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念想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赵蓉花 时间:2020-01-03 字体:[ ]

冬日的天大多阴沉着,而广州的冬日是被暖阳笼罩着的,即便已进入腊月,却也不冷。昨晚给妈妈打电话,和她抱怨我前阵子买的新羽绒服都没有机会穿,妈妈说:“现在家里可冷了,你回来就可以穿了。哦,我还做了你喜欢吃的辣萝卜皮,等你回来就可以吃……”你一言我一语,和妈妈的闲聊中,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回家了。

家乡的冬日,忙碌而又热闹。每到冬、腊月,腌制腊鱼腊肉以备春节食用便是我们村家家户户最为隆重的事情。依老祖宗们传下的经验,这个时候腌制的肉,才不容易变质。制作腊肉并不难,将切好的肉条用佐料腌制四五天,晾干再烟熏就大功告成了。我发现乡亲们大多喜欢用木屑、谷壳、橘皮、柚子皮、花生壳之类的烧烟熏制,听他们说这样熏出来的肉更香。也有嫌麻烦的,就直接将肉挂柴灶上冷烟熏烤。每逢晴天,便能看到各家晒谷坪里都架起了竹竿,竹竿上晒的不是衣服,而是一排排腊鱼、腊肉、腊牛肉、腊鸭腿……色泽金红、泛着油光、味道香美。我们那里还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话“吃过冬腊肉,身体赛牛犊”(方言押韵)。

除了制作腊肉,家乡冬日还有做霉豆腐的传统。霉豆腐,也就是腐乳,我们称之为“猫乳”,因为在湖南汉语方言中“腐”和“虎”同音,人们忌讳说凶猛动物,而猫和虎很像,遂称“猫乳”,反映一种趋吉避凶的心理。一直以来我都有个疑问,明明是同一个地方买的豆腐,同样的制作方法,但每家做出来的味道却不同。我觉得,外婆做的霉豆腐是最好吃的,每年我们家的霉豆腐都是外婆送来的,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光用霉豆腐就饭都能吃一大碗白米饭。

当然,冬日里也少不了我爱吃的。冬日暖阳里,晒得不止腊鱼腊肉,还有红薯片。把红薯、南瓜煮熟去皮,加入切碎的橘皮和芝麻搅拌成泥,准备干净的纱布铺在板子上,将混合好的红薯泥一块块捋平在纱布上晒干,想吃了就放入锅中油炸,但我更喜欢生吃。腊八节邻居还会蒸糯米饭,糯米饭里面会放鸡蛋、桂圆肉、蜜枣、枸杞、金桔和冰糖等,隔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很是馋人,我往往都会受不住诱惑跑到邻居家蹭吃。寒冷的冬日里,吃上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糯米饭,那绝对是人生一大幸事。每次在邻居家吃完糯米饭,还会兜着一堆零食回家,往往都会被妈妈数落不知羞,并嘱咐下次不可以这样做了,但每回闻着糯米饭的香味,妈妈的叮嘱便抛却脑后,忘乎所以了。

冬天,是忙碌的季节,也是思念的季节。想到新年悄然靠近的步伐,不久后便能回到家人的身边,喝到妈妈亲手煲的汤,和爸爸聊聊天,说说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的工作情况,连日来的工作忙碌都飘散了。漫漫冬日里,阴阳流转,于是多了一份慰藉和期许。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