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有木棉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梁龄方 时间:2020-01-06 字体:[ ]

农历12月份,已是深冬时节,北方照常下起了大雪,而南方却是和暖依旧。听闻羊城忽而绽放了许多异木棉,红的、粉的、白的,一片烟霞,倒像是充满生气的春天景致。大概是木棉满树开花而无叶的缘故,每每读到席慕蓉的诗句:“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总使我联想到木棉花的形象。

记忆中的木棉花,是街边角落里的一抹红色,它总是开在凛冬。那时候我和伙伴们喜欢走到树下,久久抬头仰望,像是在欣赏一片蔚然的红云。却不料额头一下被落花砸中,疼得吃了一惊。这花多大啊!放在手中可以完全覆盖掌心。这花多有质感啊!五片厚肉质的花瓣像仙人掌一样多汁,团团呵护着嫩黄的蕊心。不怪得鸟儿满枝头叽喳流转,人见了也忍不住要吃上一口。听长辈们说,把木棉花捡来晒干后,用来煲汤煲粥,便可以尝到丝丝甜味,还有些说不清楚的药用价值。可惜机缘不巧,我始终都没有吃到过。

木棉花落下的样子,倒是十分有趣,像是穿石榴裙跳圆圈舞的胡女。古诗中有写到:“面旋花落风荡漾”,一个“旋”字就道出了精髓。而落到地上的花,颜色不褪,形状不损,不免叫人喜欢。有一次突发奇想,我们便托腮坐着直等落花。第一朵下来说是七仙女的大公主,取名为“红儿”,和凡间一男子相恋……第二朵是“彤儿”,本是来寻找姐姐的踪迹,却在人间行侠仗义……如此种种联想,你一言我一语,越发觉得有趣,最后一群傻姑娘笑作一团,竟忘了注意有没有第三朵落花了。

把木棉看做仙女,当然有人认为不妥。听闻在老广州的称呼中,木棉花还有一个别的名字,唤做“英雄花”。名称来源已说不清,有人说是像凯旋英雄胸前佩戴的大红花,有人说是因为不畏严寒,有人说是因为花树枝干苍劲,有阳刚之气。有了美称,又是市花,按理说木棉应是得到大量种植的。但事实并非如此。红木棉结出的果实,在每年四五月份总会飞絮,给市民造成不小的困扰。作为替代,公园和绿化带种植的大多是异木棉,形态更似紫荆花。红木棉则分散在老街旁,或者某个静默的角落里,无言陪伴着城市走过长久的岁月,燃烧着灿烂的生命。“陪伴”是它最长情的告白。木棉花的英雄气概,不是热烈,而是守护。

已是很多年没有见到红木棉了。在异乡的日子里,我常常画一幅故乡的画,画中老旧的街巷里,一些街坊们在悠闲谈笑,而他们的头上,有一株硕大火红的大的木棉花……它好像代表温暖的南国,代表温情的故土,呼唤着我回去看看。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