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老水电的家国情怀
来源:水电基础局 作者:周政 时间:2020-10-27 字体:[ ]

董平,是水电基础局的一名离退休职工,1935年生人,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被编入总后勤部第二分部汽车整编第一团,番号256。

60多年前,当我们很多八零九零后的父辈们还未出生的时候,这位前辈已经入伍参军,老人家同时见证了水电基础局辉煌60年,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他就住在一个普通的单元房里,听说公司要来看望,他特意在胸前佩戴上党章,还拿出了珍贵的抗美援朝时的老照片。来时我们就已经知道,他是个老兵、老党员。

我叫董平。镜头前,这位老人娓娓道来……

内忧外患时,兵荒马乱多无奈

对董平来说,童年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两岁半时,七七事变爆发。就在那天,在邮局工作的父亲突然失踪了,一直没有找到。父亲每天回家都要经过那座著名的卢沟桥,后来听人说,很可能是过桥时让日本侵略者杀害了。家中突然少了一个顶梁柱,一家人(董平、外祖母、母亲、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无奈离开房山, 母亲独自一人当保姆打零工,董平先是被送到姨家,后来又被外祖母接到姑姑家寄养。从那时起,董平开始对家有了模糊的记忆。

然而战争一发不可收拾。1941年至1942年间,日本侵略者在晋冀鲁豫地区展开的三光政策达到高潮。仅对华北解放区出动千人以上的扫荡就达174次。大规模、长时间的扫荡带来的后果是,老百姓饥寒交迫。董平回忆道,那时吃的叫共和面。 

所谓共和面,只是日本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实际上是一种叫不上名字的混合物。有糠,有麸,有磨碎的豆饼,有许多叫不出名的东西,反正什么都有,包括石头,沙子,就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粮食,总体呈灰色,和水之后没有亲和力或沉底或浮漂于水面,捏不成形,没有任何粘合劲儿,永远是散的,连窝窝头都攥不成。弄熟之后,有股臭味、霉味,牙碜,而且硌牙,粗糙不堪,无法下咽,吃多了还拉不出来。

即便是共和面,也是上顿不接下顿。没办法,一家人又回到老家,靠着原先留下的几亩地艰难度日。唯一的好消息是,一家人没有再发生人身意外。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和4万万人一道,董平一家迎来了新中国的解放。除了父亲外,一家六口又团聚了。

跨过鸭绿江,只为保家卫国

17岁那年,董平入伍了,加入了抗美援朝志愿军,恰逢抗美援朝战争激战正酣,为了补充兵源,1952年腊月二十九,刚入伍不久的董平随部队在河北徐水集结,行至丹东修整一天,于次日(除夕)进驻朝鲜杨德。

谈及对抗美援朝的看法,董平对我们说,朝鲜和东北唇齿相依,当年的日本侵略者,正是在将东北变成殖民地后,才拉开了全面侵华的大幕,朝鲜如果沦陷,东北必然不保,所以,援助朝鲜,就是保家卫国。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董平他们到达朝鲜第二天清晨,美帝的轰炸机就给他们来了个见面礼,炸弹炸死了好几头牲畜,幸而没有人员伤亡。

美帝的下马威没有让战士们退缩,董平所在的第一团通讯连尽管不是在前方与敌火拼,却是保障整个战场信息准确无误传递的关键,负责有线电话、无线电报等设备维修、接线任务。由于那时志愿军空军力量极为薄弱,敌人的飞机肆意过来轰炸,可以说,每天的工作,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有一次,董平一行5个人经过一个三岔路口,翻越一座山,去到另一个连维修被炸毁的线路,去的时候还平安无事,原路返回时,看到路旁的庄稼地里都是大大小小的弹坑…

战争在1953年底结束了,由于担心敌人假谈真打﹑卷土重来,董平坚决执行党中央的命令,继续留在朝鲜驻守了四年,1957年,在即将复员的时候,董平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谈及入党,他说"为什么我们能在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打赢了战争,为什么我们把当时世界上最顶尖的军队逼到了谈判桌上?因为我们进行的是正义的战争,反抗侵略的战争。每名志愿军战士都有信仰。每个人都为保家卫国拼尽全力,而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的是侵略战争,虽然武器精良,但战斗意志、品质以及获胜的决心,根本无法与志愿军相提并论,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大炮,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

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国家大兴水利事业,要抽调一批退伍军人去搞建设,董平当时也没多想,就报名了。第一站去的是怀柔水库,在水库实现拦洪后,1958年8月份,这批人又转战密云水库,来到了当时密云水库总指挥部,被分配到混凝土营。负责密云水库的电站、隧洞、溢洪道、泄洪洞以及潮河的齿槽等混凝土工程,董平所在的混凝土营一共三个连,董平是其中一个连的连长。

密云水库,现在它作为北京重要的地表饮用水源地、水资源战略储备基地,已成为当地的无价之宝。上世纪50年代,为根治潮白河水患,变水害为水利,解决北京生产生活用水紧张问题,1958年6月党中央决定动工修建密云水库。20多万人齐聚燕山脚下会战,用两年时间建成这座集防洪、灌溉、供水、发电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大型工程。此后60年间,密云水库一直滋养着首都的民生与发展。

"当年建密云水库难吗?难!苦吗?苦!但没有一个人喊累,那时候人的干劲儿呀,可了不得:那时搅拌混凝土不像现在有混凝土泵站,顶多有几个搅拌机。剩下的就是靠人工搅拌,在告白核电站水塔时,三个连比赛,看哪个连打的混凝土盘数多。推混凝土就用小推车飞快地穿梭。"那时我上班没有休过礼拜天,每天都是12小时,在工程最吃紧的时候,我曾经七天七夜没回过宿舍,吃住就在现场,有时坐着都能睡着。”董平说道。

“人呐,吃不了那个苦,就得不到好的东西!”其它工作何尝不是如此。

当年在密云水库搞宣传,通讯员和工人一样,跟到基坑里报道,广播员架一个喇叭,哪里有问题,第一时间广播出去。第一时间广播出去。中央领导包括毛主席、周总理、朱德、彭真等,来水库视察过多次。还有北大等高校师生,一起帮忙出谋划策。可以说,密云水库的建设,离不开方方面面的努力,可以说举国之力。

节物风光不想待,桑田碧海须臾改。

四年抗美援朝,四十年水电建设生涯,征程万里,初心如磐。现在的董平,安享着晚年,时常看看报纸,散散步,对国家大事了然于胸。他对我们说,“现在的年轻人,要吃又吃,要穿有穿、要知识有知识。比我们那时的条件好太多,”希望广大年轻人紧密团结在习近平总书记周围,把国家建设的更强,更好,让帝国主义对我们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

他说这句话时,眼睛一下子亮了。

爱国,是人世间最深层、最持久的情感。一个强大而又独立自主的中国,是我们每个人永远的后盾。

董平这样的前辈,已经把未来的接力棒,交给了后辈们,这千钧重担,我们一定能扛起!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