯有盼望奇迹。年近耄耋的钟南山院士掷地有声:“我总的看法,就是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

他劝诫我们,自己却食了言。再看到推送,钟老已然身在武汉城,投身于医学研究。几乎是在武汉告急的一瞬间,各地医生们都请愿前往支援。

血红的指印烙在“请战书”上,恰似木棉舒展花瓣,翩翩然显露的花芯。不容退缩的炽烈。 

即将出发的医生护士们,隔着车窗,藏起泪水面带笑容向家人挥手作别的掠影。我们可能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们清楚他们是为了谁。他们无惧生死,逆向前行,只为守护更多的生命,安抚更多颗悲痛的心灵

面对疫情,武汉人人自危,试图离开的人数不胜数。集聚的惶恐,弥漫的毒气。有人想方设计逃离,亦有人不顾一切奔赴。在慌乱逃散的人群里,逆行而上的医护人员格外显眼。我愿将他们视为皎洁明月,他们却散发着太阳的四射光芒。

抗战前线,医生的世界不再是云山万里、绿草茵茵,而是从长廊到病房的两点一线,是医院里脚步丈量的距离,是病人唯一的生存依靠。

在防护口罩和防护服下,是他们被汗浸透的衣服和勒出印迹的脸。当摘下护目镜的那一刻,面部那一道道被挤压的印子清晰可见。防护服的穿脱不方便,他们不敢多喝水,怕穿上后上厕所浪费宝贵时间。但他们却毫无怨言,说守护人民健康是他们的责任。

累了,便席地而眠,枕着担忧入睡。闭眼是噩梦侵扰,睁眼是望不见尽头的疫情。他们肩上担起了十四亿人民的殷切盼望,分量可见一斑。但仿佛负重前行,使得他们走的更坚定,更稳重。每走一步,都在足下生出一朵木棉花。同他们的热血一般鲜红,点燃冬日,飘来希望如火花之明艳。

纵使“北风吹雁雪纷纷”又如何,木棉花以血肉之躯,为我们搭建起一堵隔绝严寒的城墙。每一个能安然入睡的夜,都是医生在病房里日夜不休为我们争取而来;我所能拥有的一切甜蜜梦境,是医生的无私无畏所给予的温柔。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不凡的生命最终能成诗。医生的诗歌源于一腔热情,始于一份工作,成为一种本能,而后山河翻滚,星月闪烁,历史会替我们记下每一位逆行者的名字。

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医院里大汗淋漓却对着镜头微笑,互相安慰打气的身影,白衣天使隔着空气与家人拥抱的样子。一想到他们的逆行,我眼角的泪珠不停的打滚,顺着脸颊掉了一地。

木棉花开在树上,藏在霞光里。我坚信不久后一定会"春暖花开",疫情尽早会被攻破。大街小巷将会恢复它的热闹;各行各业将会重现它的生机;各家各户将会重返正轨。我们一定调整到最初的步伐,又绽开最美丽幸福的笑脸。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