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着“老阿爷”去玉树
来源:新闻中心 作者:杜志鹏 时间:2014-02-18 字体:[ ]

2010年底,张玉翠退休了,离开了从事了一辈子的水电事业,同年10月,张玉翠的“老阿爷”曹奇从四川省向家坝水电站工程抽调到玉树参加重建工作。

听同事说,玉树很苦,但我们家的“老阿爷”坚持要留在玉树参加援建,我口上虽然不同意,但心里还是支持着他的工作。”张玉翠说。在集团玉树现场指挥部的会议室里,记者采访了曹奇的妻子张玉翠。

在青海地方方言里,“老阿爷”、“老阿奶”是对老伴的昵称,张玉翠和曹奇是在水电四局参加工作后认识的,他们从心底里深爱着西北高原上诞生的水电四局,“老阿爷”与“老阿奶”先后参与了三峡工程,小湾、向家坝等国家大型水电工程的建设工作。

“老阿奶,我回来啦。”每次从工地回来,还没有看见人进宿舍,就先听到声音了。曹奇这样称呼我,我觉得很亲切,有时候我也叫他一声“老阿爷”。

张玉翠说,我们家的“老阿爷”每天都很忙,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曹奇回到宿舍(也是他的办公室),各种事情都等着他处理,我也不忍心打扰他,就把准备好的饭菜放在办公桌上,自己悄悄到仅能放下一张床的卧室里坐着,有时候电话一响,他饭还没有吃几口,又拿起安全帽上工地了,看着他忙碌的样子,我心里确实很心疼。

2011年9月,玉树重建工地上掀起了大干热潮,大家恨不能将一天当做两天用,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玉树州组织农牧民住房观摩活动,他是评委,也参与了州、县各地农牧民住房的观摩活动,从结古镇到称多县,再到小苏莽乡,五、六百公里的路程,而且都是崎岖的山路,每天早上4点多,曹奇就起床出去了,晚上回来的一般都后半夜了,去称多县观摩的那一次,回来都凌晨3点多了,在床上还没有眯一会儿,一个电话,他又马不停蹄地上工地了,当时,看他有些疲惫的样子,我心里很难过。

回想起“老阿爷”刚到玉树的时候,他的工作确实很苦。2010年10月,我刚退休在家,曹奇给我打电话说他去玉树开民主生活会,完了就下来了,可后来他电话给我说,要留在玉树搞援建,当时我也没有太在意,自己也在忙家里的事情,有一天他打电话过来说,怎么也不给打个电话给我,从他说出来的那一刻起,我想他在玉树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就经常性地打电话关心他,而后来了解的情况,也证实了这一点。

2011年3月份,我去玉树看他,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为了完成党中央、国务院2010年玉树重建“两个大部分,一个全面完成”的目标,曹奇和同事们坚守在农牧民住房的施工一线,有一段时间,他们吃住都在施工现场的帐篷里,和当地驻点干部在一起,及时解决各类问题,艰苦的环境中,曹奇很怀念内地工作的日子,每天的衣服都是干净的,而起随时随地可以洗热水澡。在玉树,最让曹奇难为情地就是不能洗澡,自己都能闻见身上的怪味,和同事讨论问题的时候,他有意识地站远一点。这样的情况,整整持续了2个多月。

我上玉树就是为了能在生活上照顾他,主要还是担心他的身体,曹奇睡眠不好,肝也不好,他忙起来就忘记吃药了,所以我得天天提醒他,给他把药备好,有时候也让司机提醒他,让他按时把药吃上。现场指挥部领导听闻曹奇带病坚持工作,好几次让他去西宁休息几天,但他还是一直坚持在玉树,三年来,曹奇没有一次因为私人事情离开玉树工地。由于失眠,曹奇睡不着的时候,他晚上吃一些安神的药控制着,张玉翠说。

由于宿舍和办公都在一个房子里面,每天晚上曹奇也不能太早休息,时不时就有人找他解决问题,有一次,晚上10点多了,曹奇说今晚可以早一点休息了吧,洗漱完,刚躺在上床准备睡觉,“铛”、“铛”地敲门声响了,他赶紧穿上衣服出去,和同事讨论起问题来,一直讨论到晚上12点多,我也帮不上他什么忙,自己一个人在被窝里难过,张玉翠说。

曹奇很忙,但是他会忙里偷闲地享受一下生活。有时候,晚上刚吃完饭的一点时间里,曹奇喜欢和同事下棋,吃炮,上马,要将,听到他下棋的声音,我也为他紧绷的弦松了口气,有时候天儿很冷,但他还是在下棋,我说“老阿爷”你不冷嘛,曹奇说确实冷,但只是为了让忙碌的大脑休息一下,这样才能忙其他的工作呀,说完,他又开始处理手头的事情了。

当问及张玉翠难忘的事情,她想起了在三峡时的一件事情,有一天,从来没有洗过衣服的曹奇回宿舍对我说,我今天把你泡在水房的床单被罩给洗了,我当时就楞了,我没有泡过床单被罩,我出去一看,铁丝上晾晒的被罩确实和我们家的一样,但他洗的是同事家的,我心里却为他的行动感动着。

“曹奇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但我看来,他身上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玉树特殊的气候条件,高寒缺氧,稍不注意就会生病,同事生病了,他第一时间去现场指挥部医务室看望,而他自己生病了,却悄悄地打点滴,一个人在那里扛着,也不让我给同事们说他生病了。

谈及以后,张玉翠说,儿子今年从国外留学回来了,在一家外资企业上班,并准备今年结婚,我和“老阿爷”都放心了,曹奇曾向我许诺,等退休了,买一辆车,拉着我到全国各地去旅游,我也很想让他不再忙碌了,让他享受一下生活。

曹奇曾给我说,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喜欢看书,上班的时候总是在忙,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好好地看一本书,等他退休了,开一个书店,天天看书,尽情享受读书的乐趣。或许,这只是个想法,但我还是希望他的梦想成真。

或许,生活和工作就是这样,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局面,但我以有这样敬业、爱家的“老阿爷”骄傲,我会继续支持他的事业,也会让他在繁忙中快乐地享受生活,张玉翠眼角有些湿润地说。

(责任编辑: 张学鹏)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