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地铁项目的“大姐大”
来源:水电十一局 作者:鲁丹 时间:2014-03-28 字体:[ ]

在深圳地铁7307-1标项目,张洁算是女职工队伍里面的“大姐大”,她温柔和蔼,一副热心肠,似乎从来不着急也不发脾气,总是面带笑容给人阳光一样柔和的正能量;她又是工作上的“女强人”,因为业绩突出,以高票当选2013年度先进女职工,在项目部“大干150天劳动竞赛”中荣获二等功,在一群男同志的名字里,显得尤为突出。

大家为啥都选张姐当先进?

“张姐总是能在不慌不忙中把工作干的又快又好。”同部门的年轻人说。

“部门新手多,深圳地铁是个大项目,工程计价、对下结算、合同、报表等内业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忙,但是无论工作强度多大,她都能很出色的完成,工作交给她我很放心”。部门领导说。

“张姐人很热心,谁有困难她都会尽力去帮,真的像姐姐一样关心我们。”同事们说。

“工作15年,走了9个项目,因为工作需要干过质检、技术、办公室、劳资、出纳等很多岗位,每一个的岗位都是一个挑战,但是只要领导安排的工作,我都尽心尽力去干,而且要干好。”这是张洁发自肺腑的话。

只有吃过苦才知道机会的可贵

深圳地铁项目上大多是北方人,初次进入特区干工程,对他们来说,深圳的夏天是最难熬的时候。深圳年平均相对湿度约77%,3-8月都在80%以上,夏天办公室内湿热异常,空调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用职工的话说,夏天地板砖上都渗着水珠子,衣服永远晒不干,晚上根本不能睡个安稳觉;室外的高温让人更加难以忍受,在工地上毫无遮挡的情况下,被晒伤是常有的事情。去年下半年,几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因为不习惯闹起了情绪。张洁看在眼里,晚上约着大家一起爬山,跟大家讲了她曾经工作的事情。

2003年,张洁跟随丈夫到了重庆彭水项目准备工程的前期工作。从小生活在北方的她那时是第一次驻扎南方城市,重庆六七月份的天气比蒸桑拿还要厉害,不几天大家身上起满了痱子,痛痒异常;租住的当地村民老旧的木屋临着乌江,每到雨天涨上来的水都会漫进屋里;因为上游水质被污染,饮用的水都能闻到腥臭的味道,加上水土不服,很多人都频繁生病。那个时候项目部去监理业主驻地需要翻过两座山,摆渡经过乌江,路途遥远且不安全。当时张洁兼管质检和技术部资料,几乎每天往返于项目部和监理、业主驻地,常常是一大早出门,傍晚才能回来,晚上加班做资料、编制方案,经常到十点钟以后。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项目部职工们没有人退缩,大家苦中作乐,团结奋进,每年约完成1个亿的产值,使得工程顺利竣工。而这样艰苦的工地,她已经经历了好几个。

“来到深圳项目是公司给我们的一个机会,这里生活条件比起以往的水电项目好的太多,有市区生活的便利,有公司转型的机遇,我走过很艰苦的项目所以知道这个机会的可贵,只有这个项目干好了,才能有更多条件好的项目给我们。怕吃苦就算是再舒服的环境里也干不出成绩。”

张洁的几句话,让原本还牢骚满腹的几个女生都不吭声了。再后来,女同志们不论是加班还是上工地,慢慢的再没了怨言,你争我赶,干的越来越起劲了。

年底的先进女职工评选大会上,张洁几乎全票当选,项目上几个女孩都说:张姐是我们的榜样,选她,我们服。

每张票都是项目部的钱 一定要算清楚

到深圳项目,张洁才接手的经营工作。干经营操心,这是她最直接的感受,每天都要和大量的数字打交道,各类数据要反复核对,唯恐出现漏洞。为了掌握现场施工情况,她是项目上女同志跑工地跑的最多的,计车数、抄电表、统计人员设备、土方倒运情况,一个点一个点的走,和现场人员反复沟通,确保数据真实可靠,从开始干经营这一行至今,她提供的数据没发生过一次错误。

