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老公”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赵云龙 时间:2014-03-21 字体:[ ]

2011年新年伊始,我还在苏丹罗赛雷斯土石坝工作面上任现场质检员的时候,我所在的填筑队增加了几个从国内来到这里的务工人员,其中一个年纪约四十出头的山东哥们,姓龚,看起来忠厚老实,善良淳朴。他主要负责指挥监督当地普通雇员干好土石坝填筑的基本工作。

他操着一口流利且浓厚的山东方言,每次交流的时候,犹如在听苏丹土著语一般不知所云。经常都是他连比带划的说了很多之后,我茫然不知所措。他为我听不懂方言而非常心急,更声情并茂、情绪激动。更玄乎的是他竟然听不懂普通话。这让我苦不堪言,大家都是中国人,同从中国来到非洲大地竟听不懂各自所言。

接下来的的交流完全凭丰富的肢体语言和偶尔的几句听得懂的话语来进行。由于我经常奔波于各个工作面,对每个人的工作都了如指掌。他经常为了指导当地雇员指挥自卸车卸料,在偌大的工作面上一路小跑,不论烈日炎炎的中午还是灯光暗淡的夜晚,他跑前跑后的安排,手下的三五人就把整个工作面控制的井然有序。但他所有的交流都是用汉语以及超级丰富的肢体语言来完成,我看到后笑得肚皮直痛。苏丹的雇员哪能听明白你这么流利的山东话啊。当地雇员也经常给我说这哥们工作时经常对他们讲很多话,他们完全听不懂。哈哈哈,苏丹朋友们,那是连我都听不明白的方言啊。

老“公”经过了几个月的苏丹工地生活后,也学会了些许简单的阿拉伯语并加强了普通话练习。这回热闹了,和当地人交流时中文,阿语加肢体。

慢慢的,填筑队上的同事们都熟悉了,因为龚师傅姓“龚”。大家都喊他老“龚”,再后来就变成了老“公”了。大家都觉得龚师傅既憨厚又勤劳还有些搞笑,喊他老“公” 干脆亲切。当地雇员从其他中国人那里也学会了称呼他“老公,老公”,他听到后笑着的对我说:“这帮兔崽子像猴子一样调皮”。老“公”也充分地展示了当代“老公”的良好风尚,对于安排的工作从不挑肥拣瘦,向来都是任劳任怨,工作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干起来更不二话。每次监理工程师来巡视时,他都热情的凑上前介绍情况。

“老公”的为人忠厚,工作辛勤在工区小有了名气,大家也偶尔聊起了他,他却没有丝毫骄傲,只是更加卖力地干起了工作。

有天晚上,我经过老龚的工作面时,他正拿着水车的旋转弯管为工作面洒水,当时水雾已将他的裤管全部打湿,我就喊他停下来回家换衣服,他冲我摆摆手说的好像是没事的意思。再经过的时候,他赤着脚板在已抛锚的洒水的工作面上来回奔走指挥工作,原来鞋子湿透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样质朴的劳动人民真是难得一见啊,他的这种工作精神真是让人心头为之震动。

后来的一个早晨,“老公”见到我又从远处跑过来,说:“小赵,我的鞋子被太阳晒得很烫,脚趾磨破了皮,想请你给找些酒精和药棉。”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可是当时实在太忙竟然给忘记了。快下班的时候看见了“老公”走路不利索的样子,猛然记起他交代的事情,我内疚得马上去办公室找了瓶酒精、几片创可贴和一袋棉签。当这些递到他手中时,他既像小孩得到了久违的糖果一样高兴的捧着跑开了。看着他那喜悦的背影,我心里真不知什么滋味,只觉得老“公”是那么的可爱,劳动人民是那么的可爱。愿老“公”这样的劳动人民工作顺利,好运永随。

(责任编辑: 张学鹏)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