让她感触最深的,还是深圳市对施工的高标准要求。

深圳市对泥头车的管理相当严格。“两牌两证”是最起码的要求,“两牌”即除需悬挂车辆号牌外,还需悬挂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审核备案编号形成的“档案号牌”,“两证”即泥头车司机除持有车辆驾驶证外,还需持有经深圳市交委核发的“备案合格证”。张洁所要完成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将所有泥头车的“两牌两证”和所有与协作队伍的土方开挖合同进行检查备案。2012年的11月开始,土石方开挖运输是项目部首要施工任务,作为全国地铁车辆段土石方开挖量最大的工程,项目施工场地高峰时期同时跑着近2千辆泥头车,每天都有大幅度的变化,深圳市安监站等部门随时进入施工现场抽查,并核对项目部备案情况。高强度的工作和严格的检查下,张洁细致负责,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项目部在泥头车“两牌两证”的检查中没发生过一次违规现象。

深圳市对文明施工和城市环保十分重视,为了处理工程产生的大量泥土,深圳市建设了部九窝受纳场,每辆泥头车到此弃土都是刷卡收钱。每天核对泥头车弃土票成了张洁最主要的任务。当时正值项目部土石方开挖高峰时期,每天平均一千多辆泥头车前往受纳场。因为只能在刷卡人员下班时间核对票数,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十点之前张洁都没有下过班。

“每天平均一千多车,和刷卡人员、协作队伍一遍遍的点票,点到手指发麻,遇到数量比较多的时候,晚上经常加班到12点多。”这样的日子,张洁一直坚持了6个多月,没有丝毫怨言。

当问她是怎么熬下来的,张洁的回答很朴实:“当时经营部内业就我一个人,他们天天跑现场也很累,我干是理所应当的。每一张票都是项目部的钱,一定要算清楚,不能出任何差错。”

项目部“大干150天劳动竞赛”评选结果公示的那天,张洁的名字出现在二等功那一栏里面,作为唯一的一名女同志,显得格外突出。

“张洁选上意料之中,工作能力强,任劳任怨。”职工们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告诉孩子 父母在做很有意义的事

工作了15年,经历了9个项目,平均每年回家不到两次。讲起这些数字来,张洁显得有点内疚。“最遗憾的是,不能陪孩子一起成长。”

因为工作需要,张洁在孩子还不到半岁时就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将儿子托付给了公婆照顾。九年之间,大多数时间她只能将浓浓的母爱通过电话传递给儿子,每一次的相见都显得弥足珍贵。

2013年是深圳地铁项目施工关键的一年,全年的大干高潮一轮接一轮。本来计划好暑假回家看儿子的张洁,因为工作走不开将回家的日子一拖再拖,最终没能实现对儿子的承诺。懂事的儿子对妈妈十分体量,通过QQ聊天主动给她讲生活和学习中很多事情,给了她很多安慰,她觉得儿子慢慢长大了。

每次回家,张洁总是恨不得将所有的时间都陪在儿子身边,为儿子洗衣服、做饭,带他参加各种活动乐此不疲。有一次她带着儿子坐公交车去图书馆的路上,当儿子兴奋的告诉她自己已经一年没有坐过公交车时,她一把搂过儿子,一阵心酸。

“天底下没有不好的孩子,只有不好的家长。电建人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不能像别的父母一样陪伴孩子成长,只能尽量的去弥补对孩子的亏欠。孩子很懂事,他也慢慢理解了父母的工作,知道爸爸妈妈在干很有意义的事情。”

对父母,她亏欠的更多,每次回家有限的时间里,与父母相见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作为十一局老职工的双亲,对她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和支持。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论什么工作岗位,一定要脚踏实地干好。张洁至始至终也是这样做的。

很多人都说做电建人很辛苦。问张洁为什么每天都保持良好的心态,她是这样说的:“我有美满的家庭做我的支撑,每天脚踏实地地工作,有奋斗的目标,我觉得自己挺幸福的。”

(责任编辑: 张学鹏)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